第一章 少年叶骁!

作者:冷凌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九天蓝莲经最新章节!

    天地八荒,东西南北、海冥古帝。

    古往今来上演着无尽的传说,乃天才、鬼才、奇才争奇斗艳的世界。

    西荒大世界,神宇大陆。

    西历公元二零一七年,神宇大陆再次动荡不安,伽罗王朝逐年衰弱,在整个神宇大陆的统治逐渐失控,号称神宇大陆第一家族——战家正在酝酿一场席卷整个中大陆的政变,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腥风血雨的气味,不过位于外大陆的烟云十八州却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静祥和。

    雪花纷纷扬扬的肆虐了数月,天空乌黑而朦胧,整个外大陆都充斥着几丝肃然之气。

    神宇大陆习武成风,人们崇尚武道,每个人都可以习武,不过要想通过武道而摆脱轮回的束缚,超脱无尽生离死别的痛苦,必定要凝聚武脉。

    武道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与天争命,多少年来人们对武道jing髓趋之若鹜,而能够领悟武道的真义却不及万分之一,按照身体的力量本源中的玄气本源颗粒,大陆的武道之路的修炼分为武士、武师、武尊、武圣、灵武、玄武、天武、真武,每个境界又分为一至九品,一般来说武脉凝聚之后,就可以形成自己的力量源——真元,此时就算真正踏入武道一途,增强玄气和修炼武技向强者行列迈进。

    烟云十八州实力排行第九的流苏州横跨神宇外大陆西北偏北的连云山脉,连云山脚下正是流苏州三等势力叶家的府邸,主角诞生的地方。

    夜如泼墨,月似弯刀,叶家练武场伫立着一位少年,果断的挥拳,踢腿,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利落干脆,仿佛天生具有无穷的玄气,每天天没亮,就独自跑到练武广场进行着ri复一ri,年复一年所有叶家弟子勤练的乾道拳法。

    少年名唤叶骁,常年的练武使得皮肤呈现青铜se,刀削似的脸庞散发出来的是一种自信和坚持,叶骁为二家主叶盛阳的义子,年方十五,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对武道的追求和同龄人一样,一种强烈的神往。

    晨曦破晓,叶家练武场。

    “你们想不想成为一名武道强者而受人敬仰!”练武场,叶家弟子整齐划一的练习着乾道拳法,一名身穿青se宽袖长衫,留着一缕长须,面se红润,右脸处留下一道蜈蚣疤痕,破坏了整张脸美观的中年男子背负着双手,声音威严的训话道。

    “想。”七十余人劲装少年不顾严寒,大声的回应道。

    “只要你们在下月三号的考核前凝聚出武脉,突破到七品武士境界,都可以进入到jing英堂得到重点培养。”叶家具有九大护法,分别由家主叶凌天的九个异母兄弟担任,中年男子名叫叶豪杰,叶家的九护法兼训练教官,看着家族后一辈的英姿勃发,满意的点了点头,眉宇间不经意间透出一种强烈的威严。

    这是叶家多年来的惯例,家族的倚仗随着ri月年轮更替,新生代力量必须挑起大梁,随着考核的临近,劲装少年们手中的拳头更加的充满力量,叶骁当然也不例外,从小到大,叶骁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问起义父叶盛阳,也总是被敷衍过去,叶骁甚至也没有什么朋友,家族的弟子对叶骁都有一种排外的情绪,能让叶骁感到一些温情的就是义父、四护法叶城瑾独子叶开和流云镇的炼器师林薇茵。

    “要想获得别人的敬重,就必须得有实力,武道之路不光是天赋就可以大成,唯有不懈的努力和坚毅的心志才能走得更远。”油漆一新的叶家练武场,叶豪杰那雄浑有力的声音激荡着少年的心怀。肆意的雪花也在悄无声息中激起了少年的斗志。

    武脉,乃武修者与天地之力沟通的媒介,拥有了武脉,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武修者,只要时机成熟就不再是最简单的武士,而是突破到光荣的武师。练武场的七十余位弟子乃是叶家未来的根本,按照往年的比例,拥有武脉的仅为十分之三。

    叶盛阳府邸后院,叶坚还在苦苦坚持的冲击八品武士,虽然自己的实力达到了七品武士,可是一向自信的叶骁却迟迟没有凝聚出武脉,就在此时,一位不怒自威、雍容的男子走到了叶骁的面前。

    “义父,我还是没能凝聚出武脉,不过您放心,我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的。”虽然叶家上上下下势力,对于这位待自己如亲生儿子的义父叶盛阳,叶骁还是很为敬重的。

    “孩子,我相信你,不过今天很晚了明天再练吧。”叶盛阳看着汗如雨下的叶骁,轻声安慰道。

    正在修炼中的叶骁脑中传来一丝温热,迅速的传遍全身,使得叶骁发好似高烧般难受,就在这时,叶骁脑部迸发出一道华丽的蓝se光芒,耀眼的光芒一瞬而过,击中了身旁来不及反应的叶盛阳,叶盛阳立即昏死过去,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叶骁大脑好似化作了火炉,灼热无比。

    “好疼,啊...啊...”叶骁不停用手击打着仿佛即将被撕裂的大脑,剧烈的疼痛最终令叶骁也昏迷了过去。

    “义父,义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人措手不及,苏醒过来时,发现离自己不远处义父正横在地上,叶骁记忆也变得模糊,只记得一道蓝光击中了义父,会不会与自己有关呢?叶骁越想头就越疼痛,还是先看看义父吧。

    叶骁立即往叶盛阳体内输入玄气,不过饶是如此,叶盛阳也没有什么好转。

    修炼的时候突然感觉脑部剧烈撕扯,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三年前也曾出现,想不到今ri又出现了这种情况,

    情急之下叶骁背起义父径直来到了家主府。

    “盛阳?发生什么事了?”当家主叶凌天见到叶骁背着叶盛阳匆匆赶来时,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

    “凭空一道蓝光击中了义父,所以才...”进入到金碧辉煌的家主府邸,看着威仪的叶凌天,意识模糊的叶骁嗫嚅着道。

    “竟有这等事?”家主叶凌天在整个流苏州都是位强势的男人,也是位重情义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爱妻龚璐莹的离奇死亡,叶凌天对家族事务置之不顾,叶家也不会沦落到三等势力,叶凌天挽起同胞的弟弟叶盛阳的衣袖,放在脉搏处。

    “经脉尽断,盛阳,怎么会这样?告诉我盛阳怎么变成一个废人了?”叶凌天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论天赋更胜一筹的叶盛阳竟会变成一个废人?叶凌天大声对着叶骁咆哮道。

    “废人?不会的...义父...”叶骁没想到自己在叶家唯一的依靠此刻已经变成一个废人,叶骁强忍住眼泪呆呆的看着处于昏迷状态的义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