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九章 我谁都不会娶

作者:跃千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三寸人间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任无双最新章节!

    会谈的结果并未让金眉眉满意,因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某些时候,仙庭官商的背景,有利也有弊,弊端便是不好做的太过。秦仪不做任何拐弯抹角,把秦氏想要的摊开了讲的很坦白,不仅仅是钱的事情,有些东西琳琅商会给不了。

    秦仪要设宴款待,金眉眉婉拒了,表示期待参与后面的谈判。

    离去时,秦仪和罗康安亲自送行,将金眉眉送到了秦氏大门口。

    临别前,金眉眉瞅了眼跟来送行的林渊,挥手示意秦仪,两人一起到了边上,两个女人交头接耳一阵,不知说了些什么,只见金眉眉笑着登车走了。

    送别客人后,秦仪等人返回,林渊却没有跟着一行回去,而是去了停车场那边。

    他找到了自己停放小驴子的地方,发现少了一辆,燕莺骑来的那辆不见了。

    继而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未发现燕莺的踪迹。

    他没有多余的行动,关好了门,准备修炼时,接到了秦仪亲自打来的电话,“有事吗?”

    林渊默了默,“没事。”

    秦仪:“上来一起吃个午饭,不为难吧?”

    “好。”林渊答应了,又出了门。

    来到楼上,见到了关小青,两人只是互相点头打了个招呼,之后敲了白玲珑的门。

    白玲珑请进后,对他偏头示意了一下,“会长在里面等你。”

    林渊自己一个人进去了,见到办公室无人,不过后面书架却敞开了,走上前一看,见到秦仪已经坐在了餐桌前,正夹着一支点燃的烟等着他。

    桌上酒菜已经摆放好了。

    秦仪隔着桌子伸手请坐,见林渊要坐对面,开口道:“我就这么让你反感吗?坐近点,好聊天。”指了指一侧。

    林渊如她所愿,在她一侧坐下了,瞅了瞅她手上叼的烟。

    秦仪注意到了,烟放嘴上深吸了一口,缓缓吐着烟雾,给了句,“你说你不抽烟,但我见过你抽烟。”

    林渊有些意外,不知她什么时候见过。

    秦仪也没解释什么时候见过,掐了烟,拿了酒瓶,先帮自己倒了,又帮林渊倒,放下酒瓶后举杯,“其实一直想跟你好好聊聊,但你一直回避我,而我也很忙,也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今天既然坐下来了,我想我们可以坦诚的谈谈。”

    林渊没动作,“你想谈什么?”

    秦仪:“之前在金眉眉面前说的话,别往心里去。说实话,只是因为她对你的言行,让我心里不舒服。我向你道歉。”

    林渊举杯和她碰了一下,平静道:“不用道歉,这点话对我没任何影响。”

    两人各抿一口放下了酒杯,秦仪:“送别金眉眉时,她突然跟我说了些悄悄话,想不想知道说了些什么?”

    林渊本想说没兴趣,但念想到金眉眉对自己异乎寻常的关注,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难道和我有关?”

    秦仪点头,一手撑了面颊,看着他,“金眉眉突然说她知道我和你的往事,她说她很好奇,大家同为女人,难道这么多年来,我就真能做到对任何男人毫无感受,能一直死心塌地的等你?你猜我怎么回答?”

    林渊平静着,没吭声。

    秦仪平平淡淡道:“我说,我也有七情六欲,要说是一个让我多看一眼的男人都没有,也并非是如此。不说一直以来吧,其实之前想追求我的男人也不少,我也不是一点感触都没有,我没那么高尚,也有过那么一点犹豫。”

    其实林渊也奇怪这个,又忍不住问了句,“为何不作出选择?或者说试试看。”

    秦仪仰身靠在了椅背,张开了双臂示意周围,“秦氏,偌大个秦氏,父辈努力的结果,出身在这样的家庭,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好还是坏。若我是普通人家的女儿,也许我真的等不了你这么多年,但因为我有秦氏,秦氏对每个接近我的男人是有一定甄别能力的。

    甄别的结果很不理想,不是背后有潘氏和周氏的影子若隐若现,就是表面上衣冠楚楚,暗地里肮脏下流。因为潘氏和周氏的原因,我也不得不小心谨慎,甚至是害怕。哪怕和那两家无关的…有时候我甚至是想不通,为什么每一个接近我秦仪的男人,就没有一个干净点的好人,总会爆出点这样或那样的不堪入目的事来?

    我究竟遭遇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甚至在想,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可我看到的事实并非如此,不说其他人,就说你。你在仙都那边,我其实一直关注着,我看到的你,虽然学业不怎么样,可一直洁身自好。林渊,你知道吗?你曾让我感到羞愧。在陆红嫣出现在这里之前,我一直认为你是因为我,是因为对我念念不忘,故而那么多年不碰其他女人。

    你都能做到,为什么我做不到?于是我坚定了决心,等你!你知不知道,我下定决心让秦氏走巨灵神这条路,也是因为你,因为你在灵山做不到,我想着也许有一天我能帮到你。这么多年了,我很忙,几乎没有因为自己休息过一天,工作早已成了我的习惯。因为你,你不在的日子,我都差点忘了我是个女人。

    当陆红嫣出现的时候,当陆红嫣住进了一流馆,和你住在了一起后,你知不知道我的感受?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受?我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我一直认为你是我的!我真的没想到,你林渊居然隐藏的这么深,你和陆红嫣有这么深的关系,我之前的关注下竟然毫无察觉。

    可事实就是事实,我不得不面对!林渊,你自己告诉我,你现在让我怎么办,我习惯了,我真的放不下了!现在放弃了,我无法对自己交代,也许你可以把这个当做是我的占有欲!但我相信我的眼光,我从你的眼睛里能看出,你心里还有我的对不对?”

    安静听着的林渊开口道:“你叫我来,就为了说这个?”

    秦仪:“你离开不阙城的时候,我什么都没做,是我对不起你,可我现在已经在努力补偿了,除了这样,我也没有其它办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渊:“你不欠我什么,秦仪,真的没必要这样。”

    秦仪:“林渊,你真的变了,有些时候你会给我一种没人性的感觉,对什么都冷冷漠漠的,我竟然从你身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有时候我会感觉你的城府很深,让我无处下手,让我感到害怕。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我都已不再年少。”林渊自己拿起酒杯,轻轻喝了口。

    秦仪:“不管是否还年少,你我都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你我的事情开始了,从未正式说过结束,如果要结束,是不是应该把话给说清楚,让大家都能放下?”

    不管对方是惨笑,还是痛心疾首模样,林渊依然平平静静:“我的事情,说不清楚的。”

    秦仪:“那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林渊:“能说的,我可以说,不能说的,我不会说。”

    秦仪:“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要听真话!”说这话时,竟有几分歇斯底里。

    林渊:“你问吧。”

    秦仪立刻问道:“你告诉我,如今的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林渊沉默了好一会儿,回道:“我自己也不知道。”

    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答案,若没有又怎会不知道?秦仪咬了咬唇,眼神中闪过那么一丢丢欣慰,再问:“你会娶陆红嫣吗?”

    林渊很肯定道:“不会。”

    秦仪脸上刚露振奋神色,谁知他又补了句,“我谁都不会娶!”

    秦仪咬牙,“为什么?是因为我父亲说了什么吗?还是觉得你是修士,我是凡人,配不上你?”

    林渊:“无关,没有为什么。”

    秦仪:“我父亲说了,只要你们能把幻眼从幻境带回来,他便不再干预我们之间的事。”

    “秦仪,已经过去了,说这些已经没了任何意义,我们不合适,你如果想要个结束,那么从现在开始,正式结束吧!从今天开始,你我只是上下级关系!”林渊说罢起身,菜未尝一口,离席便走。

    “站住。”秦仪一声喝。

    林渊止步。

    秦仪快步过来,拦在了他跟前,面对着质问道:“我说了,今天要把话说清楚,你要结束,可以!但请把原因说清楚,我究竟哪点不好,你必须给我个交代,我等了这么多年,也必须要有个交代,由不得你一个人说的算!”

    林渊与之四目相对,沉默了一阵,最终缓缓道:“原因很简单,儿女之情对我来说,是累赘,没有存在的必要。秦仪,你根本不了解我,所以不需要顾及我的任何想法。你若非要个交代不可,好,给你我点时间,如果将来,你了解了我是什么样的人,又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人,还依然坚持现在的想法,且不后悔,我林渊承诺你,只要你愿意,我便娶你!这个交代,你满意吗?”

    说罢一个闪身,绕过了对方,大步离去。

    秦仪转身,怔怔看着……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林渊,没有深想秦仪的想法,也不愿去想这乱七八糟、不合常理甚至是根本说不清楚的事,有罗康安撑腰,他若不想离开秦氏,秦仪也拿他没脾气。

    把门一关,迅速将室内做了检查,之后坐下,拨通了陆红嫣的电话,“红嫣,去阿香那边查一下,看看你送给阿香的礼物还在不在,我下班回去后要结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