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三章 右相驾到

作者:跃千愁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三寸人间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前任无双最新章节!

    “谁?”

    山林中,一人骤然回头看去,边上一人亦跟着顺势看去,只见草木丛中似乎有一张诡异的笑脸正在盯着他们。

    被发现了,笑脸在草木中攸地转身,魅影般闪离。

    两人立刻闪身追去,只见一只黑色三尾狐在林中疾蹿,眼见要被追上,竟一头撞向一颗大树,撞出一蓬黑雾,消失在了雾中。

    挥掌而出的劲风吹散黑雾,两人双双落在树下四顾,一人骤然抬头,见到上方一根树枝颤动,挥手就是一剑射出,咔嚓斩断了树枝,落下的树枝中发出“吱吱”悲鸣。

    断枝掉落在地,断枝缺口处渗出血水。

    两人相视一眼,一人道:“能循生机而遁的三尾黑狐?”

    另一人沉声道:“是幽狐!”

    咔嚓,斩了一截带血树枝,两人拿了迅速闪离,直奔藏身之地的洞窟内,见到了首领王道远,呈上斩杀后已经与树枝融为一体的东西。

    “幻境怎么会有幽狐?”王道远嘀咕狐疑,忽脸色大变,“不好,幽狐能嗅人气,快,通知所有人,立刻转移!”

    号令一出,洞内洞外霎时人影蹿动,一群人欲紧急撤离。

    然已经晚了,周围突然泛起磅礴雾气,确切的说是粉尘。

    粉尘席卷之处,周围植被幻化出的遮掩景致全部荡然无存,一切皆原形毕露。

    一尊巨灵神从席卷的粉尘中现身,丁兰站在巨灵神上,双袖连挥,施法而为,那些令现场一切原形毕露的粉尘正是由丁兰所操控。

    洞口闪出的卓贞施法抗衡,欲保一处幻象来掩护大家。

    双方术法一抗衡,丁兰神色一变,一眼锁定了卓贞,有同感的卓贞亦看到了巨灵神头顶的丁兰。

    两人四目相对,皆神色动容。

    四周杀声骤起,合围而来的荆棘海大军现身,一场血腥围剿展开。

    没多久,一场毫无悬念的围剿便结束了,大军人马四处搜寻,查看有无遗漏。

    丁兰闪身落在了洞口,见有人搜来,伸手拨开了洞口一边的垂萝查看,看后便站在了垂萝旁。

    见她查看过了没什么反应,搜查之人也没有把她给赶走,径直入洞搜查,或搜查四周。

    丁兰站在原地,守在那块,看四周人影闪动。

    待到搜查结束,有号令出,召集所有人集结离去时,丁兰略偏头看了看身后藤萝,亦闪身而去,随同围剿人马走了。

    待到四周彻底安静了下来,洞外一侧垂挂的藤萝动了动,垂挂间晃动的人影,似乎与藤萝融为一体的卓贞现形了。

    她闪身到山顶树梢,眺望大军离去的方向,久久不动……

    两天后,一个披着黑斗篷的蒙面身影出现在了洞口,伸手拨开了藤萝,手指触碰着石壁上的刻画,一支久经风霜模糊不清的花朵。

    “这是当年我们外出寻找东西时,你亲手刻下的碰头记号。”

    听到说话声音,黑斗篷蒙面人骤然转身看去,只见卓贞现身了。

    卓贞闪身落在了蒙面人跟前,怔怔看着,笑了,笑中带泪,“姐姐,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我在等你。”

    蒙面人看了看四周,一把拉了她胳膊,拉进了洞内,扯下面纱后,露出的面容正是丁兰。

    两人都笑着哭了,丁兰唤了声,“兰儿。”

    “姐姐。”

    熟悉的称呼,令两人同时张开双臂,紧紧拥抱在一起,相拥而泣,分别多年再见,都有些激动。

    当年改朝换代之际,风声鹤唳,怕一方遇难连累彼此,都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两人本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丁兰的本名叫做瑶贞,而卓贞的本名叫做瑶兰,当年本共侍一主,为了安全分离后,姐妹俩各取的假名中竟然不约而同的保留了对方姓名中的一个名。

    情绪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后,丁兰推开了她,抹了自己的泪,又帮她拭泪,“兰儿,你怎么跟那些人混在一起跑这里来了?”

    卓贞:“说来话长。当年分别后,我隐居了一段时间,终是想念主人和姐姐,见局势稳定了,便四处去寻找你们……”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讲了一下。

    丁兰听后,问:“找到了主人吗?”

    卓贞摇头:“没有,毫无线索。”

    丁兰叹道:“凭主人千变万化的神通,她若不想现身,怕是很难找到。”

    卓贞:“姐姐,我听到仙庭的人称呼你为刘夫人,你投靠了仙庭吗?”

    “一言难尽,并非我想投靠仙庭,也许是注定的缘分……”丁兰又把自己分开隐居后与刘玉森因缘际会结成夫妻的事说了下。

    “姐姐已经有儿女啦?”卓贞听后颇为兴奋,又有点惋惜,“未海城我当年也去过,没想到姐姐竟然是城主夫人,近在咫尺竟错过了。有机会我一定要去见见姐夫和姐姐的儿女。”

    说到这个,丁兰面有忧虑神色,“只怕你现在能不能出去还是个问题,幻境出入口已经封锁了,如今仙庭暗中调来了大量的幽狐和六眼蜂,一只幽狐能嗅到方圆几十里内的活人气息,事先会查到什么地方连我也不知道,你逗留下去会很危险。”

    卓贞:“姐姐放心,就算我被抓了,我也不会供出姐姐。”

    丁兰:“不要说胡话,如今之计,你恐怕要躲入地下才稳妥些,以后再看有没有脱身的机会。”

    卓贞想了想,“那我就先去地下躲着。”

    丁兰:“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你一人怕是难熬。”

    卓贞:“那我躲着修炼好了。”

    “如今也只能是这样。”丁兰点头,拿出了一沓传讯符,“我知道你见了我,定会在这里等,好不容易才找了个机会过来。我不能离开那边太久,否则会惹人怀疑。你我留下传讯符联系,有什么事我会及时通知你。”

    两人当即各分了一半传讯符,彼此打下了法印,互相做了交换。

    丁兰又摘下了一只储物戒给她,“这里有我给你准备的一些生活物资,你先留着,用完了我再找机会给你送。”

    ……

    “楚兄,贵客,稀客,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洛兄,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故而来访。”

    不阙城城主府,监天神宫掌令神监楚鸣皇和洛天河碰面在一起,相互拱手客套。

    府内落座,杯盏茶水是心意后,屏退左右,洛天河才用了私下的语气,“别说什么想念,我这不阙城动静一波接一波的,刚走了金眉眉,你又来了,你的身份跑这来,可是会让不少人心慌慌的,不会是来查我的吧?”

    楚鸣皇:“说笑了,查谁也查不到你头上,你这老顽固,断不会落下什么给我查的把柄。”

    两人都是仙宫的人,都是仙后娘娘的人,私下话语没了什么客套。

    洛天河:“说吧,你跑来干什么?”

    楚鸣皇:“未海城城主刘玉森跑到朝堂上喊冤的事。”

    洛天河:“有所耳闻,荒唐。”

    楚鸣皇:“刘玉森也不告罗康安,关键告罗康安也没用,只说罗康安打着龙师的名义招摇撞骗,要仙庭昭告天下,以防有人再受骗。不依不饶的,却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可龙师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搞的仙庭左右为难,最终有人出主意,干脆让罗康安娶了刘玉森的女儿,刘玉森也答应了。这事能成也就过去了,然这种事仙庭又不可能指婚,否则成了笑话,所以啊,我是来做媒的。”

    洛天河嗤声道:“只怕刘玉森是别有所图吧,罗康安若是不答应呢?”

    楚鸣皇:“刘玉森的儿子是仙庭命官,袭击仙庭命官是死罪,罗康安若不答应,我就将这罪名强摁他头上办他,倒要看他从是不从。”

    洛天河摇头而叹,“荒谬。我说,这种事,还需要你亲自跑一趟?”

    楚鸣皇:“是我主动请缨的。这事是顺带,主要是冲魏平公来的。魏平公屡次对仙宫的人出手,娘娘颇为不瞒,我这次得要来敲打敲打,给他几分颜色。”

    洛天河皱眉:“你别乱来,那位不好动,惊动了冥界那尊,容易把事给搞大。”

    楚鸣皇:“他是不好动,可他的手下呢?莫辛早年有点事,现在我要翻出来折腾一下,我要查案,魏平公要阻止不成?”

    洛天河仰天而叹,“你们就不能让不阙城消停消停吗?”

    说办就办,楚鸣皇不是来此游玩的,当天下午就出现在了秦氏炼制场。

    魏平公没有来见他,他也没有来见魏平公。

    然却有监天神宫使者见到了魏平公,洞窟内,一面令牌亮出,要带莫辛去配合调查。

    魏平公紧绷着面颊,一声不吭,冷冷盯着来使。

    现场僵持一阵后,还是莫辛打破了死寂,主动朝魏平公拱了拱手,不让魏平公难做,转身跟了使者而去。

    可就在走出洞口的时候,突见天地色变,风起云涌。

    滚滚乌云如一条巨龙,从不阙城方向喷涌而来,那声势有些骇人。

    乌云长龙袭来,汇聚在了秦氏炼制场的上空,化作遮天蔽日的阴云,令下方光线大暗,四周山林鸟兽惊骇而逃。

    翻涌阴云中传来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声,令人头皮发麻,炼制场内不少人抬头望,皆惊恐莫名。

    已坐堂待审的楚鸣皇闪身而出,抬头望向空中,那漫天的滚滚乌云,分明乃阴气汇集,如此磅礴强大的阴气,令他脸色骤变。

    魏平公也从洞内闪出,猎猎风中看向空中,脸色也变了变,陡然大喝:“右相驾到,关闭大阵,迎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