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北魔的猜想

作者:真费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烂柯奇缘最新章节!

    计缘倒也没让妙云自己东想西想,直接开口道。

    “如果心乱,也可能是你已经达到了最初的目标,干脆就抹去那些杂乱的干扰,别去想什么复杂的了,就当是纯粹喜欢剑吧。”

    计缘也不再和这妙云妖王多说什么,视线看向了远处。

    这边吞天兽将吃进去的妖魔都吐出来,另一边也有妖怪将之前抓住的巍眉宗弟子送回来,这会抓住他们的黄古妖王倒是有些庆幸当时没有直接吞了她们,本来是打算套一些仙道之理,或者慢慢汲取她们的精气的。

    被放回来的巍眉宗弟子一共有六人,几乎个个都受了伤,但伤得并不重,只不过之前使用的法宝已经没了,就连最外面的法衣也被收走,至使以纳物神通藏在法衣袖内的东西也没了,而妖魔显然不打算交还。

    这对于江雪凌等人来说倒也无所谓,反倒是几名失踪弟子还能活着算是意外之喜了。

    哪怕往日里清冷高傲,几名巍眉宗的女仙此时得以回来,心里也不免激动异常,身体还虚弱就迫不及待从看押她们的妖魔面前飞回吞天兽。

    “师祖!”“师祖,师姐!”

    “回来就好,慢慢疗伤吧。”

    巍眉宗弟子当然看得到吞天兽的惨样子,但此时也顾不上这么多,都纷纷回到吞天兽背部唯一还算完好的观星台上恢复元气,至于吞天兽腹中的岛屿暂时是进不去了,因为吞天兽自己伤得太重封闭了,也幸亏里头没人了。

    巍眉宗这边是仔细看过,知道并没有缺了谁,而南荒妖族那边就更没那么讲究了,基本上吞天兽吐完之后,他们点都不点一下,完全顾不上是不是缺谁少谁,既不知道数量也完全不在意数量,要的只是个过场和脸面。

    不过这些元气有损的妖魔精怪出来之后,也没能马上就离开,而是全都站在了吞天兽宽阔的头顶部位,同剩下的几名妖王和少量大妖站在一起,一个个显得心有余悸又惴惴不安。

    “嘿嘿嘿,你们怕个什么,这算你们大难不死的后福,一会那边仙人会给你们固本培元的丹丸,保证你们不吃亏,这种丹药,凭你们自己的话,这辈子都得不到的。”

    一个大妖阴恻恻地在边上提醒一句,只是他嘴吻狭长,加上语气阴森,使得附近妖怪都忍不住产生惧意,只是回神之后,又隐隐期待起来。

    几名妖王现在站在计缘等人面前,一个眼睛狭长的妖王带着阴森的笑意对江雪凌道。

    “好了,你们巍眉宗的弟子一个不少地回来了,该履行剩下的事了,我们的丹药呢,记住,可得能对我们也能有药效的。”

    “不错,若是无用之丹,可不作数!”“对,别拿没用的丹药糊弄我们!”

    妖王只是一种称呼,代表不了妖族的境界,但不可否认,能当妖王,绝对要超出寻常大妖许多,妖躯强盛当然不必多说,很多丹药即便是仙人所炼也未必有效了。

    江雪凌只是向着练百平拱了拱手,后者对着妖王们冷哼一声,不情不愿地从袖中取出一些小玉瓶,然后将之交给江雪凌,后者郑重朝着练百平行礼致谢。

    “多谢练道友借丹,我回去之后会找齐材料,补偿道友的损失的。”

    “免了免了,此事因我而起,就当是我的补偿吧。”

    江雪凌笑笑,再朝着边上的计缘点了点头,才走近几个妖王,将这些小玉瓶递给他们。

    妖王拿了玉瓶后,有人拔开塞子嗅了嗅,顿时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飘出,香气并不浓重,似乎不像是什么了不得的仙丹,只是香味沁人心脾,哪怕盖上了塞子也久久不散。

    “这是什么丹药?真的有效?”

    黄古妖王这么一问,练百平顿时不高兴了,不屑地说道。

    “没见识,这是我亲自炼制的明灵丹,听名字就知道,是对元灵极好的,正好对着你们的短板,至于有没有效果,堂堂妖王刚刚嗅的那一下,难道闻不出来吗?”

    妖王们此刻面上不显,心中已经乐开了花,轻轻摇晃一下就知道一小瓶里头得有十几枚丹药,这丹药对于他们来说可难得了。

    “嗯,咳!不错,这丹药甚好,此事就了了,你们可以走了!”

    其中一个妖王迫不及待地说了一句,还是后头有大妖提醒。

    “大王,他们还没给那些小的们固本培元的丹药呢。”

    “呃哦,不错。”

    不过话虽如此,妖王们却个个对此不太上心了,还是仙修自己记得更清楚一些,轻易不会不遵守自己的承诺,所以江雪凌早就准备好了十几瓶丹药。

    江雪凌将其中一个瓶子的塞口拔开,再用手一扇,一股浓郁的丹香就飘至群妖当中,不少妖怪甚至开始下意识咽口水。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丹药的药效虽然比不上明灵丹,却更全面,尤其是养足元气方面更是如此,极为适合实力高不成低不就的妖魔。

    “此丹名为固生丹,就是我巍眉宗正传弟子都不能随便拿到,以此补偿,人手一枚。”

    说着,江雪凌一甩袖,悬浮在面前的十几瓶丹药的瓶塞一下子全都打开,其中的丹药化作一道道玄光飞出,飞向了站在后方的妖魔,他们下意识接下丹药,只觉得握住来的一块烧红的炭火,显得极为烫手,但却并不痛苦,手中的丹药在散发着一阵阵红光。

    ‘好宝贝!’

    这几乎是所有看到这丹药真容妖物的第一念头,也就几个妖王还能淡定点。

    “好了,我们两清了。”

    “嗯,那么妖族诸位,今日之事到此为止,还望信守承诺,放我等离去。”

    计缘施礼发言,几位妖王心下忌惮也相对礼貌地回了一礼。

    “那是自然,都可以走了。”

    妙云也对计缘道。

    “计先生,我等告辞!”

    说着,妖王们陆续升空离开吞天兽,大妖们也跟随他们身后,而那些被放出来,刚刚得到固生丹的妖魔慢了一拍之后,也意识到自己该赶紧离开,纷纷离去,要么直接从吞天兽上一跃而下,要么架起妖风。

    “几位且慢离去。”

    计缘的声音传入一些个精怪和妖怪耳中,令他们下意识顿住脚步,回神的时候,周围的妖魔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十几个还在吞天兽上,顿时紧张不已。

    这些妖精看了看远去的各种妖光妖风,没有任何人还在意吞天兽上的他们。

    “呃,仙长,可还有什么事?”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普通的精怪,声音中带着忐忑,而计缘脸上则是露出一丝微笑。

    “诸位莫怕,计某专程留下你们并非想要加害,这固生丹江道友给的简单,可丹药却是极好的,南荒大山是什么地方就不用计某多说了,看你等并无邪气,计某帮你们一把。”

    计缘也不过多解释,袖中旋转着飞出一支狼毫笔,也不引动墨水,而是有一抹水汽在计缘面前凝结,他手持狼毫点在汇聚成一小团水珠上,然后以水为墨,在空中写出两个字,正是:“灵藏”。

    两个字在空中就犹如流动的一片水波,其上灵光轻微却熠熠生辉,然后计缘再一挥袖,水光一分十几道,纷纷打入这些妖怪和精怪的身上,把他们都吓了一跳,纷纷四下检查自己有没有事。

    “好了,只要你们自己不做得太夸张,三年内服用此丹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动静,找个安静的地方炼化吧。”

    这些妖怪精怪心下恍然,各自再朝着计缘行了一礼。

    “多谢仙长赐福!”

    礼毕,剩下的妖精也纷纷遁走了,他们也清楚,在南荒大山这种地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之前这么多妖魔得了丹药,有几个能安安稳稳自己享用的呢?

    等吞天兽身上安静下来,计缘才面向道友。

    “我们也走吧,练道友,那魔头的踪迹如何了?”

    练百平早就等着计缘这句话呢。

    “西南方千二百里,已经慢下来了,大概觉得安全,准备疗伤了吧,只是那妖光诡异的妖怪,行踪有些飘忽,难以确定。”

    “嗯,知道那魔头也够了,我们走。”

    “好。”

    巍眉宗一众修士结阵完毕,将整个吞天兽都笼罩在内,然后一起遁起仙光飞走,方向是南偏西侧,很快就消失在暗中监视之妖的眼中。

    西南方向的一处怪石林立的山丘坑洞内,俊美的青年正在压制自己的剑伤,面上是真的一阵青一阵白,这剑伤看着不严重,却令人极为痛苦,纯粹的痛到了一定级别,也是让魔都忍不了的,而且他毕竟不是真魔,还做不到真正魔躯无影无形,痛觉承受也是有极限的。

    “嗬……嗬……终于好受些了……”

    剑伤的痛苦减轻了一些,北木也得喘息,低头看看伤口,剑气已经被他磨掉许多,但剩下的一些剑气附有剑意,就是水磨工夫才能消除的了。

    ‘不知道那妖王和陆吾死了没,陆吾八成是死不掉的,这家伙阴沉得很,比寻常魔头还难捉摸,怎么可能口误?难道我之前哪里得罪了他,亦或是那妖王得罪了他?’

    从很多可能中,北木忽然想到一个场景,那妖王满口“贤弟”“小兄弟”,从接触开始就把陆吾当成晚辈来拿捏,陆吾这家伙虽然面无表情,可心中怕是阴狠到借计缘的手来了这么一下。

    虽然有些荒谬,甚至可以说这种不顾大局的可能性很小了,但北木想到陆吾那阴晴不定的性格,却诡异的觉得这种可能性或许最接近真相,能在天启盟的,实话说没几个正常的。

    越想,北木反而觉得有这种可能,而且陆吾甚至不惜自己可能被计缘盯上的风险。

    北木打了个冷颤。

    ‘这个疯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