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法决

作者:荆柯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纯阳最新章节!

    清晨,王存业早早起来,付了银钱,大步向青羊宫而去,小半时辰,就到了青羊道宫门前。

    就见了二个看守道童,正巧是上次遇到的一批,二个道童显认得他了,说:“道长来了!”

    却不再以道友称之。

    王存业轻轻揭过这个话题,说着:“还请道友通告青羊道宫中夜明执事,就说大衍观王存业再次拜见。”

    见王存业这样说,道童一惊,拱了拱手,说:“道长稍等,我回去通报一声。”

    道童就快步跑了出来,对王存业做了一个稽首:“道友请了,执事大人在玄武殿上等你。”

    王存业点点头,正门大步而上,一路到了玄武殿前,正了正道观,朗声说着:“大衍观弟子王存业,求见执事大人。”

    “进来吧!”里面传来声音。

    王存业听了,进了去,就见得了夜明道人一语不发,只是喝茶,待得了王存业行礼,才淡淡的说着:“你这次前来,为了何事?”

    见这种不阴不阳的表情,王存业心中一沉,这人原本很热情,为什么现在就这副不耐烦的样子?

    这时也不思考,沉声说着:“弟子功行至人仙二转,求担任从九品法职,受六甲六丁符箓。”

    说着就沉然下拜。

    夜明正在喝茶,听了言语顿时一口茶水喷出,呆呆的看着:“什么?!人仙二转?你才多少天?”

    王存业又沉声说了一遍:“弟子功行人仙二转,求担任从九品法职,受六甲六丁符箓。”

    夜明听清楚了,吐了口气,将失态收敛了,原本他觉得此子处事偏激,并不对他看好,因此态度冷淡,但是现在却又有心思。

    十五岁运元开脉,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夜明细细打量着他,沉吟半响,不由站起身来,在地上来回渡步,半响才对王存业说着:“你这晋升速度太快,考核道业虽由我主持,可是这事,还需告之道正。”

    说完转过身来,凝视王存业,“你对我青羊宫怎么看?”

    此子这样天资纵横,上次一见,只怕自己看走了眼,这事还要道正定夺,因此看王存业心中,对青羊宫是什么态度。

    王存业思量片刻,回应:“道宫巍峨大气,宫中弟子多为英杰,执掌天下道观之牛耳毫不为过。”

    夜明听了,微微点头,沉吟说着:“你现在就跟着我去见道正!”

    王存业应是,两人一前一后向道宫正殿去了。

    来到正殿门口,看守正殿两个道童见是两人相伴而来,其中一人是执事,不敢阻拦,纷纷弯腰躬身,齐声说:“见过执事大人。”

    夜明点了点头,没有言语,躬身向里面说:“弟子不能求见道正。”

    夜明话音刚落,眼前殿门分开,进了去。

    “进来!”里面传来声音。

    夜明听了,起身向正殿中去,王存业也是跟上。

    正殿内青烟缭绕,云榻上道正坐着。

    夜明走到跟前,沉声说着:“大衍观王存业,晋升人仙二转运元开脉,离上次考核道业不足一月,弟子眼光不足,恐怕有误,特请道正亲自考核。”

    说完,理了理衣袍,俯身跪下,说:“真是这样,此子惊人资质,还望道正决断,多多培养,光大道门。”

    夜明这话毫不犹豫,丝毫不避讳王存业在场。

    道正听了,只是漠然挥手,令他退下,夜明见了,不敢违抗,起身退了出去,在外面静静等候。

    这时正殿中除了道正和王存业,别无它人,青烟缭绕,道正取下拂尘,横空一舞,顿时殿门自动闭合。

    道正俯视看下,曲指一弹,一枚人仙符向王存业飘去:“你说人仙二转,运元开脉,就用此符箓测试一下,我好走个程序!”

    王存业连忙双手揭过,起身将符箓拿住,向身上一贴,这符箓感应到王存业内息,顿时起了变化,只见三尺淡红照耀正殿,虽淡薄,却是纯正无比的红色,显是人仙二转无疑。

    色泽略淡,这是说名刚刚晋升不久,需要巩固。

    道正虽微微有些惊讶,但没有说话,见测量过,王存业双手将人仙符箓双手捧了过来,交予自己。

    上下打量他一番,将符箓接过放下,沉吟不语,神色已变得严峻起来,片刻问着:“你可杀了县衙公差和捕长?”

    王存业猛的一惊,伏地行礼,片刻说着:“是,不过是此人要杀我,夺我妻,我才打杀了他们。”

    “道门显于世,不过和王权自有协议,你这样,县令已向我递文,要我革了你的法职,这事让道宫很是被动啊!”道正平淡的说着,里面含义却让王存业心中一凉,当下伏首行礼,也不说话。

    “不过你是我旧友之后,我岂会为难于你?”

    转头对着门口道童说着:“你且进来。”

    “是!”道童应是,进来垂首站着。

    见道童走了进来,道正吩咐:“明月,你取一道牒来。”

    道童应声而去,手捧道牒走了过来,将道牒用双手捧起,置于道正面前,道正拿了,这道童立刻退到一旁,垂手不语。

    单手一抹,玉牒上泛起红光,内有“更章吏”三字,这就是九品法职凭证了。

    又取过一张玉牒,双指轻按,金玉相撞,铮铮之响连绵不绝,伴有白光闪动,金光大作,显出“六甲六丁”四字。

    这是兵符,沟通道门六丁六甲协助作战。

    它们是天兵,要是没有这兵符,就算有召唤之法,只怕召唤下来第一个就是将召唤之人打杀了,不在体制内还想享受体制内的待遇,这不是找死嘛?

    两份玉牒向王存业飘去,王存业连忙跪接:“谢道正!”

    “不必谢我,不过你擅杀公差和捕长,不可不惩戒,本来以你现在身份,已经可免了魏侯征召,但这次却不可免了,你若能在这次法会全身而退,那之前罪责就全免了……你好自为之!”

    又对着道童说着:“你带王存业去藏经阁,挑选一部功法,就命他回去吧。”

    “是。”

    道童听了,对王存业一笑:“道长请跟我来。”

    道正摆了摆手,示意王存业下去,王存业见了,不在停留,行一礼下去。

    一个身影自正殿后显出:“师兄,王存业犯了罪责,为何还要与他方便?”

    这人面色苍苍,却是行将就木的老人。

    “谈不上方便,这是二转应有待遇,他是谢成的徒弟,虽不入我门,也不必落井下石,而且参与法会,本身就是赎罪。”

    道正说完,又沉声问着:“师弟,你的身子怎么了?”

    这人听道正问起,苦涩一笑:“我终是不行了,闭关三年也未得突破,怕是没多少时日了。”

    说道此处,这老道眼中一阵恍惚:“自被师尊收入门墙,至今有一百一十六年,百年时光一晃而过啊……”

    道正听了,默默不语。

    青羊宫,藏经阁

    道童带着王存业一路转过,片刻就已经来到藏经阁前面,大步在前,将道正的令牌高举:“道正有令,王存业晋升人仙二转,特批进入藏经阁,挑选功法一部,修持大道。”

    门口二个道人见了,躬身退下。

    道童转头对王存业说:“道长可进去挑选一部法决,以作修持之用,碍于身份,我就不能陪道长进去了。”

    王存业一笑,行了一礼:“多谢道友此番引路。”

    说完,转过身子,看了看藏经阁上巍峨的牌匾,提步走了上去,上百台阶,七层楼阁,依山而建,令人一眼看去,就心生震撼之感。

    进了藏经阁,一楼正中,竖立着一个巨大的雕像,这是一个中年道人,却真是道祖法像。

    书架上不是纸书,而是玉石雕成的玉卷,一本一本,摆放在石壁上开凿出来的书架之上,蔚然壮观。

    王存业上前,默默扫视,这藏经阁中,各篇大法门上,都有符文大阵覆盖,每修成一道真法,自身内生出真文,大阵立生感应,就会将这人弹出。

    每本大法,只允许弟子阅看十分钟,以及三成内容。

    每一个道门弟子,人仙二转时,只能学习一种,也只能进入这里一次,偷学不但被符文大阵反弹不说,如被道正知晓,立刻就是革除法职道牒,数百年来没有任何一个道门弟子敢于逾越。

    王存业默默思量着,怕不是没有道门弟子敢逾越,而是偷学了都被革除了,这藏经阁,虽是挑选法门之地,也是考校心性之地。

    不知有多少人控制不住,被革除道牒法职。

    王存业默默看着,不急着挑选所修法门,而立在其中细细体会着自己变化,接过了法符,受了法职的瞬间,心神中就动摇不止,只是当时被龟壳压制,现在有空,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处理。

    将心神沉寂于识海中,黑色波涛中,一轮龟壳沉浮其中,龟壳上两张符籙落下,都放出丝丝光华,只是被龟壳镇压。

    明红色泽的法职符箓,就是从九品法职“更章吏”,主要是官气和一些特权待遇,等于世俗九品官职,非同小可。

    而赤金色符箓,却是两种符文的结合,一种是自身道业,一种却是召唤六丁六甲之契约。

    王存业一惊,龟壳镇压转化,会不会有损契约?

    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