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4章 言灵真理(25)

作者:墨泠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最新章节!

    初筝不是第一次来费绛房间,不过之前她并没细看过。

    房间风格偏中式,却又不是那种沉闷犹如老年人喜欢的色调。

    主卧连着衣帽间,初筝拉开看了一眼。

    里面挂着的衣服只有黑白两色,大部分是费绛身上穿的那种唐装。

    花纹从瑞兽到花草祥云,应有尽有。

    另一半被清空了。

    “莫小姐的衣服需要我帮您挂进去吗?”大管家不知何时站在后面,态度恭谨。

    “不用了。”

    大管家微笑颔首,尊重初筝的决定。

    “费绛什么时候回来?”

    大管家惊了惊,这小姑娘竟直呼名字……

    “先生最后一个会议晚上七点结束,之后会出席一个活动,回来的时间应该在晚上十一点左右。”

    “嗯。”初筝挥下手:“你不用管我,去忙吧。”

    “好的。那您有需要直接叫我。”

    初筝等大管家出去,从箱子把衣服挂上去。

    初筝看着依然空荡荡的那一半,觉得有点悬,好人卡说不定会给她花钱。

    这可不行!

    所以……

    【小姐姐,败家吧!】王者号兴冲冲的给初筝发了任务。

    初筝:“……”

    我只是想把空间里之前买的那些拿出来而已。

    王八蛋你个狗东西!

    -

    费绛拿到地,最生气的当属崔闲玉。

    崔闲玉让人打听费绛到底怎么弄到手的,结果没人问出来什么。

    白丞那边一问就是‘你们再骚扰我,我就报警了’来搪塞人。

    崔闲玉气得好几天没吃下东西,看谁都不顺眼,导致那几天他身边的人都兢兢战战。

    反观费绛,那可是春风得意。

    必要的场合遇上,费绛还能嘴贱嘚瑟上几句。

    “不知道费总能否给我解个密?”崔闲玉想不通,索性直接拦着费绛问。

    “崔总想指导书?”费绛心情不错,没有甩脸走人。

    崔闲玉:“白丞是怎么同意的?”

    他开出的价,自认很高,费绛那边并没有开出这么高的价码。

    为什么白丞突然改变主意了?

    费绛眉眼带笑:“可能是觉得我和崔总比起来,是一个更好的买家。”

    “……”

    你放什么狗屁!

    这种利益相关的事,当然是谁开出的价码让对方满意,对方才会心动。

    他到底给了白丞什么?

    “崔总玩好,先走一步。”费绛优雅的欠身,然后嚣张的扬长而去。

    崔闲玉:“……”

    直到一个月后,崔闲玉从助理那里得知,白丞得了一辆车。

    那辆车据说全球只有一辆,有市无价,

    那车子就算是崔闲玉去弄,估计也弄不到……

    当然这是后话了,此时崔闲玉还不知道,正气得想将费绛大卸八块喂鱼。

    -

    费绛回到主宅,大管家迎上来:“先生,欢迎回家。”

    “嗯。”

    费绛漫步往里面走,忽的又顿住:“小家伙呢?”

    “……”谁?大管家反应两秒,赶紧道:“莫小姐还没回来。”

    “还没回来?”费绛挑眉:“干什么去了?”

    “莫小姐先去了商场,买了一批衣服,然后去了一家拍卖行。”大管家对初筝的行踪了若指掌。

    “衣服不是让你准备?怎么还让她自己去买?”费绛见初筝去的地方没什么不对,心情还算平稳。

    “……”您决定得那么突然,需要时间的呀!!

    费绛半晌回过味来:“你刚才说她买了一批衣服?”

    大管家:“是的。”

    费绛:“……”

    批?

    大管家想起还有件事:“先生,有件事需要和您说。”

    “说。”

    大管家:“四小姐那边想为莫小姐定一门亲事,男方是张家那位长子。”

    费绛脸色一沉:“那个傻子?”

    “是。”

    费绛阴沉的神色一敛,嘲讽的勾起唇角:“呵,小姑姑胆子不错啊。”

    张家长子,小时候生了一场病,脑子给烧坏了,就是个傻子,生活都不能自理。

    定这么一门亲事,这是侮辱谁呢?

    男人眼底戾气肆掠,费幼萍她怎么敢……

    “莫小姐。”

    “莫小姐欢迎回家。”

    费绛抬眸看去,小姑娘拎着个布袋子,单手插兜,拽了吧唧的进门。

    那瞬间费绛眼底的戾气收敛,脸上也有了笑意:“回来了。”

    这变脸速度,大管家暗自给自家先生点了个赞。

    费绛瞧见初筝,忽然间觉得这个冷冰冰的房子,有了温度。

    初筝的话可没一点温度:“你派人跟着我做什么?”

    “……保护你啊。”费绛笑容不变。

    “就他们……”初筝很想说那群弱鸡,可一瞧费绛,又咽回去。

    初筝走过去,将布袋子塞给他:“吃饭了吗?”

    “没有。”

    “我饿了。”

    费绛扭头看大管家。

    大管家立即让人去准备。

    费绛手里的布袋子沉甸甸的,他打开看一眼,里面装的是一块表和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

    你能想象一块表和一块石头装在一个布袋子的场景?

    这是折磨石头还是折磨表呢?

    而且据费绛观察,那块表不像是廉价品。

    “哪儿来的?”

    “买的,不然还能抢嘛。”

    “你买这个干什么?”

    “……送你。”嗯!一个合格的好人卡,就是要让她能败家!

    “对我这么好?”

    “当然,你可是……”好人卡!“我的。”

    费绛挑眉,眸子里有喜悦闪烁,心情极好的将把东西给大管家,牵着初筝去餐厅。

    费家主宅总是空荡冰冷,没什么人气。

    此时两人紧挨着坐一起吃饭,费绛心情格外好。

    连饭都多吃了一碗。

    “听说我小姑姑想给你找一门亲事?”费绛优雅的擦了擦嘴,身体往后靠着椅背。

    “嗯。”

    “你怎么想?”

    “想什么?你想我想什么?”初筝啪的一下放下筷子,凶器毕露:“你什么意思?”

    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还想给我找个下家?

    费绛:“……”

    这么凶干什么。

    费绛摆着无辜的神色:“我问问你的意见。”

    初筝学着他那样,身体靠着椅背,坐得比他还嚣张:“怎么的,你还想我嫁给别人?”

    费绛眸子眨一下,黑沉的瞳眸里阴沉沉的,脸上却带着笑:“我尊重小朋友的选择,我这人从不强人所难。”

    立在不远处的大管家脑袋上缓缓打出几个问号。

    您是不强人所难,莫小姐要是同意了,您会直接把莫小姐和张家那位填湖吧?

    *

    费绛:你们要是愿意就投个月票,放心,我这人从不强人所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