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桐人的双剑是不需要无色的

作者:寻找逝去的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桐人的综漫最新章节!

    英灵,即是其丰功伟绩在死后留为传说,已成信仰对象的英雄所变成的存在。通常,英灵作为保护人类的力量,被世界所召唤。

    而人类所召唤的就是从者(servant)了,英灵不是人类能够控制的存在,而且人类为了进行召唤,必须使用圣杯或是具有与此相似的力量的东西。

    冬木的servant系统是依靠大圣杯的力量来召唤英灵,作为servant被召唤的英灵是使用英灵本体的情报制作成的“分身”,复制品一样的东西。

    桐人并不是圣杯复制出来的复制体,而是把游戏中操纵的人物给完全复制了过来,也即是说游戏中所拥有的能力,现在的桐人也拥有,虽然剑技没有系统的辅助,但两年的不断练习使用,早已如同血液般融入了自身。

    就是不知道现实中自己的身体是否还躺在床上,要是真的还在的话,或许那具身体已经宣告‘死亡’了吧。

    “你的回合已经结束了,那么接下来轮到我了。”桐人握了握手中的爱剑,黑剑——阐释者,让剑尖尽量垂到地面。

    “那就让我作为最强职阶saber的实力吧。”lancer右脚前伸,手中两把长短不同的双枪交叉摆在胸前,做好了迎击和防御的架势。

    桐人左脚往前踏了一步,这随意的动作让lancer神色闪过一丝不悦,并不是对于桐人的行动,而是他那毫无懒散毫无动力的踏步,总有一种自己被轻了的错觉感。

    然而,下一秒,lancer知道自己错了,而且还是错得离谱,因为……

    空气中传来的轻微震动,lancer的瞳孔猛然收缩,因为,不知何时,黑色剑士的身影已然到了自己的面前吗,手中那毫无装饰黑色单手剑高举劈了下来,剑刃处能够清楚地见空气被切开的气流。

    ‘嘭’

    lancer手中地双枪交叉挡下了这恐怖的一击,剑刃撞击的声音仿佛炸弹爆炸声,强大地重力让lancer的双脚硬生生的陷进仓库街道的水泥地里。

    “真是让我惊讶啊,与其说是神经反射速度快,还不如说是直觉更快。”一击被防下后,桐人惊讶的着眼前正用着一红一黄两把枪当下自己攻击的lancer,说道

    音速冲击,这招在‘刀剑神域’的世界里并不少见,基本上到了50层以上后,每一只怪物的头领都会施放出来的技能,能够在短时间内把自身的速度提升至音速的绝杀招式,要说为什么是绝杀,因为这技能的僵直时间异常的久,所以在没有必胜的把握情况下是不会轻易用处这技能的。

    不过现在已经是真实的身体了,所以僵直时间这个系统设定已经是完全不存在了,桐人才能够毫无压力的施放出来。

    “多谢夸奖。”lancer呲了呲牙,咧嘴轻笑声,只是那语气显得有些苦味在里面,一发力,就将桐人给推开数米远。

    桐人握着阐释者往地面一擦,停下了继续往后的滑行,一停止,桐人便摆出了‘魔剑侵袭’的起手式,准备用这招来决定胜负,可是熟悉地喊声让他停止了瞬间加速的想法,疑惑的回头。

    两个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

    笔挺的身姿,黑色的西服让那张充满了英气的脸庞更显得超凡脱俗,犹如童话王国里才出现的王子形象,这就是saber现在给桐人的形象,那凛然的气质让桐人得心神一震恍惚。

    银发赤瞳,这怎么都不属于人类的容貌,这就是艾因兹贝伦创造的人造人,乃是圣杯降临时所需要的载体——爱丽丝菲尔。

    桐人挑了挑眉,将垂直握着的阐释者扛到肩上,开口道:“来了吗?我还以为你们要再久一点呢。”

    “抱歉,中途因为我的一些事情,所以行程耽误了。”爱丽丝菲尔吐着舌头,双手合十,俏皮的睁着一只眼睛,语气充满了抱歉和调皮,说道。

    “桐人,怎么样?没是吧?”真saber皱着眉头,语气担心道。

    &nbaster和她的管家已经出现了,你的master继续这样躲起来是不是有些不太礼貌啊。”

    桐人的话让lancer的神情露出了痛苦,他很了解自己的master,自己的master和自己的性格一直合不来,自己只想完成生前未完成的遗愿,那便是再次效忠一次自己的主上,对于圣杯根本就没有兴趣,可是自己的master却无法理解和相信这一点,而且还很自大。

    “抱歉了,桐人,我的主上因为一些原因,所以他……”不喜欢说谎的lancer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说辞,支支吾吾了半天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决面前的窘境。

    就在这时……‘铃’‘铃’‘铃’的电话声从爱丽丝菲尔的内衣口袋里响起,记得她慌忙的拿出来,可是因为不知道如何使用,只好把求助的眼光向了桐人和saber。

    “拿来。”桐人走过去一把拿过电话,按下接听键,凑到耳边,轻声喊了一声‘喂’。

    “嗯…果然是这样吗?我知道了,你最好不要,现在的情况很不利,你尽量观察那个人就行了,其余的事情这里会处理好的。”说完,桐人挂了电话,然后将电话抛回给爱丽丝菲尔。

    “谁打来的电话?”saber首先问道。

    saber的问题桐人并没有回答,而是选择了沉默,这表现让saber眉头一皱,一个黑色的身影出现在脑海里。

    “游戏到此结束了!lancer!”

    这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让桐人、saber和爱丽丝菲尔抬起头。想要寻找这个声音的主人。<aster?”

    爱丽丝菲尔环视周围,却没发现人影。因为声音来的突然,就连这声音是男是女、从哪儿响起都没来得及判断。难道是幻觉?总之对方似乎不打算让桐人、saber和爱丽丝菲尔到自己。

    “不要再费时间了,那个saber很难对付,所以我允许你用宝具,速战速决。”

    “明白了,我的主人。”

    lancer突然改而使用尊敬的口吻回答着,同时他改变了自己的姿势。

    他随手将左手的短枪扔到脚下。

    这个动作让saber想到……那把长枪就是lancer的宝具。

    然而,桐人眼神波动着,皱了皱眉。

    随手将刚才用过的武器丢到地面上,这真的是英灵能够多出来的事情吗?桐人不禁想到,同时心里警惕起地面上那把孤零零躺着的黄色短枪。

    lancer右手中长枪的咒符被慢慢解开,那是一把深红色的枪。枪刃上缠绕着一股与刚才完全不同的魔力,仿佛不祥的海市蜃楼。

    宝具所能发挥的效果,大体分2种。

    一种是边喊出真名边发出必杀威力。saber的必杀技就属于这种。

    虽然现在被结界覆盖着的“誓约的胜利之剑”,而一旦解脱伪装呼唤其真名,她的宝剑就会放出光的激流,连千军万马也不足为惧。说这是能让大地变为焦土的宝剑也不足为过,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这是决不能使用的。

    而另一种,则是武器上已经具有的属性,将其作为宝具来使用。

    然而,桐人的阐释者和逐暗者都不属于这两种,完全是以剑技的高低和技巧来弥补过去。

    “啧,与其这样等你出招,还不如我先出手。”桐人握着阐释者平放在胸前,剑尖直指lancer,高等级剑技,‘魔剑侵袭’。

    脚一踏地,桐人化为一阵风冲向了刚把宝具解放自身本来样貌的lancer,手中的阐释者化为笔直的黑芒,犹如一条黑色吐着信子的毒蛇,剑尖指向lancer的胸口,丝毫不去理会身后saber那焦急的喊声。

    “终究只是一个孩子吗?你这样做真的是你失误啊。”当到桐人冲过来时,lancer就知道自己赢定了,他带着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右脚轻轻的将地面上黄色的短枪给踢起,包裹着短枪的暗紫色符咒被解开,露出了金黄色的枪身。

    这一幕的出现清楚地告诉了桐人,他中计了,不过,不要紧,因为自己好有后招。

    当到lancer把黄色短枪握在手中时,远处观的saber不禁瞳孔收缩,焦急的想要大喊,可是,在到桐人竟然把左手伸向了那空无一物的后背时,她……愣住了。

    “这……真是你的失策呢,桐谷和人。”lancer左手握着黄色短枪往桐人的脖子回去,然而,他却发现了,桐人的眼神同样在告诉着自己,‘你上当了’。

    一把白色的单手剑柄,出现在了桐人的后背,而他的左手已经握在了剑柄上。

    这突然出现的武器让lancer神态变得惊愕。

    然后,随着枪身和剑刃的碰撞,lancer认为自己必赢的一击,被桐人突然拿出的另一把白色单手剑给弹开。

    黑色的单手剑往他的喉咙刺去,然而,他无法挡下这必死的一击,只得静静地等待刹那之后,利刃刺穿喉咙的那一刻……但,似乎,他的master不愿意他这样死去。

    一阵空间波动笼罩了lancer,下一秒lancer在黑色的单手剑快要刺进他脖子时,他整个人消失了。

    “哈。”一剑刺空,桐人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停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就在这时,雷鸣般的响声划破了天空,道道紫色的电火花在空中闪烁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