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 琅乐筝和窦井然的婚后生活

作者:沈欢欢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娇妻太撩人:霍爷,宠太狠!最新章节!

    琅乐筝已经达到了幸福的顶点。

    说好的下个星期一,一起出去旅游的。

    路线已经定好了,东西也准备好了,只待时间一到,马上就出发。而且这一次,还是就他们两个,小豆子由婆婆在家里带,集团的事暂时也交由公公管理。

    琅乐筝十分期待两个人的独处时光。

    只要一想到如此开心的事情,琅乐筝就不由自主的微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从来也不会有人取代这样的幸福。

    这几天,窦井然也很书记,他在忙着集团中的事,不能在自己出去玩之后,给老爸堆一大堆的事情。老爸已经老了,他精力大不如从前,所以窦井然在尽自己所能,把事情都处理好。

    只有这样,窦井然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一直以来,窦井然都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对于这一点琅乐筝是明了的,所以一直也是支持窦井然的,所以遇到这样的事,琅乐筝也就尽量不让他分心。

    一个人整理准备出去旅游的东西。

    距离出门,还有三天的时间,琅乐筝从来没有觉得,时间是如此的漫长。

    这是一个清朗的上午。

    琅乐筝在等待中消磨时间,直到听到一声脆响。她才回过神来。

    声音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刘玉兰在厨房里做事。可能是打碎什么东西了,于是琅乐筝就走了过去,看看刘玉兰受伤了没有。

    刘玉兰打碎了一只碗。

    最近几天,琅乐筝也发现了,刘玉兰有些魂不守舍。只要一有空闲的时间,就抱着手机,有时笑,有时惆怅,有时发呆……

    以琅乐筝一个女人的直觉,她感到,刘玉兰应该是恋爱了。只要恋爱的女人才有这样的表情。

    问了刘玉兰几次,刘玉兰都红着脸矢口否认。

    今天,又看到刘玉兰六神无主,于是琅乐筝就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和她谈一下了。

    “姐,你别忙了,出来我们坐一下吧。”

    “可是,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

    “事情永远也是做不完的。”

    “你想和我聊什么?”

    “我们就随便聊一下呗。”

    刘玉兰也看出来了,琅乐筝有点坚决。那就聊一下吧。

    两个人从厨房出来,然后就去客厅里,坐在一起。

    “乐筝,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我表现的不好,你想辞退我?”

    琅乐筝微微一笑,说:“姐,你都在想些什么啊?我只是看到你,这几天一直在和别人聊天。”

    “我没有。”刘玉兰本能否认。

    琅乐筝却坚持:“你就有。”

    “好吧,算我有,可是我没有影响我的工作。”

    “我们今天不谈工作上的事,只是聊一下,你要知道,网上的那些人,多半都是骗子,你明白了吗?你现在处于感情的空窗期,很容易那些不怀好心的男人,趁虚而入。”

    “乐筝,我承认,我在和一个人聊天。可那个人不是网友,是我现实中认识的人。”刘玉兰说的诚肯。

    这倒是让琅乐筝吃了一惊,因为她实在是想不出来,刘玉兰在现实中与那些男人有过接触。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啊,这样的事情,说透了也没有什么的。

    “我也认识吧?”琅乐筝问。

    刘玉兰想了想,而后点头说:“你也认识。”

    “是白云飞!”琅乐筝能想的到的,只有白云飞一个。

    于是,刘玉兰的脸民又一次的红了,说:“就是他。”

    “这……”琅乐筝简直不能相信,这一切居然是真的:“你的意思是,你们两个在谈恋爱。”

    刘玉兰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要对你说,其实都是白云飞主动找我的,我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

    说起白云飞,刘玉兰的就多了起来。

    “我知道,他是大明星,前途无量,又很能挣钱,喜欢他的女生又多。”

    “那些女生比我年轻,也比我漂亮。”

    “所以我也搞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让他一直在找我聊天。”

    别说刘玉兰想不明白,就是琅乐筝敢自己,同样也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云飞现在,可谓是天之娇子,为什么他会……

    想不明白,这就对了。

    爱情本身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它从来都是那么霸道。爱了,也就爱了,如果非要找个理由,那么爱情本能就是理由,是理由也是目标,两者混淆,分不清楚。

    “姐。”

    “嗯?”

    “方便让我看一下人的聊天记录吗?”

    “这个……”刘玉兰犹豫了一下,而后说:“反正我们也没有聊什么,你就看看吧。”

    接过刘玉兰的手机。

    琅乐筝细细看了起来,与刘玉兰所说的什么也没有聊有些出入。在聊天记录里,琅乐筝发现了光芒丈的一点。

    “兰儿,我想你。”琅乐筝念出了声:“姐,你和我说,这是什么意思?”

    刘玉兰的脸,越发的红了。她说:“我怎么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你自己去问白云飞好了,我都不让他说这样话的。”刘玉兰的声音,越说越低:“搞人家心里好乱。”

    “噗!”琅乐筝一口老血差点喷出去:“姐,你相信你,白云飞就在撩你。”

    “撩我?”

    “不对,怪我用词不当,准确的说,他应该是在追求你。只是你自己对自己没有多少自信,所以遇到这样的事情,就不知道如处理了。”

    一句话,也就说中刘玉兰的心思。的确是这样的,刘玉兰从来不知道,自己被一个男人想着,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因为,从来也没有男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乐筝,我应该怎么办?你说,我要怎么办?”刘玉兰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应对。每天,都盼着看到白云飞消息,可是又担心收到他的消息。

    他总是那么轻易的就能走进自己的心,而自己却不知道。要去如何面对白云飞,有时候,隔着手机都能感觉到,来自白云飞火热的心。

    “姐,你别急,这种事不能着急的。我来帮你试探一下,看看白云飞是否真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