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打破潜规则

作者:流连往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修真强者在都市最新章节!

    众人望去,只见为首的是个五十来岁的男子,头发花白,身材微胖,背着手,一副领导姿态。

    在他身旁稍微靠后的位置,是一个岁数差不多的中年男子,穿着执法制服,也是一副干部模样。

    后面跟着的人年纪要小一些,有的戴着眼镜,有的提着公文包,看样子是秘书等随行人员。

    “何领导。”

    看见为首中年男子,中年宣传干部等人露出喜色,连忙上前恭敬叫道。

    “毛领导,您来了。”

    执法人员也纷纷上前,向那穿着执法制服的中年男子打招呼。

    苏鸿运本来已经绝望了,看到何领导后,顿时像见到救命稻草一般,挣扎着上前:“何领导,您可一定……要救我啊。”

    何领导阴沉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挥手向众记者打招呼:“记者朋友们,你们好,我是道南宣传部的何文茂,很高兴碰见你们。”

    “记者朋友们好,我是道南执法部门的毛洪波。”

    毛领导也挥手自我介绍。

    “您好,何领导。”

    “毛领导,您好。”

    记者们纷纷回应,态度很客气也很礼貌。

    身为正规单位记者,他们不少人认识何文茂和毛洪波。

    毛洪波是道南执法部门一把手,位高权重,大佬级人物。

    何文茂来头就更大了,道南宣传部门扛把子。

    虽然名义上宣传部门和执法部门是平级的,但是由于宣传部门主管意识形态,地位超然,再加上何文茂身份特殊,是道南单位的长尾,论权力地位还要超过一些副领导,所以实际上,何文茂要远高过毛洪波。

    何文茂和毛洪波微笑着点头回应。

    “何领导,毛领导好,我是丰盛传媒公司的法人钱万亿,很高兴两位领导能莅临这里,指导工作。”

    钱万亿也赶紧上前,热情说道。

    作为民营企业老板,他最怕的就是这些体制内的官员,更不用说宣传部门还是媒体企业的顶头上级。

    然而,何文茂和毛洪波就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不但没有回应,而且理都没理。

    钱万亿脸色一僵。

    何文茂背着手,朗声道:“各位,虽然我刚来,但是刚才听执法人员向毛领导汇报,已经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对于之前宣传部门发布的辟谣报道存在不实的地方,我作为宣传部门领导,负有很大责任,我在这里,郑重、诚恳的向各位记者朋友表示歉意,请大家原谅。”

    “我保证,这种事情绝不会再发生,下一步,宣传部门会撤回辟谣报道,发布声明,说明情况,拨乱反正,最大限度的挽回不实报道造成的影响。”

    “请大家相信,我们的态度是真诚的,是值得信任的,官方的威信依然一如既往,不可动摇。”

    说到最后一句话,何文茂声音洪亮,掷地有声。

    啪啪啪……

    身后的随行人员、中年宣传干部等人立即热烈鼓掌,口中叫好。

    众记者面面相觑。

    何文茂讲话哪里好了?

    虽然提了辟谣报道存在不实之处,但是既没点出原因,也没说处理结果,只是不痛不痒的道个歉,表示会撤回报道,发布个情况说明,这就完了?

    而且末了还加上一句官方威信不可动摇,这啥意思?自己错了,还要强调一下自己的权威。

    证明错还有理了?

    虽然心里困惑,但是何文茂毕竟是领导,众记者也不敢质问,只能跟着一起鼓掌。

    中年宣传干部等人却是露出喜色。

    何文茂这么说,显然是对于宣传部门发布辟谣报道的错误,蜻蜓点水,一笔带过。

    他们自然也就不用担心会被追责了。

    苏鸿运也是眼睛一亮。

    虽然何文茂没有给他好脸,而且一句话也没和他说,似乎是放弃了他。

    但是刚才何文茂说话丝毫没有提及造成辟谣报道不实的原因,这就代表有门。

    官场说话,从来都是有隐含意思的。

    何文茂说完,对毛洪波道:“毛领导,接下来是你们执法部门职责所在,你处理吧。”

    毛洪波点了点头:“好。”

    他面向众人,朗声道:“关于散布谣言这一块,既然丰盛传媒公司证明自己没有制造谣言,所以不追究法律责任。至于有人举报农械部门领导苏鸿运指使汪海鹏……”

    忽然,陈浩打断他:“毛领导,请你等一下。”

    毛洪波不悦的看了陈浩一眼:“你是谁?”

    陈浩道:“我叫陈浩,丰盛传媒的记者,既是被苏鸿运等人报警认定的谣言散布者,并带着执法人员和证人鲁志国准备现场指证然后逮捕的目标,也是刚才向执法人员报警举报苏鸿运等人犯罪的人。”

    他这番话说的很绕,不过众人都听明白了。

    毛洪波脸色不愉:“我知道你是谁,我也听了手下的汇报,现在正在处理,你打断我干什么!”

    陈浩道:“毛领导,你处理的不全。你光说我和我工作的公司丰盛传媒证明自己没有制造谣言,所以不追究法律责任,这是对的,但是我是对的,意味着苏鸿运接受采访说的话就是撒谎,就是造谣,宣传部门发布的辟谣报道就是撒谎,就是造谣,你为什么绝口不提?”

    众记者闻言,神色一凛,暗暗竖起大拇指。

    他们自然明白为什么毛洪波绝口不提处理苏鸿运和宣传部门。因为何文茂就在身边,而且何文茂刚才的说话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意思,毛洪波怎么处理?

    这就像是领导做错了,作为属下,你敢当众不客气的指出领导的错误,然后处理吗?

    那你是领导还是领导是领导?

    这也是众记者面对苏鸿运等人敢反驳,但是何文茂来了,却没人敢吱声反而要表示客气礼貌一样。

    因为何文茂就是在场最大的官,而且主管意识形态,虽然只是一个区领导,但就像是甲方和乙方的关系一样,哪怕是甲方一个普通人,乙方领导也不敢得罪。

    而陈浩,作为民营媒体的业务记者,可谓是最底层的存在,何文茂根本不会拿正眼瞅一眼的卑微小人物,却当众打破了这层潜规则,不可谓不勇敢。

    当然,可能也正因为陈浩是最底层的业务记者,所以觉得失去了也没什么,才这么勇敢,当众质问高高在上的区执法部门领导,给何文茂一记无形的耳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