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你成功的激怒我了

作者:流连往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都市极品医神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修真强者在都市最新章节!

    但是不管如何,陈浩质问的勇气,都值得钦佩。

    众记者心里暗暗惭愧。

    对苏鸿运等不相干的官员,他们可以穷追猛打,毫无忌惮,但是能影响他们职位前途等自身利益的何文茂出现时,就不可避免的变得畏缩犹豫了。

    毛洪波脸色很难看,没想到陈浩一个底层人物,竟然敢当众质问他。

    无知无畏。

    但是陈浩问的是关键地方,当着众人的面,他也难以反驳,只能沉着脸道:“你刚才没听何领导讲话吗?何领导已经代表宣传部门道歉了,并且决定撤回不实的辟谣报道,说明情况,挽回影响,这已经是结果,你还问什么?!”

    陈浩道:“毛领导,请你搞清楚了,既然我有证据证明是苏鸿运和宣传部门散布谣言,那就应该追究他们散布谣言的法律责任,一句轻飘飘的道歉就能代替法律?那还要你们执法人员干什么!”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震。

    众人哪怕是旁观者,额头都不禁直冒冷汗,心想小伙子可真敢说。

    毛洪波脸色铁青,厉声道:“你在跟我说话?”

    陈浩道:“对,既然他们指责我散布谣言,可以带执法人员来指证抓我,为什么我证明了事实是他们散布谣言,他们道歉就可以没事?难道你执法的对象还有区别吗!”

    “你!”

    毛洪波气得满脸通红,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浩的话,句句见血,顶的他这个难受。

    “毛领导,不要发火。”

    何文茂眼里闪过一丝冷意,旋即恢复正常,轻描淡写道:“这位陈记者质问的有道理,刚才是我没说明白。不过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一句,宣传部门作为官方,怎么可能会故意违法散布谣言呢?所以,这只是信息衔接错误导致的工作失职,我已经在尽力挽救了。”

    陈浩冷笑道:“何领导说的可真轻松,工作失职?这借口和苏领导用得一模一样,但是我不是没有证据的,刚才我已经放了苏鸿运和汪海鹏在江北会所考察时的对话,清楚证明,苏鸿运是知道怎么回事,并和你通过气,然后才接受采访发布辟谣报道的,也就是说,你们从头到尾都知道我的新闻报道是事实,但是为了不影响你们所谓的声誉,为了压制我,为了报复,种种原因,你们沆瀣一气,出台了辟谣报道。”

    说着,陈浩拿出手机,把苏鸿运和汪海鹏在会所里的视频又放了一遍。

    苏鸿运双手掩面。

    这点破事,被当众播放两遍,真是太丢人了。

    何文茂虽然和毛洪波一起,听了领头执法人员的报告,知道怎么回事,但领头执法人员毕竟只是扣题叙述,哪有现场看来的这么巨大冲击,脸色也不禁变得难看起来。

    早知苏鸿运被曝光到这个地步,刚才就不应该再发善心救他。

    就冲这段视频,苏鸿运也没有拯救的价值。

    “虽然苏鸿运说了和我通气,但是我不知道事情真假,当然按他说的来。”

    何文茂冷冷道:“所以我也是被蒙骗,才导致辟谣报道出台,这怎么能说是故意散布谣言?至于苏鸿运,违法违纪,证据确凿,我也没有偏袒,让毛洪波当众处理,还没说完,不是被你打断了吗?”

    其实苏鸿运已经和他详细说了事情经过,不过陈浩的视频语焉不详,他自然可以推诿。

    陈浩道:“行,既然你说你是被蒙骗的,不是故意散布谣言,那我给你个机会,你立刻引咎辞职,我就不再追究你。”

    此话一出,众人大吃一惊。

    哪怕是记者们也惊呆了。

    陈浩从质问开始,就一句比一句激烈,现在竟然让何文茂当众辞职。

    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毛洪波怒道:“无知无畏的家伙,竟敢公然讥讽何领导,给我抓起来!”

    他正要挥手令下,忽然,何文茂伸手阻止:“等等。”

    毛洪波一怔。

    何文茂眯起眼睛,看向陈浩:“我不知道你凭什么说这些话,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倚仗,或者你就像毛领导说的一样,什么也不是,只是无知无畏而已,但是你成功的激怒我了。”

    陈浩道:“激怒你会怎么样?”

    何文茂没有理陈浩,而是转头看向众记者,森然道:“我宣布,你们从开始到现在拍摄采访的一切,不许上新闻,不许发布任何报道,所有拍摄的录像,立刻删除,如果谁敢泄露,按照散布谣言,违反工作纪律处理。”

    什么?

    众记者闻言,顿时又惊又怒。

    “何领导,新闻采访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自由,就算你是宣传部门领导,也不能说停就停。”

    一个记者激动道:“再说我们都来自市属单位,你只是区宣传领导,并不直接管我们,没有权力让我们这么做。”

    “没错。”

    众记者纷纷附和。

    何文茂看了一眼那记者胸前戴着的工作牌:“你是东临通讯社的记者李冬至?”

    那记者点头道:“没错,我是李冬至。”

    何文茂拿出手机,拨出号码:“喂,东临通讯社赵总吗?你好,我是道南宣传部的何文茂,有件小事需要麻烦你。”

    “你手下一个叫李冬至的记者现在正在妨碍我的工作,并且对我说了一些很不礼貌的话,我希望你能马上处理。”

    “好,我等你消息。”

    说完,何文茂挂了电话。

    众记者一惊。

    李冬至更是脸色大变:“何领导,你这是干什么?我刚才也不是顶撞你,我就是坚持我们的采访权……”

    话没说完,他手机响了起来。

    李冬至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脸色又是一变,连忙接起来:“喂,赵总。”

    电话那边说了什么。

    李冬至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急声道:“赵总,您听我解释,我没有妨碍何……”

    他说到这里,忽然戛然而止。

    随即,众人听到了话筒里传来的盲音,显然,赵总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众人看着李冬至的脸色,没敢问赵总说了什么。

    但是显然,肯定不是好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