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大战在即!(求月票推荐票!!!)

作者:爱喝陈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女帝的大内总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能穿进语文书最新章节!

    可是就在曹操作诗结束之后,大家纷纷称赞连连,忽然一意料之中的人站了出来。

    “大军交战之际,将士豁出性命之时,丞相何故出此不吉之言?”正是刘馥。

    曹操现在喝多了,一看居然有人出来质疑自己,当即脸色就有些不快,横槊问道:“我说的哪里不吉利了?”

    刘馥叹了口气,仿佛没有看见其他同僚的颜色一般说道:“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这不就是不吉利的话吗?”

    曹操闻言大怒,当即脑子一冲动,手起一槊,直接把刘馥刺死,众人顿时惊骇万分。

    曹操也顿时没了性质,丢下沾血的长槊,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回去睡下了。

    陈楚心中眉头紧皱,趁着众人不注意,悄悄一道巫术打了过去,暂且维持着对方的性命,就像是当初的荆轲一样。

    晚上,陈楚直接去找到了刘馥的儿子刘熙,密谈一番又悄悄离去。

    第二天,曹操醒来,左右和曹操说了这件事情,曹操顿时惊愕万分,懊悔不已,适逢陈楚进来,看着曹操的样子,陈楚说不心寒那是假的。

    前有吕伯奢、陈宫、华佗后有荀彧、杨修,其中还有很多人,也是被曹操怀疑,直接或间接的死在他手中。

    宁教天下人负我,不教我负天下人就是出自曹操之口。

    吴昊梦中杀人,凡事明眼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句说辞而已,臣子们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就算知道曹操没睡,那又能如何呢?

    虽然曹操是枭雄,但其实说到底并不是一个良主。

    陈楚也没说什么,只是按为了安慰曹操,便带着曹操的话离开了。

    让刘熙回去安葬父亲,可以三公之礼。

    到现在,陈楚已经挫败了他们几乎所有的阴谋,曹操已然知晓对方的诈降,也知道了对方的连环计,唯一还剩下的,就只有火烧赤壁借东风一件事了。

    这天,所有军士以及将军们都进入了备战状态,检查船只连接处是否有纰漏,又进行了最后一天的练兵。

    陈楚看着江面上连在一起的数百大大小小的船只,井然有序,每一个士兵们都在上面稳如泰山,再没有之前的颠簸。

    而且曹操也听取了陈楚的意见,让每一个人在上船的时候,嚼一片生姜,力图将士兵们的负面状态降到最低。

    ......

    次日,江东军营,四更造饭,五更结束上船,水寨中擂鼓鸣金,所有船出寨,分布在水面上,旗子交杂,但是井然有序。

    浩浩荡荡的往江的南岸进发。

    探子遥望曹操调练水军,回来报知周瑜,等到周瑜上山去看的时候,曹操却又手柄了。

    今天只是示威,并没有真正的打起来。

    这也是战术重的一部分,让敌人只听得自己升值浩荡,可又不知晓自己的底细,陈楚此时也真正的开始见识双方加起来号称百万大军的大战是什么样子。

    回去之后在大帐中开完会,就回去自己慢慢消化,这些都是他需要学习的东西,毕竟以前没经历过。

    除此之外,又去其他将军那里坐了坐。

    找于禁聊了聊陆军的兵马调动阵法,找蔡、张二位将军问了一些水战方面的问题。

    又去找张辽拉了拉关系,说起张辽这可是一位猛将,日后就算曹操死了,他也依然为孙权忌惮,张辽最勇猛的一次是曾经亲率800将士,悍不畏死的去冲击孙权十万大军,一直冲杀到孙权主帅旗下,最后又进行追击,杀的对方闻风丧胆,曾一度差点活捉了孙权。

    虽然800冲击十万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陈楚也打过这样的战争,知道这不是做不到的,而且还是在战斗力和智慧都被拔高过的三国演义中。

    之前陈楚和张辽聊的不多,平常也由于各自的事务,见面也就打打招呼,但是二人也算是神交已久,以张辽的能力自然能看出来陈楚在计谋方面堪称一绝,而陈楚也知道张辽一直到后世都被列为古今六十字名将之一并不是浪狼的虚名。

    和有些人不一样,不光是正史还是话本,张辽一直都是这么勇猛。

    当天,陈楚就这么跟对方聊到深夜还意犹未尽,尤其是在关于战术和治军方面,很明显的能感觉的出张辽的水水平是比于禁高出来一大截的。

    毕竟对方其实也算是出自豪门望族,从小接受的教育就不一样,曹操也正是由于这两个原因,才成就了自己知人之名,也成就了张辽百战名将的名声。

    而张辽也是十分佩服陈楚的谋定耳洞,而师从郭嘉,也不算事平民出身,这让张辽又多了几分礼遇。

    一直到陈楚离开的时候,张辽还把臂将他送了出来。

    到了第二天,曹操这边先派出一队小船,顺风冲波朝着对方而去。

    周瑜那边探子飞报中军,周瑜看着帐下跃跃欲试的几人,当即问道:“谁敢先去迎敌?”

    曹刘孙帐下能人辈出,遇到这种情况自然是没什么人会害怕,韩当和周泰二人齐出,愿意当做这次的先锋。

    周瑜安排给二人各五只船,又下令眼熟各寨,不得擅出。

    曹操这边拍出了焦触和张南,但是他们刚刚过来,焦触就被韩当一枪捅死,而张南也被周泰飞身跃上船只,手起刀落的将对方砍死掉入水中。

    曹操这边一看两个将军都死了,士兵掉头就跑。

    在追击的途中又遇到了文聘的阻拦,但一个人哪里抵挡得住两个人的夹攻,落了下风之后,文聘回船就走,二人奋起直追,但最后被一直登高观战的周瑜担心对方有诈,便下令鸣金收兵。

    这一站是江东胜了,还让曹操折损两员将军庙,周瑜自然是心情一片大好,此时又起了一阵狂风,直接把曹操那边的中央黄旗吹断,这对曹军来说可是凶兆,这让周瑜心情更好了。

    狂风依然没有停止,旗子被吹的猎猎作响,可就在这时,旗子的一角不经意间拂在周瑜脸上,周瑜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叫一声,当场口吐鲜血,往后便倒,等众人连忙扶起,周瑜却已经不省人事了。

    正是:一时忽笑又忽叫,难使南军破北军。毕竟周瑜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