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林轩的猜忌

作者:百岁0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成零最新章节!

    “离落飞谢最远的便是这间清竹阁,稍后我再为殿下派几个人过来服侍。”

    “不必了,这不是有现成的。”

    “她……”

    林轩看了一眼成零,“怕是会冲撞殿下吧。”

    “干点活的本事还是有的,是吧小成子?”

    “是是是。”成零也懒得挣扎,她先一步迈进阁楼,道:“我这就给殿下打扫一下。”

    待成零进去后,秦风开口道:“林轩,你似乎有什么话想跟本宫说。”

    “的确如此,还请殿下能够赏微臣个面子,来湖心亭小叙一场。”

    “好啊。”

    成零屏气凝神扒着门缝向外看去,待到两个人离开后她才长舒一口气。

    “让我给你打扫房间,门都别想有!”她把身上的包裹随手往桌上一放,开始四处找水喝。

    一圈过后别说水了,她就连个茶杯都没有看见。

    “什么嘛,秦风为什么想要住这里。”成零嘀咕完后,感觉自己的嗓子都要冒烟了,

    “算了算了,还是自己出去找吧。”

    成零一路鬼鬼祟祟地左看右看,确定没人后开始大胆地在路上游荡。

    “唉,水啊,水啊,你在哪里?”她手搭凉棚张望着前面的一处宅子,思索着要不要进去。

    “你们听说没有,府里今天来了一个好生俊俏的公子呢!”

    “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

    听着前面传来的声音,成零呼吸一滞,她左右看了看,四周都空无一物。

    于是她慌不择路地闪身进了宅子里,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当然是真的了,那时候我可是在前厅侍候着的。”

    “行了行了,我们快走吧,那位公子可是贵客,再议论,当心着受罚!”

    “嘻嘻,洛姐姐,我们晓得。”

    听着外面渐渐远去的话语声,成零刚松了口气,背后却响起了一道温柔而又疑惑的声音。

    “你是谁?”

    她的动作一僵,连忙憋着嗓子尖尖细细地说道:“啊,打搅了打搅了,我进错了。”

    夜时婉儿看着面前的背影,略一思索后恍然大悟道:“诶,你是太子殿下身边的那位婢女。”

    “完了呀!”

    成零内心惨叫一声,只好转过身别扭地向夜时婉儿行了一礼,“夫人好。”

    “起来吧,你来有什么事吗?”

    “我想,找点水喝。”成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有些局促不安。

    “水?”夜时婉儿笑了笑,“我这儿便有。”

    说着,她拎起一旁的冰裂纹茶壶,倒出一盏温茶来往前递了递。成零没想到这位夫人居然这么好说话,连忙接过茶盏,一口气喝了。

    “你下次若想再喝水,尽管找那些丫鬟吩咐下去便是。”

    成零将茶盏放回桌上,有些摸不着头脑地说道:“不用了吧,我自己也能的。”

    夜时婉儿忍不住被她逗笑了,“你可真是有趣极了,太子殿下身边居然能有你这么个人儿。”

    “夫人谬赞。”

    成零没怎么明白为什么被夸,她现在只担心秦风会不会很快就回去。

    “对了,谢谢夫人的水,成零先退下了。”

    “原来你叫成零。”夜时婉儿见她要走,笑眯眯地将一碟云层糕往前推了推。

    “你若没事,再待一会陪我聊聊天如何?”

    成零看着面前的糕点,瞬间眼都直了,“没事没事!”

    湖心亭中。

    “这处倒是不错。”秦风倚在雕着云纹的桥柱上,看着荡出一圈圈涟漪的湖面,眼底却平淡一片。

    “殿下,微臣认为这里并不好。”

    “怎么说。”

    “这片湖表面看上去毫无威胁,可前些日子,一个下人却差点命丧于此。”

    “是么。”

    “殿下,片湖可没有你所看到的这么浅。”林轩轻声说道:“它可是随时都会要人命的。”

    秦风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果那个下人离这片湖远一点,说不定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对么。”

    “殿下说道没错。”

    “所以说,林轩,你在提醒本宫什么。”

    “微臣不敢。”

    秦风轻轻一笑,“一个小丫头,没必要让你这么紧张吧。”

    “表面上看起来是的殿下。”林轩上前一步,眉头紧皱,“但您对那位婢女,似乎也好的过头了。”

    “林轩,你有养过那些小狗小猫么?”

    “没有。”

    “本宫养过,很有意思的小东西。一开始它不会对你太过亲近,但只要对它稍好些,没事喂它两口,它就能掏心掏肺地对你好。”

    林轩一愣,“殿下,人跟畜牲到底不同,您是太子,若是那个婢女一旦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若真是无法掌控,杀掉不就好了。”

    秦风拍了拍林轩,嘴角扯起一抹略带警告意味的笑,“但是本宫的东西,除了我,别人也休想动。”

    “殿下……”

    “好了,我们也算是同窗五年了,瞧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那抹冰冷的笑意忽然又变得使人如沐春风。

    林轩勉强一笑,做了秦风五年的伴读,他自然知道那是时秦风出于儿时之谊给他的提醒。

    “是,想来膳食也准备好了,殿下请吧。”

    另一边,成零和夜时婉儿谈的相当融洽。

    “十六岁……”

    成零点了点头,看着微怔的夜时婉儿问道:“夫人,你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

    她温柔地笑了笑,眼中却忽然带了些伤感,“一不小心就问你这么多了,会不会感到厌烦?”

    “怎么会。”成零摇摇头,“说实话,我感觉夫人你很好很温柔啊。”

    一声规律的叩门声从外响起。

    “进来。”

    “夫人,老爷传话来说……”

    洛秋剩下的话被卡在了嗓子眼里,她看着坐在夜时婉儿身边的成零,又瞧了瞧桌上叠成一摞的盘子,一时间有些混乱。

    成零摸了摸自己已经吃撑了的肚子打了个哈欠,觉得有些困顿。

    “洛秋?”

    “啊,老爷让夫人您去尚云厅用餐。”

    洛秋定了定心神,开始偷偷打量正揉着眼睛的成零。

    她以前可从未见过这号人物,难不成,是夫人对自己不满意,找来顶替自己一等丫鬟的职位的!?

    夜时婉儿点了点头,伸出手便去拉成零,“走吧,你主子还等着你去伺候呢。”

    洛秋松了口气,成零有些不乐意地问道:“他怎么了?”

    “去用膳了,你不得去伺候着?”

    “吃饭还要用人伺候?”

    瞌睡虫上脑的成零怒了。

    “夫人,他是不是不光不会吃饭,还不会穿衣服,睡觉必须得有人陪着,半夜起来上茅厕都得有人起来给他打灯!”

    夜时婉儿惊了,立在一旁的洛秋呆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