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索赔

作者:百岁0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成零最新章节!

    刘万进脸色阴沉地看着从外面进来的刘骏,手中的茶杯摔裂在地,溅了一地的茶水。

    刘骏吓了一跳,“父亲,您这是怎么了,又有谁惹你生气了?”

    “除了你这个逆子还能有谁!”刘万进喘着粗气,怒声斥责,“说说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没有啊,儿子能干什么事。”刘骏有些心虚地不去看他,背上却起了一层冷汗。

    “没有?”刘万进猛拍了一下桌子,震的纸砚偏离了位置,“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不要出入那些花楼楚馆,你是不是以为背后靠着我就没事了?”

    见事情败露,刘骏连忙跪在地上,连声解释道:“父亲,我这次只是鬼迷心窍,我保证这个月就只进了一次那种地方,而且什么都没干。”

    “你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干会招惹莞楚馆后面的人吗!”

    刘万进用力把一摞纸张摔到他面前,冷声说道:“瞧瞧,这都是些什么。”

    刘骏迷惑地捡起来,烟花柳巷的地方他去的多了,刘万近向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什么这次父亲跟自己发那么大的火?

    等他看清了上面的字后,不屑地笑了笑,上面一条条列出的全部都是损坏明细,甚至连个茶杯也计算在内,十几张纸在手里一摞,越往后数目越是庞大。

    “呸,不就是家小倌楼吗,还装什么正经生意。”刘骏完全没放在心上,在别处他向来是该抢就抢该砸就砸,反正有个当京兆尹的爹,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你知不知道朝颜楼和莞楚馆是谁开的?”

    “哎呀,父亲您这么担心做什么?反正不都是些低等小民。”刘骏听的不耐烦,刘万进接近不惑之年时才得了这么根苗,从来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被训的这么厉害还是头一次。

    “是,的确是平民,但坏就坏在背后的老板是江湖人。”

    刘万进坐回椅子,眉头紧锁地看着他,“这下知道厉害了吗!”

    刘骏一愣,这才真正的慌了,要知道官府从来都管不着江湖之人,他重新翻着手里的一摞纸张,到最后的一页时停下了。

    三天之内,希望贵府能够尽快偿清损失,届时本馆将有人来接收,三天过后,后果自负。

    最后一句话是赤裸裸的威胁,他头脑发涨地看向末尾的那行字,眼球几乎突出眼眶,“五千两白银?这怎么可能!”

    “当然不可能是五千两白银。”刘万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你闹了他一场,谁会就这么善罢甘休?这是在蓄意报复你!”

    “不……不对啊,这不就是家普通的小倌楼吗,他明明是这么说的。”

    刘骏语无伦次,他知道江湖之人是万万不能惹的,恼了他们什么也能干出来,对方要是来真的,他这条小命难保。

    他顾不上地上的瓷渣,一路爬到刘万进身旁,苦苦哀求:“父亲,儿子只是觉得那里新鲜一时起兴才去的,你可千万得救救我,你就只有我这一个嫡亲儿子啊!”

    刘万进敏锐地捕捉到其中的重点,“说清楚!是谁告诉你莞楚馆是家普通倌楼的?”

    “这,好像是……”刘骏额头上的汗落下来,他身边的狐朋狗友实在太多了,哪里还会挨个去记名字。

    “混账,被别人计算了都不知道!”刘万进胸口剧烈起伏,心中飞快地思索着,这表面是在针对自己的儿子,可要是那些事全部抖出来,他也免不了吃挂落。

    到底是右扶风还是左冯翊?或者还是其他想把他拉下马来的其他人?

    “父亲。”

    一声轻喊打断了他的思绪,刘万进不悦地抬头看去,进来的是他的庶子,刘允。

    “什么事?”

    “前面来了人。”刘允有意无意地看了眼跪地上的刘骏。

    “是太子殿下身边的女官。”

    刘万进心中一紧,面上却没露出不安,他是一步步地坐到京兆尹这个位置的,自然有几分能耐。

    他伸手把刘骏扶起来,对刘允吩咐道:“送你弟弟回房休息。”说罢,便站起来向前厅走去。

    “滚开,别那你那双脏手碰本少爷!”刘骏今天吃了一肚子的气无处发泄,此刻终于找到了撒气筒。

    “去,提水到我屋里,本少爷要沐浴,记住,这水一定要你来提才行,要是凉了热了,你这个月就和那老贱货喝西北风吧!”

    刘允一声不吭地看他离开,指甲在手里掐出了深深的印子,陷入皮肉。

    清月身穿女官服,一脸端庄地坐着,目光却四处飘散,明显心不在焉。

    天知道这件衣服她多久没拽出来了,事实上,这也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穿出来,唉,无聊,好像回去和成零她们玩啊。

    刘夫人脸上的客套的笑都快僵了,她原本想试探着问出点什么来,可这个看起来还很年轻的女官四两拨千斤地全推了回来,滴水不漏。

    刘万进迈进前厅的那一刻,清月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知……”

    “刘大人,恭喜啊。”

    刘万进话还没说完,就被生生打断,由于虚心作祟的缘故,他也顾不上那么多,连忙问道:“此话怎讲?”

    “太子殿下宣您的嫡长子马骏进宫。”清月笑眯眯地说道:“能得到殿下的赏识,天大的好事啊,刘大人认为呢?”

    “这当然是好事了。”刘万进表面高兴过后又问道:“不知殿下找犬子所谓何事?”

    “您前些日子递上的折子,陛下不在,是殿下批的,不过京兆尹一职责任重大,殿下想见上一面,顺便也亲自考量一番。”

    他心中一惊,东宫那位神龙不见首尾的太子,居然会插手朝堂之事,难道夜明帝是想要退位了吗?

    “殿下能赏识我那不才子,是他的荣幸。”

    说罢,他对一旁的刘夫人说道:“快去叫他出来。”

    “不必,殿下说了,后日进宫即可。”清月取下腰间的宫牌放到桌上,四周的勾云纹围着中央的长夜二字。

    “凭这个即能进入浮泽之巅,我就不多叨扰了。”

    “姑姑慢走。”

    走出门槛之前,清月忽然回头,表情意味深长。

    “天,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