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赛事

作者:百岁0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成零最新章节!

    瘦高个哈腰点头,“行,怎么不行,殷哥的面子必须给啊!谁猜的时间越准钱就归谁,你要赌多长时间啊?”

    “要是都赌一样的有什么意思。”那人笑了声,“既然你们都压石康,那我就赌一把新夫子。”

    全班哗然。

    “这不是输定了么?”成零心里想着,按舜宴那种性子,能对付得了石康才怪。

    “这……也行!”小矮个打着哈哈,“殷哥一出手,果然与众不同啊。”

    这哪叫与众不同,这叫另类独行。

    成零觉的有点意思,在黄班二序里,表面看起来石康是老大,但这群人实际怕的是这位被称为“殷哥”的同窗才对。

    她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余光正好撇到进来的石康,以及摇着扇子的舜宴。

    这么快?

    所有人目光一同聚集在石康身上,而他表现的有点奇怪,先是同手同脚地回到位上,然后居然端端正正地跪坐下来,静静地翻开了归藏。

    舜宴满意地点了点头。

    小矮个见状有些不对劲,伸手晃晃石康的肩膀,“老大,你这是怎么啦?”

    石康满脸憋屈地转过身狠狠瞪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

    “不是,老大,你这是咋了?”

    小矮个惊惧得看了看舜宴,接着又看了看石康,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好了,夫子我呢,深深相信在座的每一位学子都是很善良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就像石康同学,这就很好嘛。”

    “老大……”瘦高个哀叹一声,怎么也没想到除了璧昌和黄吕扬之外,还有第三个能制住石康的人。

    成零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笑的很温和的舜宴,别人看是不出来,石康这分明是被点了哑穴,看来舜宴不光只是个文弱书生啊。

    半个时辰过后,三下浑厚的钟声响起,舜宴到石康面前,不轻不重地拍了拍他,又朝成零挥了挥手,张口无声地说了几个字,随即走了。

    石康骂骂咧咧的声音传过来,“这次算是老子认栽了,下回铁定再给他找点不痛快!”

    “劝你算了。”

    石康大怒,“谁说的,瞧不起我是吧!”

    “我。”

    气势汹汹火苗顿时灭了一半,石康听出是谁后一愣,不服气地说道:“裴殷,你也太小瞧我了。”

    裴殷没回他,站起来伸了伸胳膊,走到瘦高个前面敲了敲,“拿来吧。”

    瘦高个咬了咬牙,忍痛推了出去,一个铜板,赚了差不多二十两银子,而且还是误打误撞,叫谁谁能服?

    可这个人偏偏是裴念,不服还真不行。

    裴殷毫不犹豫地全装了起来,回去继续趴下舒服地枕着胳膊,下一课反正是璧昌的,睡觉得了。

    他眯起打算合上的眼,扫了眼成零空荡荡的位,接着睡了。

    出来一下。

    成零默念了一遍,确定嘴型对上了,她看着靠在墙边的舜宴,不禁感叹世间真小。

    “成姑娘,没想到在下能在这里遇见你,缘分,这可真是缘分。”舜宴看起来很高兴,“对了,怎么光你一个人,那位呢?也在这里吗?”

    秦风现在还能来上私塾就怪了……

    “他啊,不在。”成零好奇地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千里迢迢从践国跑到夜国,还来当了夫子?”

    “哈哈哈,其实我经常在各个国之间到处游历,这次来夜国时,身上的钱袋不慎被偷了。”舜宴叹息一声,“听说这儿的夫子管吃管住,而且还能有例银领,所以就来喽。”

    “不过在下万万没想到的是,居然还能有幸再遇到成零姑娘。”他脸上的沮丧一扫而光,欢乐地说道:“看来这实属是……”

    “缘分。”成零顺着他的话接下去,两人对视一眼,不禁都笑了。

    又闲聊几句过后,她便回去了,下一课来的夫子是璧昌,几天没见,他依旧是满身酒气,讲的时候却一个字也不模糊,很是起劲。

    虽然底下没几个人听的就是了。

    成零刚开始还认真听了一会儿,但随着她肚子开始歌唱,整个心思也就飘到食堂里去了。

    “咳咳,都别睡了,起来听我说。”璧昌拿戒尺敲了几下,匡匡几声,“最近瀚云要举行蹴鞠赛,每班序各出一队,你们商量商量,给我凑十二个人出来。”

    一说起蹴鞠,所有人的兴致立刻高涨,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璧昌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一边晃晃悠悠地走了,腿迈出去后提醒道:“还要选个头儿,你们也自己定吧。”

    “夫子,你看我成不!”

    石康高声说道:“你要选我我肯定给你赢!”

    璧昌的声音远远传来,“是,你那能耐也就能给我赢一场。”

    班里顿时一阵哄笑,石康涨红了脸,“一场也是赢啊,再说上次我可是赢了两场!”

    忽然不知有谁长长地叹了口气,“只希望这次可别再跟玄班一序的人撞上了。”

    热闹的声音忽然寂静,石康也沉寂了一瞬间,但没过一会又跟打了鸡血一样,“怕他们干啥?上回那是不小心才败给他们的,这次我们一定能赢回来。”

    蹴鞠这东西,成零还真没接触过,于是她向童继生问道:“蹴鞠是怎么玩的?”

    他从书中抬起头,解释道:“瀚云的蹴鞠与外面平常的有些不同,在校场的两边设置六个风流眼,参赛的学子分成两队,每队有12个人左右,六个人注意防守己方的的风流眼,其余六个争取进攻将蹴鞠踢进对方的风流眼中,共进行三场,一场二十个球,到最后哪支队伍踢进的球数量最多,就算获胜。”

    “原来如此啊。”成零继续问道:“那童长学你呢,参加么?”

    “我?”童继生愣了愣,“蹴鞠…我不太擅长,不过若是你想学,可以试试请裴殷教你。”

    说着,他指了指正趴着睡觉的人,“别看他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但就踢蹴鞠而言,在瀚云是数一数二的好。”

    从像童继生这样人嘴里得到一句夸赞的话可不简单,成零不禁直了直身子,偷偷看了一眼,“这么厉害?那他肯定参加蹴鞠赛了。”

    “恰恰相反”童继生惋惜地说道:“裴殷从不参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