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野心

作者:百岁02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成零最新章节!

    “右丞大人。”年轻的御医躬身行礼。

    “嗯,不知唐太医可在?”

    “唐太医因事外出,临走前他吩咐过我,您要的东西已经调配好了。”

    说着,御医从红木架上一排瓶瓶罐罐中取出一方小巧玲珑的玉盒,双手递上,“这复肌膏一天用两次即可,不出一月,伤痕定有所淡化。”

    夜时元紧绷不苟的脸上松出一丝笑意,他接过后拢进衣袖,点了点头,几步走出太医院。

    这药膏是他先前托唐邵青调制的,夜时元不自觉捏紧了冰凉的玉盒,在心中叹了口气。

    虽然婉柒从来未说,但光凭她每天刻意拉高的领子和袖口,他也能看出来她受过不少伤。

    此时离下朝已经有一会儿,大多官员已经离开浮泽之巅,夜时元思索着成零的及笄礼,与一人擦肩而过。

    “右丞大人。”

    略带些无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夜时元连忙停下,看清人后笑道:“是林左丞啊。”

    “您可别再打趣我了。”林轩也笑了笑,“本想着下朝能跟您走一路,谁知殿下却将我留下议事,还以为不成了。”

    林轩稍落后夜时元半步,在他身后走着,“您最近身体可还好?”

    “算老了,早就力不从心了,只是我那不孝子依旧犟的厉害。”夜时元摆了摆手,“不说我了,太子此次召你,是因为那些附属国的事吧?”

    “您还是跟以前一样料事如神。”林轩本就无心隐瞒,直接了当地点了点头,“之前殿下不居宫中,本来是为了去摸清到底有几国生了异心,不过后来中断,也就不了了之了。”

    “说是不了了之,但殿下心中也估计有了自己的考量。”夜时元眼睛眯了眯,“他国暂且不谈,但拿这次遣使来的践国,便十分可疑。”

    “夏王狼子野心,现在天下虽然平静,实则暗波涌动。”林轩有些忧虑地说道:“若是有朝一日发展到各国交战,四处必定又是狼烟四起啊。”

    “夏王人心不足,妄想蛇吞象啊。”

    话说间,宫门也到了。

    林轩乘上马车,睨了眼坐没坐像躺没躺像的男人,“奕将军,屈尊大驾来,不上朝?”

    藏在阴影里的男人抬了抬头,长长地打了个哈欠,“上朝哪有睡觉自在,而且一想到要面对殿下,我就……啧啧,更不自在。”

    “为何?你也算是殿下的半个师父,哪来什么不自在。”林轩摇了摇头,规矩坐地坐在奕怀对面。

    “你要是知道我这半个师父是怎么当的,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奕怀砸了砸嘴,问道:“怎么样,你同他说了么?”

    “说了。”

    “殿下什么反应?”

    “……说我这话传的还算行。”

    奕怀沉默了一会,抬手支脸道:“不是让你不要暴露我么?你也太没用了。”

    林轩脸上的表情从尴尬迅速转为愠怒,“你好意思说?奕将军,就算我是左丞相,那也是文官,没你们武官本事通天!就算拿脚趾头去想,也知道那种情报以我的本事无法知晓才对!”

    “啧,消消气,消……嘶——。”马车猛颠簸了一下,奕怀猝不及防咬伤了舌头,疼的他抽了口凉气,说起话来也不利索了,“那……那对于商国兵力忽然变动此事,殿下反应如何?”

    “很是平淡。”林轩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像是早已知晓。”

    “这样啊……”

    奕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尝着嘴里的血腥味,玩味地问道:“那现在你肯定用脚趾头也能想到,太子殿下有股直属他的势力吧?”

    “臣不议君。”

    “我知道夜秦端与这股势力有点关系,还猜想你也会有。”

    “臣不议君。”林轩闭上眼睛,单调地又重复一遍。

    “无趣,无趣。”奕怀掀开车帘,未等车停,便纵身跃了下去,惊的车夫吓出了一身冷汗。

    “莫慌,不用管他。”

    “是……”车夫咽了下口水,应声后继续驾车,他总觉得,刚才相爷的声音……有点咬牙切齿。

    ——

    “拦拦拦!给我拦!”

    “老大,拦不住啊!”瘦高个又是愁眉苦脸又是高兴地看着蹴鞠一路直击风流眼。

    “不是,张延你说你抢下一个没。”石康恨铁不成钢地锤了他一拳,“我好歹还抢了一个,给我继续!”

    “是!老大!”

    裴殷慢悠悠地走过来,“他的个儿本就不适合抢蹴鞠,高了虽然能有更多视野,但在行动上会有迟缓。”

    “啊?那咋办?”张延这下是彻底愁眉苦脸了,“我以前还觉得长高个儿挺不错的……”

    “也不一定,通过练习其实是可以克服的。”裴念耸了耸肩,“不过,离蹴鞠赛就还有半月了,所以几乎不可能,但能换一种方法。”

    “什么?”

    “转攻为守,你天生体格高大,未尝不是一种优势。”裴念竖起一根手指,“对玄班一序时,我希望你能盯紧一个人。”

    张延挠了挠头,“谁啊?”

    “诚德。”

    “啊?!”他脚下一个踉跄,脸都皱到了一块,苦笑道:“殷哥你可就饶了我吧,都说离蹴鞠赛开始就半个月了,我就算拼了命的练也没能耐拦得下诚德啊。”

    “没事,我会亲自教你怎么应付他。”裴殷淡定地说道:“至于攻的方面,石康你对李继舜应该行吧?”

    石康潇洒地一甩头,“就没不行过,来来来,我们继续练啊!”

    “真敢说大话。”成零促狭地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们在遇上玄班一序前不会败北么?”

    “当然。”

    裴殷挑了挑眉,毫不忌讳地伸手搭上她的肩膀,“朋友,这不是还有你么。”

    这倒夸的成零不好意思了,她还没来得及谦虚几句,就见裴殷方才轻松的脸倏地阴了下来,慵懒的眼角也忽然变得锋利起来。

    她不明所以地回头看去,愣了一下,“裴夫子?”

    只是几天没见,成零却感觉他消瘦了许多,眼底的乌青在光下愈发明显。

    “我有事找你,跟我过来。”裴念上前拉过裴殷,将他拽离了原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