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6章 一个拥抱

作者:临海狸猫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都市极品医神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现代咸鱼生存指南最新章节!

    还是那条沿海街道。

    “等很久了吧?”车门打开,带着股冷气,去而复返的唐朝坐回车里。

    “没有啊,刚好十分钟,很准时。”后排座位上,谢薇扬了扬左手腕表,轻松摇头。

    时间的确没差,但要说谢薇有多么轻松,那自然也谈不上。毕竟二者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即便从过往接触战绩以及宗清那边所了解到的态度信息,使得她对唐朝的实力拥有不错的信心,但因为没法深入了解,类似担心的情绪肯定还是会有的。

    另外就是斜前方那辆面包车,在过去的十分钟里,她的视线几乎就没离开过,生怕有无关路人经过发现,心情可谓异常刺激忐忑。

    “很顺利?”

    “必须的。”唐朝信手系上安全带,神情放松,这就是真正的放松了。过程无需详述,也没那必要。这点运动量,算起来估计还不如他每天晚上夜跑的呢……

    这并非装叉,要说起来那猎命者暗杀小队虽然出道时间不长,但整体实力其实还行。至少其组成结构,并不是如唐朝之前所料想的,也是业内最为常见的,几个杀手临时凑一块的草台班子。

    相反,战术指挥搭配与实际作战行动都颇为合理到位,隐隐有点正规特战的意思。没猜错的话,其骨干成员应是出自哪个东南亚小国的特殊部队,退役后出来组团捞外快的。如果发展顺利的话,再过几年,未必不能形成个杀手集团之类的。

    可惜啊……

    怎么说呢,还是那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没有任何花里胡哨可言。

    唐朝视猎命者暗杀小队,差不多也就等同于后者视李克文他们,这还只是纯粹实力方面的比较。如果再考虑到其他因素,比如唐朝自始至终都在暗处,理所当然的先手优势等等,那彼此差距也就更为悬殊,没有操作余地、更没有翻盘可能的。

    实际情况也就是如此,唐朝连那把空手夺白刃抢来的手枪都没用上,赤手空拳摸进去,再退出来,一个前途大好的暗杀小队就这么在业内无声消失……

    残酷吗?不,这就是地下世界常态。

    当然,这些事情唐朝是不会和谢薇说的,后者也不会细问就是了。

    闲话不表,也没去管废弃船厂内如今还在懵圈当中的夜莲以及李克文他们,一边说着,唐朝一边打着车子,载着谢薇原路返回。

    “之前我们聊到哪了?哦,香江寺庙文化和玄学算命的话题……想起来了,我们第一次碰面就在个寺庙后山,你信这个啊?”

    “那次是还愿。”解释了句,谢薇认真想了想,缓缓摇头,实话实说:“应该是不信的,我很少接触这些东西。不过香江这里好像有好多人信,这次过来也听说过不少相关信息……你信吗?”

    “以前不信,现在嘛……”稍顿,复杂神色一闪即逝,唐朝笑了笑,“现在不敢信。”

    这同样也是实话,以前,也就是上辈子,某人满身杀孽,自然是不信所谓命运之说的。

    这辈子那就不好说了,毕竟重生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都遇上了,再正的三观都稀碎了。不过要说因此就信仰并遵从命运的安排,那也不可能,毕竟细算来,某人逆天改命的事情做了不少,心里多少是有些发虚的,因而不敢信。

    如此复杂内情,谢薇自然无从得知,但从唐朝的语气里貌似有听出什么来,便若有所思道:“如果你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庙街夜市一趟,那里有个用鸟算命的摊子,听人说好像挺准的。”

    “是吗……”闻言,唐朝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眼后视镜,确定谢薇不像是在开玩笑后,不由咧了咧嘴。就那只骗钱都骗不利索的笨鸟?还算得挺准?你怕不是在逗我吧……表面上自然回道,“下次吧,下次有机会去试试看。”

    “你要离开香江?现在?”谢薇听出了话里的告别意味。

    “嗯,我们这行的习惯,刚搞完事,安全起见,最好及时跑路避避风头。”唐朝解释道,“这也是对本地官方机构的一种尊重。”

    谢薇了然点头,倒也没有过多纠结,相反,闻言偏头笑道:“怎么听起来更像是种约定俗成的游戏规则?”

    “哈,这么理解也没错啦。确实是个游戏,一个猫和老鼠的游戏。”

    谢薇抿嘴浅笑:“那你一定是只强壮的老鼠!”

    唐朝眨了眨眼:“其实,我对自己的定位一向是猫来着。”

    “……”

    “哈哈,开个玩笑!”

    ……

    和来时并没什么两样,一路闲聊,疾驰而回。酒店与废弃船厂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远,这是肯定的,不然某人也不好随便找个借口溜出来做事,有可能穿帮的嘛。

    约莫一刻钟后,酒店大楼映入眼帘,再顺着车流逐渐靠近,最终,这辆上个世纪的超长豪车在附近一条街边缓缓停下。

    看着百米开外的酒店大门,谢薇解下安全带,微微吸了口气,抬手将眼前发丝别向耳后,嘴角扬起,正待含笑作别,却不想唐朝先行回过头来,指向路边:“要喝点东西吗?”

    谢薇微怔,顺着所示方向,透过车窗看着路旁一间挂着某某冰室招牌的小店,没有多加思索,顺势点头:“好啊,一起。”

    在路边喝点东西,再随意聊上几句,顺势分开。这样的告别方式,或许会更自然,不会那么突兀吧……

    推门下车,雨势到这时候已然完全停歇,街面上的行人也变得多了起来,冰室生意不错,收银台前有几名顾客排队。一前一后走进,迎着周遭多少有些异样的目光,一身晚礼服的谢薇没有去旁边座位坐着的意思,两人便排在队伍最后面稍作等待。

    快要轮到他们时,“……你讲咩啊?我都听唔明啊!”

    听着这似曾相识话语,唐朝和谢薇两人下意识抬眼看去。收银台里面,是个撅起嘴角高抬下巴的四五十岁大妈,收银台外面,是对神情错愕随即有些局促的年轻男女,背着旅行包,应该是对内地来游玩的小情侣。

    不消说,这熟悉的既视感,没别的,又是本地人瞧不起内地人那一套。前面提过的,香江服务行有些从业人员的素质,当真一言难尽。

    反应过来后,能看得出来年轻男子有些窝火,没等发作,一旁女孩拉了下,接着抬手在收银机旁的菜单上随便指了个什么,示意要这个。

    倒是个解决办法,那收银大妈见状没再做什么幺蛾子,不过嘴里却是不饶人,一边嘟囔着‘话都唔会讲,出嚟玩咩’之类的话,一边回头交代后厨。

    女孩拉走了忿忿不平的男朋友,那大妈服务生回过身来,头也没抬:“饮咩?”

    “Excuse me?”

    大妈闻言明显一愣,下意识抬头,看着眼前面露疑惑的挺拔男子,目光在后者那张刀削斧凿有点混血感觉的脸庞上顿了顿,又看向陪在一旁神情古怪,仪表气质俱是不俗的女子,变脸似的,换上副热情态度:“Sir,do……do you want……sething to drink?”(先生,请问想喝点什么?)

    “What?”挺拔男子神色更迷茫了。

    “额,骚瑞……”

    大妈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尴尬,不由再次望向身着华丽晚礼服的女子,目光中带着求助。毕竟、相比起貌似混血的挺拔男子,这位一看就是个纯正华夏人。但后者却只当没看见,虽然她也不清楚身旁这位杀手先生想做些什么……

    没柰何,大妈只得拿起餐单,指指戳戳不断比划:“want?this……这个?want……”

    “啊、耶耶耶!”挺拔男子一副恍然大明白的样子,连连点头,接着在大妈服务生长松口气的时候,礼貌微笑,字正腔圆,“汽水儿,谢谢。”

    “好的……呃?”

    冰室内,寂静数秒。随即,“噗——哈哈哈……”哄堂大笑,室内室外充斥着欢快氛围!

    ……

    几分钟后,冰室外路边,送走那对连连道谢开心离去的小情侣,唐朝转过头来,看着抵肩而立、一脸红霞未褪的谢薇。这位方才在冰室内为了保持住形象,一边拍他肩膀,一边苦苦忍笑,憋得不轻……举起汽水瓶,再做疑惑表情:“Cheers?”

    “哈哈……干杯、干杯!哈哈哈……”终于忍不住的谢薇,扶着唐朝肩膀,笑的前俯后仰。

    稍顷,唐朝一脸无奈:“好了,差不多行了,再笑下去,里面那大妈要拿扫帚出来打人了。”

    “哈、哈哈……你……你别说了,哈哈……”

    又过了会,谢薇一边咬着吸管,一边抬手作扇挥舞降温,最后干脆以手掩面,终于止住笑意。随即,两人靠着车门,迎着雨后微凉夜风,喝着汽水,有一茬没一茬的随意聊着闲话。

    汽水喝完,唐朝随手将瓶子扔进几步开外的垃圾桶里,转过身来:“那就,到这里结束?我把车子开回去,你直接从这里走回酒店可以吗?”

    谢薇拿着冰凉的汽水瓶子,嗯声点头,随即讶然问道:“还要回去还车啊?”

    “当然,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嘛。”某人理所当然点头。

    “哈……好的。那,再见。”

    “再见。”

    挥手,作别。谢薇往旁边走了几步,看着那道挺拔身影走进车子,车子起步,缓缓驶离路边……真的还会再见吗?这次回去后,接手家里面的事情,这样的机会应该也就没有了吧……不过,一声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低声喃喃,

    “足够了……这样就足够了不是吗……喂!”

    忽得大声呼喊,路面上响起嗞声急刹,差点汇入车流的老式轿车强行停下,稍稍后退,车门再次打开,唐朝一脸茫然走下,怔怔看着快步小跑到跟前的谢薇,后者眼带希翼,

    “我……我可以要个临别拥抱吗?”就当是我最后的任性……

    “额,当然……”唐朝闻言一愣,有点莫名其妙,不过回过神来后还是大方张开手臂,谢薇便踏前一步,路边,车旁,两人轻轻相拥。

    程度很轻,就是礼仪性质的那种,但这对于谢薇来说,无疑是足够了的。不过,在唐朝看不到的角度,谢薇下意识轻嗅鼻头,神色微微有些发怔……

    一触即分。

    “怎么了?”看着拥抱完愣在原地的谢薇,唐朝眨了眨眼,我没有狐臭吧,咋还抱晕了呢?

    “没什么……”谢薇抿了抿嘴,不经意问道,“对了,你之前说这次是来办事的,刚到香江不久?”

    唐朝点头:“对啊。我这行就是这样,飞来飞去很忙的。”

    “哦……”

    “还有事?”

    “没有没有。”

    “确定没有?那我走了?”

    “嗯嗯,再见。”

    看着拿着汽水瓶子不住挥舞,好似心情瞬间变好许多的谢薇,唐朝不由一头雾水,但也没太在意,点点头,再次转身坐回车里,起步驶离。

    后方,看着那辆汇入车流转过街角不见的老式轿车,谢薇收回视线,忽然,哈的笑出声来——

    杀手先生,你被我抓到了哦!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