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店员的“家长”

作者:漆婧尧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梦里有只招财猫最新章节!

    “准确来说,这个地方算不得地下。”荀风白每往前走一段就要停下来一会儿等她,“这是阴鱼的一部分,阴鱼的空间和阳鱼是平行的,所以在这个地方出现什么景观都是正常的,除了这地方的天色会晚一点。”

    “那为什么我们走的这一路都这么亮啊?”叶池絮现在的体力你先比之前好上了许多,只是爬这种长阶梯的时候还是要休息一下。

    她走走停停,只感觉周围的天色越来越亮了,和之前进来时感受到的阴暗和地狱岩浆完全是两种景象。

    “可能是小王的家长喜欢这种氛围。”荀风白抬头看了一眼前路,已经能够看到隐藏在云间里隐隐约约的那座小庙了,“我有问过,这好像跟她身之所在的地方景色相同。”

    叶池絮跟着往前看,已经能看到他们两个的目的地也加快了脚下的步子跟着荀风白继续往上走。

    “这个地方是只有我们才用爬上来的吗?”叶池絮问他道。

    “也分情况吧。她通常会处理一些几代的事情,如果有求于她的,都得走这个路,不过我们今天是来拜访的,路途大概缩减了一半有余。”荀风白之前来过一次,知道这个地方是只能自己往上爬的,什么飞行法术在这儿都不好使。

    只是这里会分人设定路程,大约是一段心路。

    两人爬了好一阵,终于来到了山顶的庙门前。

    荀风白上山轻轻扣了扣门。

    很快,里面便传来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听上去像是小孩在跑。

    “吱呀~”

    门开了。

    和叶池絮想象的不同,这扇门打开之后能直接看见的就是一个古朴的厅堂,左右有两扇小门,像是去里间的。

    “呀!是监兵神君呀。”门内的小童扎了两个可爱的小揪揪,只探出了个头来,“到这儿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你家判官大人不在?”荀风白半蹲下来问她。

    “大人她有事出门了呢~”小童摆了摆头,两个揪揪一晃一晃煞是可爱,“如果您有事儿的话,我可以先帮您记下来,等到大人回来了再转告她。”

    “没什么大事儿。”荀风白不知从哪儿取出了盒糖来给她,“就是想带着我女朋友过来看看,小王和她是好朋友,今天都到这边来了,就想着上来拜访一下。”

    “这样呀~”小童当即打开了盒子,剥开了颗糖丢到嘴里,“小王是那个小王么?就是和大人在现世里有血缘关系的那个小姑娘?”

    “是的。”叶池絮也蹲到了旁边应了一声。

    小童左右看了看叶池絮,又伸出手捧着她的脸看了看:“好像是有点小王的气息。”

    叶池絮僵着脖子都不敢动。

    不过,小童很快就收回了手:“除此之外,你们过来还有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了。”荀风白拉着叶池絮站起身,“我们只是路过,这上来问个好罢了。对了,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会在她的花店里摆上几桌团圆饭,如果你家大人有兴趣也可以过来看看。”

    “这样啊~”小童嘟着嘴想了一想,又抬着头说,“我会转告她哒!谢谢你的糖!”

    “嗯,好,再见。”荀风白跟她道了别就打算拉着叶池絮下山。

    “你们这样一步一步走下山,太麻烦了。”小童说着就拍了拍小巴掌,两人刚才所站的门口就出现了一个传送阵,“直接从这儿走吧,过去了就可以见到小王了,让她好好学习呀!”

    “好的,多谢。”荀风白点了点头,就拉着叶池絮站了上去。

    叶池絮只顾得上冲她挥挥手,传送阵就已经启动了。

    两人眼前一黑就又落到了实地上。

    叶池絮站稳了脚步抬头一看,眼前的地方果然就是小王工作的灵兽幼儿园。

    栅栏里,一群毛绒绒的陆地小动物簇拥在了小王的身边。

    “咩?叶姐,你怎么来了?”小王抱着一只羊不像羊,鹿不像鹿的动物看向了她。

    “我们,来传达一下你家家长的嘱托。”叶池絮想了好一阵,才找到了这一个合适的理由。

    “我家家长?”小王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又把手里的小动物放下了,走到了栅栏边来,“按理说你们俩不可能在这里面碰到我爸妈呀,那你们碰上的大约只能是……我姑姑?”

    “哎?”叶池絮一愣,“你怎么知道的?不对,今天跟我们说话的是你姑姑吗?好像不是,只是一个小童子的样子。”

    “喔~”小王又仰着脸想了想,“她有没有扎两个小揪揪?”

    “扎了。”叶池絮松开了荀风白走到了小王的旁边,开始比划着。

    “那大概率就是她了,上一次我见到她也是那个样子,她还披着个红色的小斗篷呐,可好看了。”小王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道,“就是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她的脸,只记得她的两个小揪揪和她红色的小斗篷了,然后她还分了一个草莓给我吃呢。”

    “你……姑姑,还有这种爱好?”叶池絮有些迟疑地看向荀风白。

    “她手下是有几个童子没错,不过一般去敲门都是她在殿里跑来跑去的。最开始碰着她来开门的时候我也不确定,不过说了两句话就能确定是她了,所以把上次答应给她买了糖也给了她。”荀风白耸了耸肩道,“总得尊重长辈的不是?”

    “咩?”叶池絮总是记得荀风白这种作为神兽的年龄应该很大了,怎么小王的姑姑又成了他的长辈了呢?

    “她只是看着小而已,其实比小王的父亲还大上两岁。我满打满算也不到三十呢。”荀风白道。

    “所以你现在到底多大了?”叶池絮眯眼看他,“怎么也得二十八?”

    “差不多吧~”荀风白眼神飘忽,“说起来我们不是来跟小王说她姑姑的事情吗?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了。”

    “哦,我就是顺嘴一问,有些好奇,毕竟在我的心里,你的年龄应该比你告诉我的大吧。”叶池絮转头看向小王,“你上次见你姑姑是多久真的是在梦里见的吗?我意思是说,不是我们现在的这个梦。”

    “是啊,就是普通的那种吗?大概是有一个下午,我躺在家里睡觉吧,就梦见她了。虽然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应该是。”小王揉了揉自己的脸道。

    “那天我可没有刻意如梦,就这么躺下去睡了,结果梦境里的场景都太真实了。我还听见我爷爷叫我把什么东西端到客厅去,一拉开我卧室的门就见到了阴鱼那边的景象,把我吓一跳。

    梦里我奶奶他们还在和人争吵着什么,有几个脸超黑的人还拿着本什么东西在那翻来翻去。有的人还让我就近找张桌子坐下,桌子上都是摆满了的菜,看上去就跟过年的时候团年的菜色一样。

    我站在桌子的旁边,看着那一桌不认识的人,又觉得这个客厅里实在是太吵了,坐也不敢坐的……然后她就出现啦!”

    小王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总之我就是感觉到他牵着我的手很温暖,我在梦里的大小倒不是跟我现在一样大,就跟个六七岁的小孩似的。她拉着我从那个客厅出去,又跨了一道高高的门槛,就到了一间相当古朴的大厅。然后她推开一扇门,拿了一个草莓蛋糕给我,就叫我快回去。”

    说到这里,小王情绪又发生了些转变,她像是略去了一些什么内容似的顿了顿,眼眶也有些红。

    “总之她就叫我快出去啦,还站在门内跟我挥手,说她就在这里不出去了,让我快回家。我就听着那些人叫她小判官什么的,看不太清楚她的脸,也听不太清,只记得她叫我快走了。草莓蛋糕……好像也很好吃。”

    小王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那个之后我就醒了,还记得那个外面就是一坡长长的,台阶周围是蓝天白云和一望无际的草地……结合这些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我早夭的姑姑了。我也只是从我奶奶那里听到过一些她的事情,只是觉得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温暖,应该是我的亲人才会这样对我。大约……应该是她吧。反正我醒来的时候都哭了,一直哭,怎么也止不住。”

    “就是她,今天过去的时候,她还让我们转告你好好学习。”荀风白出声道,“我们想着过年的时候会在花店里摆两桌团年饭,所以也邀请她过来了。”

    “真的吗?”小王抬起手擦了擦眼睛,像是刚才又哭了,“那我到时候能看到她的脸吗?我现在就记得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怎么也想不起来,只记得她应该是长得很可爱就是了。”

    “她确实超可爱。”叶池絮是看清了她的脸的,“感觉她长大了,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是吗!”小王双手撑在栅栏上有些激动。

    “不过你作为她的直系亲属应该是看不到她的。”荀风白开口道,“等你能看到她的那天,应该就是你们见面的时候吧……我是说,见面。”

    “啊……”小王抿了抿嘴,“奶奶跟我说,姑姑小时候可聪明了,两三岁的时候听到什么歌都会唱……我一直想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可是家里连一张照片也没有。也不知道最后他们把她安置到了哪里……我奶奶不知道,我爷爷他们没有告诉他,只是大致描述了一个方位,我去老家那边玩儿过,大概记得那匹山的样子和我梦境里的很像……”

    说到这里,小王又停了下来。

    “对不起叶姐,我可能有点太絮叨了。”

    “没什么,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叶池絮从自己的包里翻了一张纸给她,“还在园里带小动物呢,就不要用衣袖擦眼睛了,谁知道你衣服上有没有粘上什么毛会糊进去。”

    荀风白站在叶池絮身后侧耳听了听什么,又转头对小王道:“你离见到她还有好几十年呢,所以到时候你们再叙旧吧。”

    “意思是过年的时候她不能来,对吗?”小王问到。

    荀风白点了点头说:“她那边的工作挺忙的,可能到时候抽不出来时间。只让我转达你好好学习,好好生活,有的时候不要偷懒。”

    “啊——”小王长长的叹了口气,“怎么连姑姑都知道我超闲鱼的。”

    荀风白笑了笑,说:“没有谁比他们那儿知道的更清楚了。不过你偶然间梦到她那儿也是缘分,也不是谁都可以梦入那里还好好的出来的。”

    小王抿了抿嘴,笑容有些悲伤:“我才推开门看到那样的景象的时候可害怕了,不过有她在,我就一点也不怕了。我只是一直觉得,姑姑好可惜啊。”

    荀风白又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了一块用透明餐盒装好的草莓蛋糕递了过去:“也许就是这种想法才让你见到她了,不过你现在也知道她过得很好了,是应该放下了。”

    “这是……”小王有些愣住了。

    “她给你的。”荀风白把蛋糕往前送了送,“给你的,你就拿着吧。说是什么开缘的。”

    “哦。”小王伸出双手来把蛋糕盒子接过。

    “开缘的?”叶池絮迅速抓住了重点,转过头去问小王,“你求缘了啊?”

    “我没有啊。”小王打开了蛋糕盒子,只闻见了草莓的清香扑鼻,“我只是……家里的事情我也跟你说过。因为这个,我一直想着之后都不要结婚,也没有想过会有缘分什么的。也许……是她稍微有些担心我吧。”

    “啊——这样啊。”叶池絮听了这话抬手拍了拍小王的肩膀道,“没关系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我就觉得一个人挺好的,什么结不结婚的都不重要,也对谈恋爱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不过你看,我现在不也是在谈恋爱吗?所以,不要失望啊小朋友!你的人生还长啊!”

    小王看看她,又看看荀风白,愤怒地咬了一口蛋糕:“不带这么撒狗粮还送上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