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二章

作者:灵2017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扉页空间最新章节!

    泰泰吸了一口气,笑着对方霄说道:“有前辈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我还有事,就先下去了。对了,前辈,您的帐蓬在左手边第三顶,左手边第一顶是驻地李长老的,第二顶是门内先派过来接洽的赵长老的。我和刘忠帐蓬,在您右手边第一个。若有问题,请随时来找我们。”说完话,秦泰行了一礼,匆匆离开了。

    方霄见到他的背影,默了默,进了秦泰指的帐蓬休息。这里摆设很简单,连张床都没有,只有一个蒲团,一个小几。连茶杯都没有。

    方霄从自己的光甲存贮袋里取出一个可变形的软沙发,摆在了蒲团的位置,把蒲团挪到了帐蓬边上。自己窝进了沙发里。她想好好休息一下,刚刚虽然没动手,但是,面对那样大的一个大块头,压力还是有的。现在听说那个大块头,是个小气又记仇的家伙。这样的家伙,性子像是哪种动物呢。方霄心里在琢磨着,眼皮子却是已经合了起来。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有人在外面喊道:“玄天宗的领队,去营地集合了。”

    方霄猛地坐了起来,有些弄不明白这里是哪里。等意识回笼,她才想起来。透过门帘的日光,斜斜地照射在帐蓬的地面上。她居然睡着了,还睡了整整一晚上,这太不正常了。

    方霄脑子迅速转作起来。她给自己施展了几个清洁术,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了一些。这才拉起帘子,走了出去。外面太阳才刚刚升起,从前面两个帐蓬里,也走出来两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两个男子见了面,互相行了一礼,很有礼貌地打了招呼,然后,两人一起扭过头来,看向方霄,其中一个头上插着木簪的中年道士,微微一笑,行了一个同辈道礼,说道:“这位就是从大月带队过来的方道友了吧,我是玄天宗派来驻扎此地的李向天,这位是宗门派来协助此次矿权争夺的监察赵长老。上官长老的事情,我们都听说过了,上官长老真的很了不起。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

    见方霄只是眨了眨眼睛,并没有说话,李向天微微一笑,指了个方向,又扭头对另一边的赵长老比了个请的手势,率先走了过去。

    赵长老也冲方霄微微一笑,说道:“老夫赵越,我们一边走,一边谈吧。”

    方霄也微微一笑,行了一个平辈礼:“小女子方霄。两位长老有礼了。”

    三人客气地走在一起,一边走,李向天一边把比赛的规则和时间,给方霄做了一个大概的介绍。

    本就不大的议事大帐里,此时已经挤满了从各个宗门过来的领队带表,各个都是金丹期的修士,大家见一面,免不了一顿寒喧。各位看起来,都很和睦,但是,私底下怎么样,方霄可不是很看好。因为,在这里,她见到了那位古长老。而那位古长老在见到方霄时,一没惊讶,二没甩脸子,反而是一脸的笑容和方霄打了招呼,又和李长老和赵长老攀谈,当然也没把方霄凉在一边不理会,反而是找机会和方霄也说了几句,气氛还算良好。

    可是,根据秦泰给的小道消息,这位的表现,和他的性格很不符合。方霄也觉得,修真者都有自己的脾性,不可能这么好说话。她把他珍视的飞剑给毁了。虽说是两人在较量中,有所损伤是在所难免的,但是,飞剑这样重要的东西,在坤元界,毁一把就少一把。这样重要的东西,别说是古长老,就算是方霄的飞剑被毁了,她也是心里不甘的。且看古长老这画风,一点没有飞剑被毁后的伤心难过,反而跟没事人一般,该说说,该笑笑。可是,古长老越是表现得平淡,方霄越是觉得心里不踏实。但是,现在周围的人太多,方霄不好细细地询问赵长老和李长老。只好按捺下心思,听听上面的人宣讲此次比赛的规则。

    等所有领队代表们从主帐里走出来,方霄看了一眼被古长老拉住,准备请他们三人一起去喝酒的古长老,摆了摆手,说道:“谢谢古长老的好意了。我不会喝酒,还是李长老和赵长老陪你一道去吧。”

    古长老听方霄这样说,也不勉强,拉着赵长老和李长老就离开了。方霄回到自己的帐蓬,轻抽了一下鼻子,一股淡淡的青草味儿,从帐蓬里的那个蒲团上传了出来。方霄想起自己昨天晚上的睡眠,又看着手里的蒲团,脸就黑了。

    像她这样,已经进入金丹期的修士,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进入睡眠状态的。可是,她昨天晚上,却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刚窝进沙发里,就睡着了,这很不正常。但是,是谁有这样大的胆子,给她下了药呢,还让自己没察觉,这很危险。

    “你还知道危险?要不是老夫,昨天晚上你就被那群小子拖出去挖坑埋了。”老头子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响起。

    方霄一愣,传音问道:“师父,是怎么回事?”

    “进轮回珠来,老头子我讲给你听。外面有那小子布下的东西,不安全。我放了一个隔绝法阵的阵盘在画中画里,你自己取出来,输入灵气,打开法阵,再进来。”老头子无奈叹息,谁让这个蠢徒弟是自己收的呢?

    方霄按照老头子的提示,打开阵盘,输入灵力,摆放在沙发脚边。又取出一个木头机关人,摆在沙发上,这才进了轮回珠里。

    老头子吹胡子瞪眼地把方霄臭骂了一顿,这才说道:“那蒲团是谁送来的,你也敢随便把来历不明的东西放在屋子里。真是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修真界的东西,有很多东西,老头子我都没见过,你也真是胆儿肥。”

    方霄看着手上的蒲团,嘴巴动了两下,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这回,真是她大意了。没想到,蒲团里塞的草,居然是锁灵草。她现在丹田里的灵力被锁,自己居然一点没察觉。要是今天那位古长老对自己动手,今天她的乐子就大了。

    老头子见方霄老实听训,这才又训了几句话,停了下来。让方霄把蒲团丢进画中画,又指点了她修练,让她今天最好都躲进轮回珠之中,反正进轮回珠,是不需要灵力的。还好只是锁灵草,而不是锁魂草。神魂之力无碍,方霄还是能进入到轮回珠之中。

    方霄却问道:“师父,我的灵力什么时候才能解封啊?”

    “这些都是低阶的锁灵草,只对元婴以下的修士起作用,练气期的小修士,碰上这锁灵草,若是没有高阶修士帮助,一辈子都没办法运转灵力了。筑基期的修士嘛,只需要服用几颗补灵丹,就能在三个时辰内冲破锁灵草的桎梏了。金丹修士,不用吃啥东西,半个时辰内就能自动解开。你嘛,只要坐下来运转功法,不消一刻钟,就可以了。”

    “师父,我现在就坐下来修练,您觉得会有多少金丹来围观?”方霄一手抚额,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她英明神武的师父会说出来的话,难道他老人家已经忘记她吸收起灵气的可怕后果了吗。

    老头子也是一抚额,他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只好说道:“那你还是在轮回珠里呆够一刻钟吧。”

    “师父,您觉得那个下手之人,会容我安然在轮回珠里呆够一刻钟?”方霄又想抚额了。

    “难不成,他还能跑进轮回珠里来把你拖出去灭了?”老头子吹胡子瞪眼。

    “我的轮回珠可不就暴露了?”方霄说道。

    “你只要实力够了,谁能从你手上抢走宝贝?”老头子不屑方霄这胆小的性子。

    “关键是,我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呢。”方霄无奈。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方霄瞪向老头子,老头子也瞪了方霄一眼,说道:“来的有三个金丹,别说三个金丹,就是一个金丹,以你目前的情况,也别想应付。还是进轮回珠吧。”老头子不由分说,拉着方霄拖着画中画一起进了轮回珠。

    外面三个金丹带着七个筑基,十个练气修士大步走进了方霄休息的地方,也不问一声,直接就冲了进来,住在旁边的秦泰,刘忠根本来不及阻拦,而另外一边的两位长老却是临时被大比的组织者,叫过去布置比试台去了。所以,这群人才如此嚣张地冲进了方霄的住所。

    一行二十人,一下子都挤进了方霄这座临时搭建起来的帐蓬,帐蓬一下子变得满满荡荡起来,空气似乎都有些不太流通。他们冲进来,却惊讶地发现,方霄并不在帐蓬里。三个金丹修士心头莫地有些不安起来。若是不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把方霄给除了,等她恢复过来,他们这些人,一个也别想逃脱。

    于是,三个金丹修士手一挥,对那十七人说道:“给我搜,务必在一刻钟之内把人找出来。否则,今天进入这里的人,就等着那丫头的报复吧。”

    三个金丹还没什么感觉,但是七个筑基和十个练气的修士却是心头一抽,心里无比后悔加入此次行动。要是不在一刻钟之内把人找出来,那三个金丹,毕竟是宗门里的长老,方霄可能拿他们没办法,但是,自已这些人,就算是死了,宗门里也不会为了他们,去找一个金丹长老的麻烦。他们死了也是白死。哎,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了,会信了那三位的话,来找一个金丹的麻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