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钢厂改革举步维艰

作者:满乡之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城市里的向阳院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欧阳春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了工作当中,经常早出晚归,把家又彻底扔给了孟春桃。

    孟春桃每天上班下班,两点一线,照顾儿子欧阳秋实的饮食起居,尽管枯燥乏味,她却乐此不疲,似乎这样的事就应该她来干,她心甘情愿。

    只是越临近大学开学的日子,孟春桃的心里就越发不安稳,她不舍得儿子离开家。因为她知道,儿子这次离开家,就会像当初女儿欧阳夏荷离开家一样,真的就是渐行渐远了,想见一次都难。

    因此,孟春桃不遗余力地为儿子欧阳秋实做好吃的,只要欧阳秋实想吃要做的,孟春桃是有求必应,她要趁儿子离开家之前,尽量让自己不留遗憾。每天下班后,孟春桃总是急三火四地赶回家,目的就是想和儿子多在一起呆一会儿。就在孟春桃把全副心思扑在儿子身上的时候,欧阳春却愈发忙碌起来,因为,在这一个月当中,抚东市国企改革工作率先在钢厂开始了,而且,按照省里市里的要求,钢厂的改革步伐突然加快了,作为厂领导班子成员,他必须参与其中。

    针对钢厂改革的方案已经出炉,并以市政府红头文件形式下发到了厂党委厂部,市里要求传达到每一名干部员工。

    这份改革方案虽说是以正式文件下发,但钢厂具体怎么改革还只是一个宏观框架,方案中对前期准备工作安排得非常细致,其中包括岗位及人员统计、设备统计与资产评估、员工思想调研等,但为下一步推行减员增效实行的内退的年龄界限及待遇补偿等具体措施却没有详细说明。

    钢厂有七十年历史,年龄偏大的员工较多,在待遇补偿措施没有出台之前,有相当一部分人不愿意提前退养,因此,这份文件虽然下发,市里也三令五申让钢厂抓紧统计核实人数并上报,但这些人却天天聚在厂办大楼,吵着闹着要厂领导给个明确的答复。

    厂长书记见民怨甚大,工作实在推进不下去,只好向市长孙振东作了汇报,孙市长亲自带着人到钢厂现场办公,亲自接见了这些不愿意退养的人。

    孙振东五十多岁,中等身材,长挂脸,面色冷峻,说话浑厚响亮,底气十足,在人前不怒自威,官气十足。

    接见现场就在厂办楼前的广场,厂长书记已经提前在升旗平台上摆上了桌椅,特意蒙上了红色灯芯绒棉布,此时,市长一行人正在厂长书记陪同下坐在平台上。

    面对吵吵嚷嚷的人群,孙振东大声说到。

    “同志们,大家请安静,我是市长孙振东,大家请听我说。”

    广场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听说是市长亲自来接见,所有的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地等着市长的答复。

    孙振东看了一圈在场的人,站起身来手扶着桌面,大声说到。

    “我知道,在场的各位都是钢厂的功勋,都在钢厂干了一辈子,奉献了青春和汗水,有的甚至几代人奉献给了钢厂,钢厂感谢你们,你们一定也对钢厂有着特殊的感情,你们更希望钢厂一天比一天好。可是,钢厂不改不行啦,在市场经济大潮的洪流中,钢厂再不改革就来不及了,就会被这股洪流吞没,你们心爱的钢厂将难于生存和立足。我知道,你们今天聚在这里,不是你们的初衷,你们都愿意为钢厂的复兴做贡献。”

    孙振东的话极富煽动性,也极具感染力,说得在场的每一个人心头都热乎乎的,大家开始窃窃私语。

    孙振东故意停了下来,借机坐下喝了一口水,眼睛看着下面所有的人。他也是出身工人家庭,他理解这些人心中的情感和纠结,不可否认,这是一群最可爱的人,他们肯定会为钢厂的复兴做出牺牲。他知道,他会说服这些人,但他必须保证这些人退下来的利益不受损失。

    可是,按照后续改革方案,这部分人会得到一次性补偿,以现在的收入标准和社会消费水平,这笔钱确实不能算少,可是以后呢?如果按照国家政策,这部分人离正式退休至少还有五年,有的甚至达到十年,这些人以后的生存会有保障吗?

    孙振东望着广场中交头接耳的人群,心中却是心潮起伏,他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更好地保障这些人的利益,后续的改革方案还没有最后通过,他只能按照现行方案的口径去说,这让他的心情很复杂。

    见市长迟迟没再说话,人群里有人大声问到。

    “市长怎么不说话了?你让我们提前退下来,怎么补偿我们?”

    “对,我们以后的利益怎么保障?市长必须给我们一个答复。”

    人群顿时一呼百应,互相响应起来,广场顿时涌动着一股行将泛滥的浪潮。

    孙振东急忙站起身来,伸出双手作安抚状,并大声说到。

    “大家请稍安勿躁,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人群又渐渐平息了下来,所有人的脸上似乎都多了几分怀疑,心中的怨气随时都可能爆发出来,形成愤怒的浪潮。

    “同志们,我刚才说了,你们是钢厂的功臣,钢厂的改革绝不会以牺牲大家的利益作代价。大家知道,钢厂是几十年的老厂,负担重,欠帐多,痼疾重,如果不来一次伤筋动骨的改变,钢厂复兴就只能是一个梦。压迫钢厂的负担是什么你们知道吗?不是办学校办医院和盖家属楼,是人员超编,职工年龄偏大,内耗太重。我们在钢厂试点,也是想早点让钢厂复兴,我们这么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我希望大家能够多理解多配合。”

    “我们理解和配合,谁又理解我们?到现在为止,我们听说,后面的改革方案中说按抚东市现行平均工资进行一次性补偿,这不是糊弄鬼呢吗?抚东市工资收入全省最低,再弄一个平均工资,你准备让我们为钢厂奉献了一辈子的老家伙喝西北风去吗?”

    人群中一个显然对改革方案十分熟悉的人大声说到。

    话音刚落,立即有人响应。

    “对,坚决不同意这个补偿方案。”

    “不给合理补偿我们就不退,坚决不离厂。”

    “坚决要求修改补偿条款。”

    ……

    广场里顿时又乱了起来,孙振东知道不能再继续说下去了,他已经看出人们的愤怒了,如果继续说下去,无疑等于火上浇油,他也突然意识到补偿方案的不妥,幸好还没有公布。

    于是,孙振东把手一挥,大声说到。

    “同志们,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回去我们重新研究补偿方案,我们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好不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大家请回去等信好吗?”

    孙振东的话让人群停止了喧闹,人们议论纷纷,并慢慢散去。

    孙振东等人群全部散去,脸色阴沉地带着一行人走下平台,也没和厂长书记打招呼,直接坐车回了市政府。

    钢厂的改革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然而,正如春风拂过的湖面,表面虽能恢复原有的平静,湖面下却已经涌动着一股躁动的春潮。

    钢厂的人心散了,尤其年龄大的员工每天牵挂着自己的归宿,很难再安心于工作。这些人当中自然也包括很多中层领导干部,甚至还有厂领导,整个钢厂已经成了一个不安定的旋涡,随时都会酿出事故。

    钢厂现任厂长和书记已经通过内部关系知道自己将被调到别的地方继续担任领导职务的消息,虽是养老闲差,他们却不用担心自己的前程,没有后顾之忧,因此,他们宁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得过且过,更不希望钢厂在这个时候出现任何问题。

    但是,面对重重阻力,厂长书记也是心存顾虑,畏手畏脚,面对为钢厂付出几近一辈子的老员工,他们不忍心这么做,更怕激起众怒,引发不可挽回的风波,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从而波及自己的前程,更影响抚东市的稳定和谐。

    因此,厂长书记每天工作劲头也是不足,得过且过,能少一事绝不多一事,工作中只要有难处,他们就会向市里打报告,把麻烦上交,市长对他们的工作越来越不满意。

    但厂长和书记对钢厂的安全生产却紧抓不放,他们知道,钢厂的改革是市里牵头,进展如何那是市里的事,只有钢厂的生产才由他们负责,一旦生产上出现纰漏或指标任务完不成,他们必须担责,甚至为此被免职,这一点,他们比谁都清楚,他们精明的脑袋会算这笔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