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见面

作者:桃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失忆后我成了神医最新章节!

    那兰洗了澡,换了身衣服,五十多岁的人,看着其实不太显老,皮肤白皙,并没有太多的皱纹,脸上的笑容有点牵强:“我想早点见到他们,还有小弟。”

    那家这边,自从上次收回后院的大北屋,已经又是半年过去,后院的房子已经收回来大半,不过那三爷老俩口嫌这边住户太杂,不肯搬过来,现在住着的是那英朗和他的儿子一家。

    那梅倒是看着腾出来的空屋子眼热,想让儿子和儿媳妇搬进来,奈何佟宛如一直没吐口,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田橙知道老俩口没搬家,是以带着那兰和宋秀致,去了原本的那间小院子。

    这时候不像后世,也没个电话什么的提前通知一声,三个人直接就去了,小县城里没什么稀罕东西,那兰给父母拿的是家里藏着的珍贵药材,宋秀致则是带了些风干的牛羊肉和奶豆腐奶皮之类的食物。

    去年冬天的时候,阿尔斯楞带着母亲乌兰来宋家认过门,之后乌兰自己也来过两次,拿了些牧区的特产,和宋秀致换了些粮食和茶砖之类的东西。

    这次要来京都,宋秀致不知道能给没见过面的姥爷和姥姥带些什么礼物,毕竟京都是大城市,皇城根儿底下,人家肯定什么都不缺的。

    后来才想起来,这些牧区的特产,估计京都这边还真没有,这才带了来。

    那三爷照例是不在家的,母女俩的见面没有影视剧中演的那么夸张,宋秀致跪倒磕头,眼里有泪花,却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没有失态。

    佟宛如的神情反倒很平静,就像这个女儿一直就在身边,从来不曾分离过几十年一样,她端坐着,脊背挺直,微微笑了笑说:“起来吧。”

    脸上神情不显,到底声音中还是带着一点点哽咽。

    田橙扶着那兰起来坐下,佟宛如转向宋秀致:“你是橙子的妈?”

    宋秀致赶紧点头,神情恭敬拘谨:“姥姥,我是橙子妈。”

    宋秀致知道父母的故事,没敢直说自己的名字,担心佟宛如想起宋荫卿,会生气。

    小的时候,宋秀致没少听那兰讲过家里的事儿。

    家里的规矩很大,佟宛如对子女们管得很严,行走坐卧日常举动,乃至四季服饰和家里的摆设,都有一定的规矩,什么地方摆什么东西,什么时节穿什么衣服,都必须按照讲究来。

    吃饭的时候讲究更多,女眷们都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吃,如果姥姥不动筷子,别的人也不能动筷子,反倒是姥爷那人很是和气,在外面玩的时候,经常给家里孩子们带些吃食和小玩意儿回来。

    听得多了,宋秀致心里就对这个未曾谋面的姥姥,天然地有了几分畏惧之心,如今亲眼见到这老太太,更是印证了她心里固有的印象。

    她们没打招呼冒然前来,那家这院子里和屋里都是一尘不染,老太太坐得笔直,头发梳得油水光滑,身上的衣服是一件样式简单的旗袍,上面连一丝褶皱也没有,一只手搭在椅子扶手上,另一只手随意地放在膝头,看着就十分的端正。

    这么端正古板,讲究规矩的老太太,唯一的女儿却跟着宋荫卿这个小大夫私奔了,可以想到她会有多恨宋荫卿。

    没想到的是,老太太倒是很和善,跟宋秀致唠起了家常,问了些宋家兄弟姐妹的情况,还有宋秀致丈夫和孩子的情况,又问为什么没带田野来,宋秀致开始时还有点拘谨,后来慢慢就放开了,脸上也带出几分随意的笑。

    “野子在家里呢,家里养着蝎子,离不开人,我小弟和小妹是双胎……”

    “哦?”佟宛如来了兴趣:“我娘生我和弟弟就是双胎,可惜弟弟身子骨弱,没能保得住,那俩孩子,他俩长得像不像?”

    “模样不太一样,小妹是女孩子,长得漂亮些,性子也泼辣,小弟的性子就比较文弱,他是机械厂的高级工程师,有一个儿子今年十岁了,上三年级。”

    宋秀致尽可能详细地说着,知道老太太对孙辈可能更关心些。

    “那你小妹呢,她是不是也生了双胎?”

    宋秀致有几分惊讶:“姥姥你怎么知道的?小妹原本有一个女儿,去年又生了一对双胎,也是龙凤胎。”

    “咱家的孩子,每一代都会有一对龙凤胎,具体着落在谁的身上,那就要看天意了,这边你大舅家里没生双胎,我就想着,估计你妈要生一对,然后你们这一代,就是应在你小妹身上了。”

    佟宛如跟宋秀致说得热闹,却还是端着架子,不太搭理那兰。

    田橙在旁边看得好笑,心说这太太这是跟女儿端着呢,上次还拉着她的手,把那兰的情况问了个遍,连喜欢吃什么这些都问到了,现在见了那兰,却又装着不关心的样子。

    人说老小孩儿,果然没错。

    这时候来的若是其它的孩子,比如田野或者舒文文之类的,说不定就趁着年纪小,插科打诨一番,气氛就活跃起来了,可田橙的性格就是有些端方,让她做点实事还行,讨好卖乖这类的事,她是真的不会。

    反正那兰要在这儿住个几天,娘俩处得久了,自然就亲热了。

    过了一会儿,得到消息的那英朗和那梅也来了,那英朗的脾气没随了佟宛如,这老实人,见了妹子老泪横流,那兰忍了半天的泪,终于名正言顺地掉下来了。

    兄妹几个在屋子里哭哭噎噎的,田橙和宋秀致很自觉地出门,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唠着闲话。

    “你弟考上一中了。”

    “我猜到了。”田橙没有特别喜悦,一完小是县城最好的小学,年级第一的田野如果再考不上一中,那才是意外呢。

    “妈去了药材收购站,那边的工作比食堂清闲,妈学会好多东西呢。”宋秀致又说,有点犹豫,要不要把那件事告诉田橙。

    现在的她,没把女儿当做孩子看待,很多事情上,田橙似乎比她这个大人更加成熟和稳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