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 对决于礼百招败

作者:流连山竹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唐朝第一道士最新章节!

    “花岁,那人乃是人中翘楚,如此年轻,就已是有着先天之境的身手,如天赋与悟性不好,基本是不可能有着哪此的成就的。”于礼说道。

    “师傅,就算他再厉害,可也不是在师傅的手上走不过一招嘛,如果他真的来我南极岛了,我相信我肯定不比他差。”花岁听完后,有些小小的意见一般。

    花岁,曾经虽说只是圆满境。

    可三年的时间一过,他花岁早已是步入了先天之境了。

    而且,三年的时间,他不只是步入了先天之境,更是直接跃至了先天之境五层的境界。

    如此的天赋悟性,着实罕见。

    可真要与钟文相比较,那可就真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了。

    “你啊,心太大,你目前虽为先天之境五层,可你真当要碰上那人的话,我相信你也比不了他的。”于礼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子,也着实头疼。

    虽说如今的弟子已经是先天之境五层的高手了。

    可放在江湖之上,这样的人,虽说并不是很多,但如真要碰上一个比他境界高的高手来,凭着他弟子的这性子,估计也只有一死一途了。

    虽说他南极岛少有在外惹事。

    而且南极岛的人更是不主动挑事。

    但在江湖之上,总有着看你不顺眼的人。

    再加上花岁这性子又傲,如此性子行走江湖,于礼哪里放心得下。

    总不能时刻派一个南极岛的弟子随行吧?

    所以,在三年前。

    于礼就看中了钟文的天资质来。

    至少,他不希望自己南极岛与钟文为敌。

    况且,他还希望钟文在江湖之上,能够照料他这个弟子一下。

    就在他们师徒说话之际,海滩之上,一艘船只划了过来。

    “看来这里就是南极岛了,真是让我一通好找啊。”当钟文一上岛之后,就发现这座岛就是自己所要寻的南极岛,心中甚是喜悦。

    寻了半个月之久的南极岛。

    终于是在今日寻到了。

    这不得不让钟文心中崩发出一丝的愉悦来。

    在海上漂着的日子可不好过,吃吃不好,睡自然是睡不好的了。

    天天吃鱼,让谁也受不住。

    至于钟文为何一上岛就知道这是南极岛。

    那自然是瞧见了一块岩石之上写着南极岛了。

    要不然,钟文也不至于一上岛就知道此岛乃南极岛了。

    随着钟文上了岛后,把船只拖上海滩,坐在一边休息着。

    “什么人!来我南极岛何事?”正当钟文刚坐下休息之际,一个中年人却是从岛内纵身而来,手中持剑,警惕的看着钟文。

    依着钟文的装扮,一看就知道是江湖中人。

    背上绑着宝剑,不是江湖中人又是何人呢?

    在这大海之上,平日里可见不到人的,能来到南极岛的,那必然不是普通之人。

    “贫道太一门九首,特来赴南极岛青玄门门主于礼之约,敢问你可是青玄门人?”钟文见那中年人冒似也只是一个普通弟子,身手也才后天境,起身拱手言道。

    “道长可叫钟馗?”那青玄门弟子听着钟文所言,并不是自己门主所要等的人一般,可又听钟文说是赴约来的,赶紧出声问道。

    “正是。”钟文再次听到钟馗之名,到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钟馗之名,那只是在他杀人之时所用的一个化名。

    而今,太一门证了名,那自己自然是要以太一门九首的名号拜山门了。

    “道长请,我门主早就等候多时了。”那青玄门弟子得到了钟文的确认,伸出手示意钟文随他入岛。

    片刻之后。

    钟文来到了南极岛青玄门所在。

    “贫道太一门九首,见过南极岛青玄门门主。”当钟文被带入到岛内后,一见到于礼,就行起礼来了。

    “钟小友辛苦如时赴约,是我于礼的不是,还请坐下说话。”于礼一见到钟文后,又听其报了自家的名号,听在耳中虽有不解,但也不好多问。

    “于门主见谅,钟馗乃贫道的化名,九首才是我的道号,于门主称呼我一声九首即可。”钟文知道,自己名号这事还是要说清楚一下,省得弄出一些麻烦事来。

    “九首道长客气了,名号罢了。”于礼听后才知道。

    当坐下手叙话之时,于礼始终没有发现钟文身上的内气的散发,这让于礼心中越发的有些不解。

    就刚才,打一见到钟文之时,就没有感受到钟文身上散发出来的内气,这就如几年前在终南山所见一样。

    在江湖之上,可没有什么隐匿内气的法诀。

    哪怕听都没有听说过。

    更别说还有人会如此的功法了。

    而站在于礼身后的花岁,打一瞧见钟文之时,眼睛就充满了斗意。

    就连钟文都感受到了。

    “于门主的这位弟子,到是调教的好,当年我们在终南山所遇,当时的他,还只是圆满境,而今却已是先天之境五层的境界了,看来南极岛的底蕴还真不是我们这些小门小派所了解的。”钟文感受着那花岁身上散发出来的内气,一眼就知道花岁乃是先天之境五层的境界了。

    “九首道长夸奖了,我这不成器的弟子,跟九首道长一比,那还真是有些自惭形秽。”于礼无法感受到钟文的境界到底如何了,见钟文夸着自己的弟子,听在耳中受用无穷,但嘴却是客套了起来。

    “于门主,当年在终南山你赐我那一脚,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啊,而今,我依约而来,为的就是向于门主讨教讨教,不知道于门主可方便?”钟文笑了笑,转着话头说道。

    钟文对于自己赴此约,说来只是实践承诺罢了。

    大老远的赶来,在海上漂了这么多的日子,钟文心里有一股燥动。

    为此,钟文也不想多客套,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想法来。

    而且,钟文从于礼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庞大的内气,便却是无法探知于礼如今到底是何境界。

    不过,依着钟文的猜测,于礼的境界不会高到武道之境,最多也就只有先天之上九层罢了。

    毕竟,武道之境的人,一般都得去三荒,少有留在自己宗门之内。

    这是其一,其二也是因为理竺曾经钟文提过,只要步入武道之境的人,脸左侧耳边会出现一道淡淡的红圈。

    而随着武道之境的人境界越高,那红圈会越来越深。

    就如理竺,其左耳之下,就有着一道如胎记一般的红圈。

    反观于礼,他的左耳之下,却是没有红圈。

    所以,钟文这才肯定于礼未达到武道之境。

    可随着钟文的话一起,于礼却是惊呀了起来。

    就当年,于礼踢了钟文那一脚,那也只是迫不得已之下,才如此的,更何况,当时于礼可是为了救自己的弟子而踢出的那一脚。

    而今。

    他也没想到,钟文会如此记挂此事。

    正当于礼回话之际,他身后的弟子花岁却是先开口说话了,“你是要挑战我师傅吗?要不由我先来试一试你的身手如何吧?”

    于礼一听自己的弟子之话,立马喝道:“花岁,不得无礼。”

    能一眼道出自己弟子是先天之境五层的人,绝对不是他弟子花岁能比斗的。

    从这事之上,于礼都可以肯定钟文的身手要高于他弟子不知道多少了。

    “哈哈,无事无事,于门主你的这位弟子,到也豪放,跟我当年到也挺像的,不过,你却不是我的对手,你师傅到是可以与我一战。怎么样?于门了,可否赐教赐教?”钟文听后哈哈笑了两声,根本不在意。

    可对于于礼,钟文却是极想挑战的。

    “即然九首道长如此请求,那我于礼也不好拂了你的意,请!”于礼知道,钟文这是要报当年那一脚之怨了。

    不过,他却是没有把钟文放在心上。

    三年的时间,就算是钟文天赋悟性再好,也不可能达到他于礼现在的成就的。

    三人来到空旷之地,而此时,南极岛的一些弟子,也纷纷纵身而来,想看看这场热闹。

    南极岛弟子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少说也有二十来位。

    钟文看了看南极岛的这些弟子,有后天境的,有圆满境的,也有先天境的,更有先天之上的。

    而在这二十来位当中,除了于礼乃先天之上境界之外,其还有两人也是先天之上的境界,只不过稍稍有些低罢了。

    钟文环视过后,从身上取下绑着的追龙枪,弄好之后,持枪而立道:“于门主,我手中之枪名为追龙枪,乃陨铁所铸,于门主最好寻上一把上好的兵器,如不然毁了贵门的兵器,这可是九首的错了。”

    “无事,我手中之剑也同样乃陨铁所铸,正好与九首道长手中之追龙枪匹配。”于礼见钟文亮出一把灰暗色陨铁宝枪出来,就知道此枪不凡。

    “那好,于门主小心,贫道可就要开始了。”钟文瞧了瞧于礼手中的陨铁宝剑后,笑了笑道。

    “来吧!”于礼也不客气,也是笑了笑回道。

    随着于礼的话一落,钟文内气一转,双腿一蹬,手中持枪,直刺于礼而去。

    “呛呛呛”

    就此,二人就打了起来。

    可当于礼持剑接枪之时,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压得他有些持剑稳,心中暗道:“难道九首道长已经是先天之上顶阶高手了吗?为何他进展如此神速?”

    “于门主,切不可分心,我这才上手,接下来,你可得要好生应付了。”钟文瞧着于礼在打斗之时还敢分心,顿时出声提醒道。

    就刚才,钟文还没动用自己的枪法呢,也只是施展了几招普通的枪法罢了。

    “九首道长尽可施为。”于礼正了正神应道。

    钟文随即再一次的纵身而上,手中的追龙枪,开始依着自己的枪法,往着于礼身上直刺而去。

    随着二人的打斗,渐渐的越发的火热。

    南极岛的弟子,脸上开始展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就连那花岁,更上惊得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二人越打,越发的激烈。

    五十招一过,于礼心中开始有些惊惧了。

    钟文所使的枪法,力道大的有些惊人。

    于礼每每与钟文兵器碰撞后,于礼持剑的虎口都有些发麻。

    八十招一过,钟文开始施展起了自己的枪法来。

    “呛呛呛”

    又是十几招过去后,钟文寻了一个空档,一招追魂枪直刺于礼,其速度之快,快到于礼连反应过来的时间都没有。

    当钟文直刺于礼之时,见于礼无法避让,只得转变枪法,往着于礼侧身一拍。

    “砰”的一声。

    于礼被钟文一枪给拍中,跌向一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