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大惊喜(二更)

作者:玖月心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八零之悍媳当家最新章节!

    医院外……

    刚刚在走廊上那个风雅俊秀的男人,阴森森的沉着脸,大步过了马路,直接上了一辆进口小轿车,随口吩咐司机,“拘留所!”

    “是!窦先生!”

    司机恭恭敬敬的答应了一声,一踩油门,车子风驰电掣的上了路。

    到了市拘留所。

    这男人才下了车,进门卫办理了手续,再由警察引领着,到了接见室,坐在空旷的房间里,两手搭在膝盖上……四处看了看。

    只见房间里异常简陋:只放了几个长条桌和凳子,其余什么东西都没有,门口还站着警察。

    这氛围……

    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压抑。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

    一辆轮椅缓缓的被推进了接待室……轮椅上坐着个剪着短发的女人,身上穿着灰色的囚服,面色憔悴,双目无神。

    那男人立刻站起了身,轻轻的喊了一句,“姐?”

    窦仁美缓缓地将视线定格在了对方的脸上,有那么一颗晃神,过了好半天,才不敢相信的摇了摇头,“仁义?你?你怎么来了?”

    迫切的伸出了手,“你是来接我的吗?快!我求求你了,赶紧把我接出去,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呆了!”

    门边的警察严声提醒,“别激动,说话小点声!”

    窦仁美的声音立刻低了。

    眼神里带着恳求,“弟……”

    窦仁义走过去,弯腰蹲在了她的轮椅前,“姐,怎么会这样?我在家里一听到消息,马上就坐飞机来了!也在这边给你找了律师,你先别急,有话慢慢说!”

    “找律师没用的!”窦仁美憔悴的摇着头,“我被那个顾忆海给设计的死死的!他先找人画了张凯的画像,送到警察局,又以此为证据要求警察对我展开调查,偷偷的录我在酒店的对话,这还不算,他又怕告不死我,一直等到我和张凯见面……这才在现场把我抓了个现形!我现在是彻底栽了!没法推倒这个事实的!”

    窦仁义阴冷的脸,双手握成了拳头,嘴里下意识的重复着,“顾忆海?顾忆海!”

    窦仁美拉着弟弟的手,“仁义,我不想死,在这个监狱里!你替我去求一求季冬阳,只要他答应放我一马,别再追着告我了,其他的事情,如果咱们在运作一下……”

    “别想了!”

    窦仁义也没等她说完。

    就恨恨的冷哼了一声,“姐,你还把心思寄托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实话跟你说,我就是从医院来的,已经去病房看过那个男人了!正巧,也听到他跟他女儿的对话!人家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人家正在计划怎么一家团圆呢!依我看,这是他们一家联手起来对付你,你还蒙在鼓里,痴心妄想呢!”

    窦仁美低着头哭了。

    窦仁义抬手为她擦了擦眼泪,“姐,父亲娶了三房老婆,咱俩是二房的亲姐弟,既没有大房的名正言顺,也没有小房的得宠生娇,咱俩在夹缝中生存,勉勉强强才在窦家站稳了脚跟!妈妈去世的早,大房,二房,加爸都看不起咱们,是你一直护着我……”

    他停下不说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尽我最大努力把你弄出去,万一……就是弄不出去?我也要给你报仇!害你的人,一个都别想好!顾家那些人,我都要让他们尝一尝牢狱的滋味!”

    窦仁美紧紧抓着弟弟的手,“光报仇没有用!我想出去,你把我弄出去!”

    她瞪圆了眼睛,大概因为情绪激动,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通红,面目无光也有些扭曲,“仁义,我留在这里,我就是死,我生不如死!你不知道我在这里过的是什么日子,我吃着硬邦邦的窝窝头,和我同牢房的人,整天虎视眈眈的对着我,虐待我……”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高,并且挣扎着从轮椅上要站起来。

    身后的警察赶忙走过来,一把摁住了她,“5673,控制一下你的情绪!”

    窦仁美一把拍开了对方的手,“我不是5673!我有名有姓,我叫窦仁美,我是华侨商人窦仁美!”

    窦仁义试着安抚她,“姐,你冷静一点!”

    可窦仁美仿佛听不进去任何话,眼白被红血丝充满了,像是个疯子似的,又嚷又哭,“仁义,你救救我,你救救我!”

    警察没有办法了。

    只能暂时终止接见。

    一眨眼的功夫。

    进来了两个女警,把窦仁美铐在了轮椅上,直接就推了出去。

    窦仁义呆呆的站在接见室里,眼瞧着姐姐被推走了,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喊叫,“仁义,你救救我,你救救我,我不想死!”

    窦仁义咬着嘴唇。

    两只手捏成了拳头:姐,你等着,我一定会给你报仇。

    ……

    与此同时。

    卢卡斯已经亲自开着车,将洪果儿送到了烘培屋。

    到了大门口。

    卢卡斯绅士的为洪果儿开了车门。

    这才习惯性的拽了拽衣角,整了整领口,“就是这儿了!这里的烤箱型号最全!哦,对了,这里的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姓黎,做服装业,同时,对做糕点也非常感兴趣,她很想认识你,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一下?”

    他神神秘秘的一笑,“还有一个惊喜,你到时候,可别吓到了!”

    “惊喜?”洪果儿有些纳闷,“什么惊喜?我可不喜欢惊喜,有什么话你先说!”

    “……”

    卢卡斯调皮的一摇头:就不说。

    当先推开了烘培室的门,边往里走,边低声的嚷,“黎,我们来了!”

    洪果儿是个沉得住气的人,也没着急往里走,抬头看了看烘焙屋的门脸:

    店,坐落在市里的繁华地段,门脸的装修是欧式风格,硕大的橱窗,里面摆在各式精美的蛋糕和小甜点……醒目的牌匾上写着:巴黎面包屋。

    推门而入。

    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手磨咖啡香。

    这在80年代几乎是很少见的。

    这年代……

    一般的人都没见过速溶咖啡,更别提什么手磨的咖啡了……都不用卢卡斯多说,洪果儿就已经猜到了这个店主一定有国外的背景。

    果不其然。

    洪果儿站在面包屋的前厅。

    就听见后厨里一男一女两个人低声而流利的说着法语……还没见到这女人的面呢,光是听口音,倒以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白人。

    那女人性格也非常爽朗……笑起来的时候,不拘小节,浑没有东方人的腼腆。

    耳听的笑声从后厨一点点往前面来了。

    洪果儿好整以暇的抬眼望去。

    后厨的月亮门一开。

    当先卷出了一道红色的旋风:只见来人身上穿了一件火红的高领羊毛裙,紧身的设计,显得身材窈窕玲珑,腰腹间毫无赘肉,小腿上套了一双及膝的红色高跟靴……醒目的像是天边的一朵红云。

    她披着一头黑色的长发。

    脸上的肌肤白细,面目五官端正,鹅蛋脸,大眼睛,柳叶眉,配着红嘟嘟的小嘴唇,虽然是上了些年纪,大概已经30多了,可依旧不失为一个有魅力的女人,风韵犹存。

    洪果儿只瞄了她一眼。

    不由自主的就有些愣住了……说句实在话,竟然有点儿照镜子的感觉,面前这人,仿佛像是时空穿越到20年之后,未来的自己,大概也就是这样吧?

    长得太像了。

    她在看着对方的时候,人家也惊讶地望着她。

    黎燕妮仔细的望着面前的女孩:鹅蛋脸,扎着一条长长的马尾辫,双目炯炯有神,五官端正精致,最让人过目不忘的是,虽然洪果儿身上只穿了一条普通的牛仔裤,配着半大衣,脸上也不施脂粉,可那神态间的自信和从容……

    一看,就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

    再一听洪果儿和卢卡斯说话:法语纯正,笑容浅浅……

    黎燕妮不由自主地走上去,伸出了一只手,大方的先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姓黎,你就是洪果儿吧?”

    略顿了顿,“以前他们都说咱俩像,我还不信呢!今天一见,恕我冒昧,我能问问吗?你父母是哪里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