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新人难关

作者:洄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女帝的大内总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从圣域开始的圣斗士生活最新章节!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你慢慢询问其他见习斗士吧!”

    “再见,少年人!”

    引导工作完成,管事对殷十七摆了摆手,而后沿着原路返回。

    他们这些管事不是见习斗士,不需要和这群苦修者一起受罪,因而并不住在这个简陋的宿营地里。

    “谢谢大人!”

    目送管事走远,殷十七这才转身走进自己的那间石屋。

    石屋里仅有一张简陋的石床,一张石桌,以及两个石凳,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当真是简陋到了极点!

    轻轻自石床上拂过,看着满手的灰尘,殷十七不禁苦笑道:“就算传说中的苦行僧也不过如此吧?”

    尽管条件简陋,他完全没有退缩的念头。

    这无关信仰,他只是不想庸碌地度过一生。

    要知道,在他从前的地球世界,仙神隐没,根本就不存在任何超凡之力,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凡人的世界。

    所有人都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庸碌而又平凡。

    如今,他来到这个神话主宰的地球,还有机会获得小宇宙这种超凡之力,他自是不愿意轻易放弃。

    即便是死,他也要尝试一下!

    他不想再重复那种平凡而单调的生活!

    这也是他千方百计也要留在圣域的原因。

    离开圣域,再想习得小宇宙的力量那可就太难了。

    要知道,在这个神话世界里,雅典娜代理大地,波塞冬管理海界,哈迪斯统治冥界,宙斯则高居奥林匹斯。

    世人想要习得小宇宙的力量,除了加入诸神的麾下,就只剩下其他一些苟延残喘的‘邪神’势力了。

    但无论是宙斯的奥林匹斯,还是哈迪斯的冥界,又或是波塞冬的海界都不是常人所能进入的地方。

    而那些苟延残喘的‘邪神’也不过是在奥林匹斯众神的夹缝中生存,殷十七自然没有兴趣冒险加入。

    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圣域给当成邪恶之徒给清剿了。

    更何况,能不能找到那些‘邪神’还是一个未知数。

    因而,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加入明面上的希腊圣域。

    而今,在摩西斯的帮忙下,他已经顺利实现了这个目标。

    剩下的,就全看今后的修行了。

    将石床石桌等清理一番后,殷十七离开了石屋,在宿营地里转悠,准备熟悉一下四周的环境。

    或是还没到饭点时间,宿营地里静悄悄地,除了一栋栋低矮的石屋,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想来住在这里的见习斗士都出去训练了。

    忽然,绕过一栋小石屋,两栋比寻常石屋大了好几倍,也精致了好几倍的石楼出现在他的眼前。

    左边石楼的墙壁上,刻着一枚盔甲印记;右边的石楼墙上,则刻着一枚蛇杖印记。

    “刻着盔甲印记的那一边,应该代表着防具库,至于另一个蛇杖印记,应该就是医疗室了!”殷十七看着两栋石楼喃喃自语道。

    那个蛇杖印记他并不熟悉,但那个盔甲印记却很容易让人猜想到防具。

    再结合管事之前说过的话,他很轻易就分辨出了两栋石楼的各自功能。

    “既然都来了,那就先领一套护具回去吧!”

    随即,他走向刻着盔甲印记的石楼。

    见习斗士使用的护具比不了圣衣,只是一些皮革搭配金属的简单护具,但总也好过什么都不穿,聊胜于无。

    在确认了他的见习斗士身份以后,防具库的管事也没有多话,随即找了一套小号的护具出来。

    可是,正当殷十七准备从管事手里接过护具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而响亮的敲击声。

    像是有人在敲锣。

    “少年人,赶紧去吧,来到斗士训练营的第一场考验到了!”

    管事幸灾乐祸地看了他一眼,又道:“不过,看你这模样应该是新人,现在去也来不及了。”

    “下次可要努力啊!”

    “啊?”

    听到管事这一通莫名其妙的话,殷十七完全摸不着头脑,赶忙又问道:“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管事笑嘻嘻道:“刚刚那一阵锣声,就是训练营里开饭的信号。”

    “先到先得,多拿多得。”

    “去晚了,自然什么都没得吃!”

    说罢,他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只是那脸上促狭的笑容,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同情与安慰。

    “什么????”

    殷十七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吃饭还得靠抢的?

    难怪先前那位管事看他的目光那么古怪,还说什么去晚了就没得吃。

    搞了半天,竟然是这个意思。

    而今,他不过是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无论如何也争不过那些已经修行了一段时间的见习斗士,又兼没有第一时间赶到,这会儿只怕连残羹剩饭都没得吃了。

    “如果有人连饭都吃不饱,那怎么还有力气修行呢?这种竞争会不会太残酷了?”殷十七不解地望向防具库管事。

    对于他这样的新人来说,这种食物竞争是极不友好的一道关卡。

    他完全可以预见到,那些抢不到食物的新人,只需要几天就会因为饥饿而被彻底淘汰。

    管事眯着眼睛,转而反问道:“如果连这么一点点困难都无法克服,那些人还有可能成为一名圣斗士吗?”

    殷十七哑口无言。

    沉默片刻,他带着自己的护具,心情复杂地离开了防具库。

    现在是中午,晚上还有一餐,若是晚上也抢不到食物,那他可就要饿一个晚上了。

    不过,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搞清楚三次饭点的准确时间。

    然后,在饭点时间到来之前做足准备。

    回到住所,正准备进屋,殷十七立时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喂,你是新来的?”

    扭头一看,却见一个十七八岁少年正笑吟吟地望着他。

    对方怀里抱着五六个白面包,看样子方才抢得不少。

    “嗯!今天才进入训练营的!”殷十七点了点头。

    “我说那间石屋怎么突然有人住了呢!接着!”少年轻轻一笑,又从怀里摸了两个白面包对着殷十七抛了过去。

    “你这是?”

    尽管十分困惑,殷十七还是稳稳地将两个白面包接到了手里。

    毕竟,那可是食物,若是掉地上弄脏了,就太可惜了。

    似看出他的疑惑,少年笑着解释道:“提携新人,这也是训练营里的规则之一。”

    “每一位刚刚加入训练营的新人,都可以挑选一位经验丰富的前辈引导一年时间。”

    “一年之后,新人必须适应训练营里的独立生活,否则将会被彻底淘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