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在他怀里入睡

作者:五条尾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大神你人设崩了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最新章节!

    羽毛轻轻划过娇软的手心,一开始痒地让人受不了,可渐渐地,竟滋生出一股子舒适的感觉。

    于是,叶羡由一开始的挣扎反抗,逐渐平静了下来,直至声音彻底消失。

    薄庭深见她没动静了,微微抬起她精致的小脸,发现少年双眸微阖,长睫轻颤,呼吸均匀,已然睡着了。

    小懒猫,这样都能睡着。

    男人放下了羽毛。

    睡意朦胧中,叶羡感觉自己像一张煎饼似的被人摊开,头底下枕了一个温热的枕头。

    她微微转过脸,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惯性地抱住‘床头’的大熊公仔。

    薄庭深刚脱下外套,就见少年嘟着嘴巴转过身,巴掌大的精致小脸在他腰间蹭了蹭,发出两声猫咪般的呢喃小奶音,像是对手感还算满意似的,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男人呼吸不由一窒,黑眸微凝,腹部紧绷。

    洛雨薇平复了许久,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刚一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少年像只依人的小鸟似的躺在沙发上,头枕在男人的腿上,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身,整张脸都埋在他的怀里,而男人微微低着头,轻轻地为他盖上了西装外套,修长手指一根根仔细地为他梳理揉乱了的碎发,不用想,都能猜到此刻那眼底该溺地能滴出水来。

    先前给自己做的所有心理建设,在此刻尽数崩塌。

    洛雨薇眼底写满了不可置信。

    她看着沉睡中的少年,一抹被隐藏起来的妒忌不可抑制地浮上来,转变成了赤裸裸的恨意。

    私人飞机从帝都飞往两千多英里外的法国巴黎,途中,叶羡在环境舒适的机舱中睡着了,本应该做个美滋滋的梦,没想到却一路被一个噩梦缠身。

    梦中,她跑到了一个偌大的草莓园,遍地都是又红又大又新鲜的草莓,她开心地上前就要摘取其中一个双果的草莓,可后脑勺忽然被人抵上了一把枪。

    一把带着温度,如火烧般热的枪,仿佛下一秒就能毙了她。

    她吓得连忙举起了手,向那人求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偷两颗草莓没必要枪毙吧,况且她还没摘下来呢。

    可那人并不理会她,越抵越凶的枪和愤怒的呼吸声已经出卖了他不悦的心情。

    然而这还不算最恐怖的,更恐怖的是,那人居然让她在草莓园里从头开始数草莓,一颗一颗地数,不数完整个草莓园不许走。

    于是,叶羡就被枪抵着数了一路的草莓,直到被一道熟悉的噪音吵醒,才算结束了这个噩梦。

    “叶羡!叶羡!快醒醒!你是猪啊,我们到了!”

    Cary在前排转身,不停地拍着座椅背喊她,叶羡从噩梦中惊醒,一睁眼,就看到了一张双眸微阖,英俊绝伦的男人坚毅面庞。

    她大脑短路了一秒,随即整个人都弹了起来,总、总裁?

    她、她怎么睡在了总裁的腿上?身上还盖着总裁的西装外套?刚才还貌似……抱了他?

    不会又是睡着之后的无意识行为吧?

    等下,飞机从帝都飞到巴黎需要五个小时,所以她足足枕了总裁的腿四个多小时??那总裁岂不是腿麻了?

    完了完了,把总裁的腿都枕麻了,总裁肯定要打死她!

    但他现在好像睡着了,要是趁他睡着,逃之夭夭,他也打不着她。

    叶羡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试探般在男人眼前虚晃了晃。

    没想到,下一秒男人就睁开了眼,幽谭般深不可测的黑眸底,依稀可见几分殷红血丝,吓了叶羡一跳。

    “总、总裁,你没睡着啊?”

    叶羡往后缩了缩。

    这眼神好吓人,好像要把她吃了似的,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出去。”

    男人开口,低沉嗓音里满是压抑和克制。

    叶羡呆了几秒,连忙点头,放下西装外套。

    Cary睡了个大饱觉,刚伸个懒腰就看到了薄庭深的表情,吓得一个激灵。

    “好狗不挡道。”

    叶羡拨开他就朝机舱外走,cary也隐约意识到了事情不妙,一溜烟跟了出去。

    “叶羡,你又对总裁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总裁的表情看起来怎么这么奇怪?”

    叶羡后怕地拍了拍胸口,幸好幸好,总裁没有在大庭观众之下揍她。

    “连你都看出来他的愤怒了?”

    “愤怒?”cary,“不是啊,我看着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似的。”

    就像他当练习生那会儿,公司要求他节食+健身,健身倒没什么,可是节食就要了他的小命了。

    节食的一个月后,他看到碳水化合物那眼睛都渴望的能冒绿光,可是又得拼命忍着不能吃。

    他刚才看到总裁的眼神,就是这种感觉。

    叶羡拍了拍他的肩,“那是在拼命隐忍着不在大庭观众之下揍我,为了保持他的绅士风度。”

    Cary看着她,竖起了拇指,“你流啤,兄弟!”

    飞机落地,受邀嘉宾和众星纷纷走了下来,这才发现,巴黎居然是阴天。

    当空乌云密布,云脚长毛,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水汽浓密的像珠帘一样,都能阻挡人的视线。

    众人聚在一起议论不休。

    “怎么是雨天啊,不是说大晴天吗?”

    “天气预报说是晴天,可能忽然变了天吧。”

    “那这次大秀可怎么办啊?露天秀场不说,主题还是晴空,可真是天公不作美啊。”

    “露天秀场?”

    叶羡听到她们的谈论内容,转脸问cary,“那咱们还怎么走秀?不会淋成落汤**?”

    Cary:“落汤什么?”

    “嗷~谁啊!谁敢拧我耳朵!”

    他刚想调侃叶羡,耳朵就被人揪了起来,叶羡转脸,“队长?”

    “岚空是个经验丰富的大集团,这么隆重的活动肯定有应对方案,不用担心。”

    叶羡:“好吧,我就开个玩笑。”

    “不是,队长,你安慰他拧我耳朵干什么?”

    Cary耳朵被拧着,气得直跳脚,江晚泽拧地更高了,“开玩笑要有尺度。”

    尺度?

    他这玩笑尺度很大吗?

    男生之间拿彼此都有的东西开玩笑不是家常便饭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