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殇.2

作者:安言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第一序列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女帝的大内总管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添雪燃灯最新章节!

    “沈璃漠!于琉涟呢?”他冷着脸道。

    沈璃漠挠了挠头,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还笑得那么开怀的安予明突然就一本正经地问他于琉涟在哪。不过,他来这里除了调戏于琉涟,最主要的还是让这个皇上出丑啊:“啊?琉妃呀,她在里面啊,说起来,她皮肤那么嫩,你和她做的时候应该很舒服吧?”

    太监们都因他的不敬而倒吸了口凉气,默默地为他抹了一把同情泪,可当事人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对皇上不敬。不,不是没有意识到,而是故意的。

    安予明气得脸色发青,却又在其他人面前不好发作,只好咳了几声,皱着眉冷嗤道:“你还不赶紧滚,还要在朕这里过夜么!”

    沈璃漠吓了一跳,回想方才他为了拿回布袋甚至要暗卫砍了他的手,背后边冷汗直出,也不愿多留,便转身跃出了围墙。太监们都看傻了,那种身形好像刺客来到啊,可是为什么皇上会放任刺客在皇宫里行走?

    “看什么看,爱上他了啊?还不快走!”安予明忍不住开了句玩笑,原本正要回神的太监们再次呆住。

    安予明无语了,却也懒得出言,只好坐在轿子上等着他们重新回神。

    养神殿内,于琉涟坐在椅上,垂着头,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眨不眨。

    皇上,戏弄我……好玩吗?您为什么要这么捉弄我呢……

    唉,是啊,自己真是太痴心妄想了。那高高在上的皇上,那骄傲自满的皇上,又怎会为她一人而痴情。

    于琉涟再次叹了口气,便走出了养神殿,故意绕开侍卫和太监,往落叶殿走去。

    而此时,那些太监们终于回神,抬起安予明便往养神殿大门走。安予明强压住心跳,却无法压制住那将要遇到心爱之人的兴奋。

    “琉妃!等朕等久了吧!对不……”安予明很快赶走了太监,一下推开门,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她。

    可是……那个人儿,早已离去。

    “人呢?”安予明愣愣地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随即,刚刚好不容易拥有的兴奋被怒火覆盖,他紧握双拳,目光变得冰冷。好啊,于琉涟,你居然敢擅自离开?你经过朕允许了吗?

    他很现在想去落叶殿找于琉涟兴师问罪,可是毕竟太晚了,自己也困,就只好掀开被子,睡觉。

    可是,没有她,没有今天本应该在的她,他又如何能安然入睡?

    于是,这一夜,他都未安眠。

    同样,这一夜,她也未安眠。

    大地的最东边,冉冉升起一轮红日,透过早晨的薄雾缓缓升起,喷薄而出,恍惚间,只能看到一个橘红色的火球徐徐而起,把大地映成一片光明。

    “是时候该跟娘娘整理一下房间了……唔咦?”霍儿轻轻推开门,发现于琉涟正双手托着脑袋坐在梳妆台前,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霍儿吓了一大跳,跑到于琉涟面前,疑惑地上下打量着她。确认这衣服一点都没动过后,皱了皱眉,问道:“娘娘,您什么时候回来的?一般侍寝过后的不都是在皇上房间里吗?为何您这么早就回来了。”还顶着个黑眼圈,明显是熬夜了。

    于琉涟一动不动,也不回话,仿佛已经是个死人。

    这下,霍儿真的吓到了,她一边摇晃着于琉涟的肩膀,一边惊恐地大声道:“娘娘娘娘啊!您没事吧!回神啊!别吓霍儿!”

    可无论她怎么摇,于琉涟就是不回神。

    “霍儿你在喊什么?琉涟姐姐怎么了?”安谐儿突然出现在门口,看到于琉涟的眼睛是空洞的,漆黑漆黑,完全不复以前的光亮,也是一惊,扑到于琉涟怀里,拍着于琉涟的脸喊着:“琉涟姐姐,琉涟姐姐!你怎么啦!不要丢下谐儿一个人啊……”

    喊着喊着,便小声哭泣了起来。

    于琉涟的眼眸中终于闪过一丝光芒,却只是那一瞬间。

    霍儿和安谐儿都没注意到那宝贵的一瞬间。

    “霍儿,去叫人吧?”安谐儿看向霍儿,霍儿拿不定主意,她叹了口气,道:“罢了,还是我去吧。”

    霍儿眉头一皱,“公主,您不能去,皇上看到了您会龙颜大怒的。”

    安谐儿垂了垂眸,他发怒关她什么事,她只要琉涟姐姐好好的,她就不信了,他还真的不管琉涟姐姐。

    若是真的不管,她就烧了他最爱的御花园!

    安谐儿暗暗下定决心。

    “霍儿,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说罢,安谐儿跑了出去。

    霍儿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的背影。待她跑出好远后,霍儿突然勾唇一笑。

    她缓缓转过身,看着眼神依旧空洞的于琉涟。她伸出手,抚上于琉涟那细腻美丽的脸蛋。

    “终于有机会了……梅妃娘娘一直将我安置在你身边,就是等待这一刻。”她忽然大笑起来,笑得灿烂,笑得诡异,笑得凄凉。

    琉妃娘娘,虽然你平日里是真心真意待我,我也很感激,毕竟我只是一介下人。可是,谁让你的好对错了人呢?我是卧底,我只是一个奸细。

    对不起。她喃喃道,抓起梳妆台上的剪刀,往于琉涟的脸上刻下去。

    “皇上,奴才有一事,不知该不该说。”皇上的贴身太监幅亦说。

    安予明正在认真批奏折,被他这么一打扰,虽心里不悦,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事,不妨一说。”

    幅亦道:“就是……九公主殿下一直跪在御书房的台阶前,奴才派人扶起她,她却不起来,说是您不见她就不起来。哦,对了,她说,她有重要的事要向皇上您报告,说是……关于琉妃的。”说完,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安予明一眼,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把他给斩了。

    安予明皱了皱眉,没有犹豫,起身道:“朕去看看!”

    幅亦愣住,却又不敢多问,只好跟在安予明身后。

    安谐儿跪在地上。她眼神坚定,也自信满满,在看到安予明出来时,满意一笑。就知道他还是爱着琉涟姐姐的!

    “找朕什么事?听说是和琉妃有关?”

    “是的,和琉涟姐姐有关!”她接上他的话,“方才我去看琉涟姐姐,发现琉涟姐姐整个人都愣住了,一动不动的,我怎么喊怎么摇都醒不过来。皇上您快去看看姐姐吧!”

    虽然她内心里是很不愿意唤他皇上的,可是为了琉涟姐姐,嗯,她忍了。

    “什么?”安予明本来是为昨天晚上于琉涟未经他允许就离开的事很生气的,但一听到于琉涟出了事,那怒气就烟消云散了,很快被担心替代:“她,她昨日发生什么事了?”

    安谐儿摇摇头,咬牙道:“还不快去啊!”

    安予明此时太担心于琉涟,顾不上管她的不礼貌了,也不喊人,就直接发动轻功往落叶殿飞去。

    昨晚她到底怎么了?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啊。

    对了,沈璃漠昨晚是从自己的房间出来的……难不成?!

    他瞳孔剧缩,差点气息不稳摔下去。

    他心里很乱,他深知她是爱着他的,所以她不可能没有任何事就一声不吭地走了。肯定是沈璃漠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

    沈璃漠,如果你是做了什么的话……

    安予明的眼神忽然一下变得狠厉。

    那你就是找死!

    “娘娘,对不住了,奴婢也是拿钱办事!”霍儿闭上眼,剪刀尖对准于琉涟的眼,猛地刺下去。

    突然,一只手伸出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大惊失色,忙睁开眼,却见沈璃漠正冷冷地看着她。她有些疑惑,想挣脱他的手却无奈动不了。她冷静下来,问:“你是来救她的?”

    “一个奴婢而已,有什么资格和本公子说话!”沈璃漠的语气冰冷,一个巴掌甩在霍儿脸上,“而且,不过一个奴婢而已,有什么资格伤害妃子?还是你自己的主子!枉她那么信任你,认你做朋友!”有一个巴掌落在她脸上。

    霍儿被打得懵了,回神时只觉得脸火辣辣的疼。

    她忍不住剧痛,垂下头小声哭泣起来。

    若在从前,沈璃漠肯定会禁不住这美人计,可是,那是以前,现在不同了。

    因为眼前这个奴婢,想伤害的人,是于琉涟!是他好奇,想探究的女子!

    决不允许有人伤害她!

    沈璃漠掐住她的脖子,力气越使越大,霍儿觉得呼吸渐渐变得困难,也终于开始害怕,她恳求道:“求你,放……放了我……”

    “放了你?你有放过你的主子吗?如果我不会武功,你会放过我吗?”

    霍儿挣扎着,可是没多久,就没了气,头歪到一边。

    沈璃漠嫌弃地丢掉她的尸体,转身看着眼神空洞的于琉涟。见她毫无生机的模样,他只觉得心有些疼,不禁靠近了她,手轻轻抚上她的脸,把动作之小心翼翼,仿佛是在抚摸一个珍贵无比的宝贝。

    “请问,你非礼够了吗?”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吓得沈璃漠差点丢了魂。他刚想怒骂,却惊觉那似乎是个女人的声音。

    “你没事了?”他惊讶之余,又觉得心里的喜悦更甚。

    于琉涟推开他,缓缓走到窗前。那消瘦单薄,似是一阵风就能吹倒的身影,因为哀愁而更惹人怜爱。

    沈璃漠的心,颤动了几下。

    被自己信任之人所背叛,那伤可是刻在了心上。

    心泣血,也不过如此。

    “你是什么时候醒的?还有,我杀她的时候你怎么都没动一下?”他不想气氛就这样尴尬下去,只好开口问问题。

    于琉涟沉默。

    沈璃漠见她不想回话,知她是太过伤心,不愿多言,更不愿听别人多言,便很听话的闭了嘴,心里暗叹。

    不想,于琉涟沉默了几分钟后,竟开了口,道:“我……在你没来之前,就醒了。至于我为什么没动……是因为,是她背叛的我,那么自然就要付出代价。”

    声音,有些颤抖,有些哽咽。

    “谐儿来时,我就醒了。但我不想回神,因为昨晚的事太令我伤心。”

    沈璃漠的身子一僵,她伤心,是为了安予明吧。看来是她误会了,她以为自己是安予明派来羞辱她的,可恶,明明不是啊,自己昨晚不是解释过了吗?还当着她的面骂了安予明,难不成,起反作用了?

    “没想到,霍儿,竟然是……竟然是梅妃派在我身边的卧底、奸细……为什么,上天为什么要如此狠心呢?将我身旁的朋友忽然之间变成背叛者?还好,还好,我还有谐儿,只有谐儿对我是真心的了。”

    她肩膀渐渐开始颤抖。

    沈璃漠知道,她哭了。

    他很想抱她入怀,安慰她,可是,那令人讨厌的脚步声已经渐近了。

    他知道来者是谁,他很想揍那人,可是那人是皇帝。他自己,不过是臣。

    要知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所以,他不得不走了。

    “别哭了,让那个人看见你的眼泪,他怕是会心疼的。”沈璃漠擦去于琉涟眼角的泪珠,轻声道。说罢,转身跳窗,消失在于琉涟视线之中。

    ……他?

    于琉涟低垂着眼眸,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

    他来心疼她?那只是痴心妄想罢!她又不是不懂!

    “琉——琉妃!”安予明猛地推开关闭的木门,将于琉涟吓得差点摔到地上。她赶紧站稳,看向因奔跑太急而正喘不过气来的安予明。

    于琉涟以为自己会开心,会紧张,会哭泣。

    然而,没有。

    什么,都没有。

    她只是面无表情、甚至可以说成是冷冷地看着面前这个她朝思暮想的爱人。

    “你没事?”

    “我何时说过我有事了。”

    安予明一愣,气急:“为何谎报?”他因太生气,以至于都没去注意于琉涟的自我称呼是“我”。

    “谎报?那只是公主太担心我了而已。”于琉涟平静地说,眼底无波无澜。

    安予明这才发现她的不对劲,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了,从刚才起就有点精神不振。”

    于琉涟微微一愣,他是在担心她吗?

    不,怎么可能。于琉涟自嘲的摇摇头。

    “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安予明眼底闪过一丝担忧和困惑。担心的是她是不是生病了?困惑的是按理说昨晚她回来后便睡下了,为何会累呢?

    “对了,朕问你,你为何昨晚擅自离去?”扯了半天,终于将话扯到了正题上。

    于琉涟的脑袋垂了下去,重新抬起头来时,眼眸里已经不剩一点柔情。明明就是他找来羞辱她的人,还好意思这么若无其事地问她为何?呵,真不愧是皇帝,好厚的脸皮!

    见她半天不答,安予明有些不耐,无意往她身后一看,瞬间变了脸色。

    “你——杀了人?”

    风如利刃般刮在行人耳边,行人吃痛地捂住耳朵,那坐在屋顶上的男人却似是没有痛觉一般,目光愣愣的看着前方。

    她现在,是正面对着安予明吧。她安然无恙,自尊心太强的安予明一定会大怒,那她,该如何应对呢?自己真是好奇。

    只是……为何他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

    嗯,让他好好想想。男子做沉思状,陷入沉思。

    思考,思考,再思考——

    ——想起来了!完蛋!那奴才的尸体忘在她屋里了!安予明一定会认为是她杀的!自己真是太大意粗心了!

    男子赶紧站起身,向皇宫奔去。

    “不是我所杀。”于琉涟缓缓道。

    安予明也觉得事有蹊跷,先不说他很了解她,她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人;就凭这人是她平时最喜欢的奴婢霍儿,她也不可能下手啊!可他进来时,这间屋子里明明就只有琉妃一个人在啊!况且,地上有具尸体,一般的女子不都会尖叫么?为何偏偏她没有,还这么冷静,这叫他如何不怀疑!

    “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皇上。你要动动脑子好好想一下,如果我是杀此人的凶手,我会将她就这样放地上?我会这样放心地与你说话?蠢一点可以,但蠢太多可就不行了,皇上。”

    安予明终于知道为何他会觉得于琉涟有些不对了。此时的她,完全不如以前那般,一见到他就欣喜若狂,一与他说话就克制不住紧张。现在的她,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如此冰冷,令人战栗。

    “你今日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他忍不住问道。

    于琉涟眨眨眼,忽而一笑,顿时周围景色皆失去颜色。

    安予明看得痴了。

    “皇上,多谢您对臣妾的关心,臣妾好一段时间没有再见皇上了,闷得很,只能说点话,发泄发泄咯!”她轻笑着,眼底却没有丝毫笑意,仍是冰冷一片。

    其中的讽刺,不言而喻。

    安予明何等聪明,他从于琉涟开口时就知道,她不会对他说好话了。

    只是,他很不悦,也很不爽。

    明明,犯错的不是他!是她误会了吧,还是沈璃漠出现的原因?

    “琉妃,你昨晚,是不是见到了一个穿着华丽的男子?”

    “那个男子,你不是应该最清楚么?”于琉涟想起昨晚的事,非常意外的,她的心,并没有疼痛。

    她想,她是内心失望,不,绝望了吧。

    这时,一个人影闪到于琉涟身旁,于琉涟眼神仍然平静,倒是武功高强的安予明愣了愣,随即眼中迸出怒火,他怒吼道:“沈璃漠!你昨日与她说了些什么!”

    “啊?”沈璃漠见他这么不顾形象,呆了一下,然后望向于琉涟,见她没事,只是眼神有些不对劲,不禁松了口气:“说了些什么?没说什么啊。”他是真不记得说了什么了。

    于琉涟不言语,垂着头站到一边。

    “休要再胡说八道!沈璃漠,你是不是说了让她误会朕的话?”

    “唔,让我想想,”沈璃漠歪了歪头,忽然“哦”了一声,一拳敲在手心里,道:“昨天晚上,你是指在你的养心殿的时候吧?那可不怨我啊,是你的琉妃自己对我投怀送抱的!我还没向你说她无礼呢!”

    于琉涟猛地抬头,抓住他的衣袖,咬牙切齿:竟然抹黑她!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无耻的男人!

    不过……他竟然能这样冲撞皇上?那是不是说明,他真的不是皇上派来的?于琉涟心里想着,冰冷死寂的心不由得暖了一分。

    沈璃漠捏了捏她的手,回她一个安慰的微笑。

    于琉涟疑惑地挑挑眉。

    安予明看着他们俩之间的互动,青筋暴起,牙齿已经开始磨了起来。他冷笑一声,道:“沈璃漠,看来你的手不安分了,我可以帮你砍了它!”

    沈璃漠看着他无比认真的神色,冷汗直流,松开了于琉涟的手。

    安予明正想要说些什么,却不料门口突然传来了太监独有的尖锐嗓音:“皇上,九公主求见。”

    啧,来得真不是时候!安予明皱了皱眉,“让她进来!”说罢,他转头看向于琉涟,果真看见那苍白却不失美丽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笑容。他抿了抿唇。

    他承认,他吃醋了。

    他更承认,他爱她。

    “琉涟姐姐!你没事啦,你没事啦!太好了!”安谐儿一进屋就自动忽视安予明和沈璃漠,一把扑到于琉涟的怀里。

    于琉涟摸摸她的头,发自内心的笑了。

    她还有谐儿,她还有希望,不是么?

    “你说,是琉妃自己投怀送抱的?”安予明挑眉问,心里自然是不相信。

    “是啊。”沈璃漠阴笑着,嘿嘿,就让我来看看你对你的琉妃是不是真心的吧!虽说帝王心难测,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于琉涟才懒得管沈璃漠和安予明接下来说什么了,反正不是好话,就干脆在一旁和安谐儿说话去了。

    安予明咬了咬下唇,瞪向一边优哉游哉的于琉涟。

    这女人都不反驳一句的么!她不反驳,不说话,他也就不好为她辩解,万一沈璃漠将此事传到民间去了怎么办!

    于琉涟感受到目光,抬眸冷冷地回视他。

    瞪甚瞪,你不是应该很满意这结果么?难道你派人来的目的不是如此么?

    安予明再次被莫名其妙地冷冷瞟了一眼,实在是摸不着头脑了,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消除从沈璃漠口中说出来的混话:“沈璃漠,朕是念在你曾救过朕一次的份上,好几次都没有治你的罪;若你再这样侮辱朕的女人,就休怪朕不客气了!”

    闻言,沈璃漠满意一笑,安谐儿挑了挑眉,于琉涟却是身子一颤。

    他的女人?

    在他心里,她还是他的女人?

    那近乎死灰的眼瞳里蓦然涌出一种希望,只是,那希望很快就被她捏碎。

    在后宫的这一年来,她已经明白,对凡事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而绝望,就隐藏在失望背后。

    隐藏得是那么的好,那么的深。

    以至于……她现在才发现,它的存在。

    “琉涟姐姐……”看着于琉涟的模样,安谐儿担忧地出声。

    “没事,谐儿。”于琉涟挤出笑容,轻声道。

    “罢了罢了,我逗你玩的,安予明。其实这一切,不过是琉妃以为我是你派来的来羞辱她的而已。你好好看好你的女人哦,小心那颗心因你而变成冰心哦!”

    言毕,他跳窗离去。

    于琉涟垂了垂眸,冰心?以前的她不敢想象这种事情,可是现在,她的心,离那种程度,怕是,不远了。

    安予明望着已无人的窗台,狠狠皱了皱眉,转头看向低垂着头的于琉涟,语气忍不住柔和了几分地说道:“琉妃,你是误会了朕。你都看到了,他对朕那么不敬,怎么会是朕派来的呢?再说了,朕是不可能派人去羞辱你的。你应当相信朕。”

    误会么?

    于琉涟鼻子一酸。太好了,是误会,是她误会了他……

    “对不起,皇上,是臣妾失言了,请皇上罪责臣妾吧。”她福了福身,明明心里很暖,可是,不知怎的,那冰还是卡在了心里,没有融化。

    看着她恭敬却不失疏离的样子,安予明的心里就没来由一阵怒火。

    “罪责?的确是要好好地罪责!”

    于琉涟疑惑地挑挑眉,为何皇上突然这么生气?

    哪曾想,安予明怒气冲天地冲到她面前,就在她以为他会给她一巴掌时,他竟横抱起了她。

    见状,她一愣。

    “朕给你的罪责就是如此!”安予明哼了一声,邪魅的笑容忽然展现在他那英俊的脸上。说罢,他往床边走去。

    这下,她是完完全全愣住了。

    随即,脸便红得像个大苹果。

    “皇上,你还要早朝……”

    “谁敢来打扰朕砍了他!”

    “……”

    于琉涟不再说话,随着半透明纱布的落下,使她的心卡得生疼的那块冰,终于被这强烈的暖意融化。

    至于某个小家伙,毕竟是在深宫里长大的公主,在安予明横抱起于琉涟时,就已经识趣地出了门,还很贴心地关上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