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结盟,模板完成

作者:衔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三寸人间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武侠巅峰之上最新章节!

    例行修炼完神功,蓝月凤凰如水一般瘫坐在秦旸怀里。

    而秦旸,则是还有余力以“火延”继续控制炉火,一边炼丹,一边度过这还有一点余韵的贤者时间。

    “真怀疑你是不是铁打的,这么强悍。”蓝月凤凰有气无力地道。

    哪怕是这段时间以来切磋不少次,蓝月凤凰依旧无法将秦旸斩于马下,反倒是自身坚持的时间越来越短。

    她的《补天心经》在精进,但秦旸的气血变强更快,并且身体各部分都随着气血和功力的日渐精神而进步,每一分气血的增长,都反馈到身体上,让体魄逐渐变强。

    论实力,蓝月凤凰自然是不逊于秦旸,反倒高出不少,二人战斗,秦旸非要用出一些爆发性的法门和最大的几张底牌不可。

    但论体魄,蓝月凤凰的进步远不如秦旸。

    通过几次深入结合,秦旸已经通过大罗天窥探到《补天心经》的部分精义。

    《补天心经》,以后天之力,补先天之不足,论战斗力,这门功法实际上不如其他神功远矣,但论及对人身的造化,却又是能胜过那些增长战斗力的武功不知凡几。

    通过这部分精义,秦旸进一步把握自身情况,搬运气血和真气,让身体的积累逐步加快。

    是以别看他这段时间以来有点不务正业,连练武的时间都没有,但通过精确的时间管理以及强悍的体魄能力,他的根基不退反进,日渐稳固。

    这一点,从他越发细腻的皮肤就可以看出。

    浑身毛孔闭合,连一根汗毛都不存在,已是向着无漏无缺的人仙之体进发。

    好一会儿,蓝月凤凰回过点力气来,她在秦旸怀里蹭了蹭,有些惬意地道:“本王还真想和你一直维持住交易关系,这种滋味可是叫本王终生难忘,舍弃不得。”

    “你若有心,自然可以一直维持。墨家也不介意多一个盟友。”秦旸十分淡然地道。

    若是能让墨家多一个强援,那么即便是牺牲他的身体又如何,秦旸又不是什么因私废公之人。

    “那今后就请秦小弟多多赐教了。”蓝月凤凰摸着秦旸的胸膛,媚笑道。

    虽然媚眼如丝,但眼神深处却还留着一丝深沉的冷静。蓝月凤凰是一族之主,身负苗族十万子民的性命,自然不是什么花痴,和墨家联合,是因为《补天心经》需要借助秦旸之力,也是看到了秦旸和墨家的潜力。

    这殇旸君眼下尚在崛起之时,他朝定有腾空九天之机。

    并且大夏皇朝暗流汹涌,五毒教还有幽冥教这么个大敌,蓝月凤凰也希望找个强援作为助力。

    秦旸就是一个很好的强援,他的潜力已经步步兑换为实力,不似那些潜力虽大却难以在短期内实现的所谓天才,本身还是墨家之首领,手底下有着无数墨家之人效力。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他某方面很强,能让自己享受到翱翔九天般的快感。

    多方面的因素,让蓝月凤凰决定与其结盟,加固关系。

    这时,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蓝月凤凰又恢复了精力,“既是结盟,那结盟的仪式还是必不可少的。”

    只见她双手后伸,抓住秦旸的手掌,十指相扣,臻首昂起,坐正姿势,发出凤凰般的鸣叫。

    ························

    就在秦旸为墨家牺牲身体,换来盟友之时,墨家之中,亦是人心浮动。

    秦旸想要仿制龙雀钱庄的银票,打击这大夏皇室最大的财库,并且以假银票在其中套取大量利益,但此举遗祸不浅,墨家的几位统领皆是墨者,对此行为抱有极大的排斥心理。

    但是,秦旸是墨家首领的情况不可改,且他是弦主复仇,占据大义,即便是墨者们有心反对,也无法阻止模板的诞生。

    他们最多也就是多拖延几日,但对于时局来讲,早几日晚几日,并无太大区别。

    在秦旸前往西蜀道十天之后,江南道临安郡,一处乡间村庄之中,第一块模板终于在鲁老手上诞生。

    “完成了,”鲁老面色复杂地看着这块模板,“龙雀钱庄的银票固然经过重重加工,图案反复且有层次,甚至还在其中嵌了一块银箔,但终归是难以难得住老夫,这模板,终究是完成了。”

    鲁老的话语中并未有成功的欣喜,反倒是有着极强的不安和沮丧。

    一张百两面值的银票若是套现,就足以让三四十户普通百姓一年无忧。大量仿造百两银票并将其套现为银两或是其他同等价值的材料,这会让市场出现短时间的繁荣。

    而在繁荣之后,就是断崖般的坠落。

    这一块模板的危害,胜过成百上千的刀剑。

    “鲁老,我们当真是要将这模板交给秦师者吗?”严卫双眼闪烁不定地道。

    “鲁老,不如我们悄悄做点手脚,让模板出现一点瑕疵······”和严卫一同为鲁老打下手的李康裕提议道。

    百两银票价值匪浅,一般来说不会用于市井之间的买卖,只有一些身家不低的商户才会使用。

    而这些商户,基本都有辨识银票真伪的能力,不是那么好骗的。

    若有瑕疵,注定瞒不了多久。

    鲁老闻言,缓缓摇头,“连那些商户都能辨识出有假,又如何能瞒得住其他匠师。这些日子,我们一拖再拖,掩日已是有些不耐烦了。秦师者已经收拢了其他几位匠师,我们不做,他们几位也会做,只是需要的时间会长些罢了。”

    鲁老有自知之明,知道凭自己这些人的本事,是骗不了身为九算的秦旸的。能当上九算的人,其手段和能力,都非自己等人能相比。

    甚至可能连自己和严卫二人现在的话语都被他人听取,录在笔录上,最后交给秦师者过目。

    从中作梗,难如登天。

    但这自知之明鲁老有,其余两人就不一定有了。

    不管是严卫还是李康裕,都是眼神闪烁,显是各有心思。

    待到鲁老将模板封存入一个机关匣之后,二人皆是悄然瞄了一眼机关匣,记住这匣子的位置,甚至还想将机关匣的开启方法一并牢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