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深度咨询

作者:花还没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第一序列都市极品医神官场局中局超级无良学生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老婆请安分最新章节!

    夜。

    清吧。

    暖色的灯光照在吧台桌面上,给桌上的酒杯渲染出几分梦幻感。

    孙文叼着烟坐在角落,轻轻摇晃杯子,看着头顶的灯光有些出神。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只是在出租上犹豫了一下,想想没有别的好去处,就来这儿了。

    起码这里安静。

    而且这种安静和出租屋里的安静不同———出租屋里是一个人的孤独,这里是一群人的孤独。

    有人陪着,总比自己一个人闷着要好。

    即使他们互不认识互不搭话,但只要抬眼能看见别人落寞的神色,总比自己躺出租屋里的床上要好。

    有时候还会有惊喜,多个人陪着解闷,比如——

    “齐天大圣?”

    上次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进门随意转头一扫,就看到孙文的魁梧身影,顿时直直走过来坐到他旁边。

    “不,是孙文。”孙文纠正,“齐天大圣的孙,文化人的文。”

    “哦,差不多。”

    “你叫什么来着?”

    “徐薇。”徐薇打个响指,叫来服务生点了一杯酒,又看向他,“我以为你会记得我。”

    “你都没记住我,我为什么要记得你?”

    “我好歹记住了齐天大圣。”

    “因为这个好记。”孙文仰头吐出一口烟雾,看着它缓缓飘散,开口道:“你的名字如果也带有齐天大圣,我一定能记住。”

    “虚伪。”徐薇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这个好记吧?”

    “……”

    孙文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忍不住笑,“好记,这次我记住了。”

    这个女人还是那么有意思。

    “怎么又一个人喝闷酒?又失恋了?”徐薇的酒还没上来,她一只胳膊撑在吧台上,另一手伸出来映着灯光,打量自己指甲。

    酒红色的指甲油,和她今天深红色的连衣裙很配。

    这样一个女人,很容易让人冲动。

    “应该说,上次是假失恋,这次是真失恋。”

    孙文看着杯中酒里模糊的倒影,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的笑。

    还是晚了啊。

    如果能多撑几个月,结果也许会不同。

    “和我说说?”徐薇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这还有真有假?”

    “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上次我还有那么一丝希望能和好。”孙文见服务员把酒端过来,朝她示意了一下,见她接过服务员递上来的酒杯,才继续道:“然后今天那丝希望破灭了,是真的分了,挽不回的那种。”

    “具体呢?”

    “不是你说长话短说吗?”

    “你这也太短了。”徐薇露出来一抹笑容,眼神往下扫了一眼,“实在短。”

    “……”

    孙文朝她喷了口烟雾,“能不能好好说话?”

    “你喝了多久了?”

    “一天了。”

    “这么能喝?”

    “这是第二场,之前参加了个婚礼。”孙文扯扯自己领子,“不然我穿这衣服来这种地方?”

    “失恋了还得参加别人婚礼,真惨。”徐薇轻笑,拿着酒杯抿了一口,“你做了什么,怎么就挽不回了?”

    “做了什么?”

    孙文重复念叨了一句,又摸出烟来点上一根,透过缓缓飘散的烟雾看着她,“要不,你帮我分析分析?同样都是女人,你帮我想想她在想什么。”

    “找我咨询情感问题,是要付报酬的。”徐薇低头弹了弹指甲,又抬眼看他,“你付吗?”

    “那你要听故事吗?”

    “嗯……好吧,反正现在也没事。”

    徐薇点头,“说吧。”

    “那就得从……算了,从头开始讲吧。”孙文想了想,干脆从最开始讲起,“如果你听得不耐烦,随时都能告诉我。”

    失恋的人总有种倾诉的欲望,尤其是和陌生人倾诉。

    只要出了这个清吧的门,他们便完全没有交集,想说什么都可以说。

    “我从来不会不耐烦。”徐薇拿着酒杯摇晃两下,与他轻轻碰在一起,“可以开始了。”

    孙文缓缓开口。

    两个人,一个说,一个听。

    果然,徐薇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不仅没有表露出不耐,反而一脸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微微点一下头。

    故事结束,孙文杯里的酒也见底,抬手叫过服务员再来一杯,然后看向徐薇,“怎么样?”

    “我觉得分手对你来说是件好事。”徐薇听完整个故事,下了结论。

    “我朋友也这样说。”孙文耸耸肩。

    “所以你为什么不庆祝一下?”

    “感情的事,不能用好不好来评判,我喜欢她,无论好坏我都喜欢。”

    “太傻了。”徐薇摇头,“也许你该试试别的。”

    “别的?”

    “比如我。”她妩媚一笑,拿脚轻轻碰了碰他,“要试试吗?”

    孙文看了她片刻,忽的也笑了,“我觉得是你想试试我。”

    “确实,我还没试过你这样的。”

    “什么样的?”

    “你说呢?”徐薇用手指在他胳膊上轻轻划过,“我估计你可以用一只手把我托起来。”

    “……”

    孙文拿起服务员送过来的酒喝一大口,长长出了口气,“我觉得说说话就挺好。”

    他顿了顿,见徐薇看着他没说话,继续道:“你觉得她在想什么?”

    “做公主梦呗。”

    “公主梦?”

    “只喜欢被人哄,被人宠,却不肯付出任何东西,只想被动的等待属于她的王子。”徐薇抿了一口酒轻笑,“和公主病不一样,这个更蠢。”

    “是我哄得不够吗?”

    “不,是你只会哄。”

    “哦?”

    “王子还有镶满宝石的剑,镶金嵌玉的盔甲,以及家里的皇位。”徐薇的话语很轻,孙文却觉得有些刺耳,“你什么都没有。”

    “……”

    “她觉得你不是她的王子,所以就去找真正的王子了。”

    “……”

    “这种的我见多了。”徐薇的语气很随意,“她配不上你。”

    “你是做什么的?”孙文忽然问。

    “感情顾问。”

    “真的?”

    “真的。”

    “幸好不是我配不上她。”孙文咧嘴笑了,“那你再分析分析,我该怎么把她追回来?”

    “咨询是要付费的,刚刚当是听故事的报酬。”

    “多少钱,我付。”

    “现在是下班时间,不工作。”徐薇晃晃腕上的手表,“不过你的话……”她目光上下打量着孙文。

    “怎样?”

    “可以破例,去我家给你一个深度咨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