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沈浩

作者:剑如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洪荒之太清问道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玄清卫最新章节!

    关上门,沈浩靠坐在椅子上脸色略显疲累,这是他半月来第一次回家,不过案子总算是结了。

    休息了一会儿缓了口气,沈浩开始卸下身上的累赘。

    先是别在腰间的雁脊刀。

    然后是一块黑铁腰牌。

    雁脊刀是制式的,长三尺三寸,重九斤八两,由黑晶铁锻造,属于兵器也是下品法器。

    黑铁腰牌,同样是制式的,正面有一个饕餮纹,中间铭有一个“玄”字。背后刻着“小旗官沈浩”字样。除此之外令牌整体还构成一个特殊的法阵,用以精准身份也做防伪。

    最后再换下了身上的一席黑色锦袍,换上了一身短打,这样才浑身舒坦。

    看着放在桌上的这些东西沈浩叹了口气,转身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了一坛酒,走到院子里,往躺椅上一瘫,遥望挂上枝头的弯月,思绪有些飘。

    今天是三月廿四,一个不年不节的日子,但却没有人知道这个日子对沈浩而言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八年前的今天,也是夜里,沈浩还坐在电脑前,手边放着一罐可乐和一包大前门,愉快的玩着吃鸡,根本不会想到自己下一秒就穿越到如今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来。

    不过虽然穿越了,但沈浩也感叹自己的运气还不错,不但有不错的修行天赋还靠着在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进了玄清卫且混得风生水起。

    想到玄清卫,沈浩嘴角微微扬了扬,他总是将其联想到地球古代的锦衣卫。

    和锦衣卫一样,玄清卫同样是独立于朝廷职能机构之外的特殊存在,同样是直属于天听,同样让普通人甚至大部分官员都闻风丧胆,而且同样需要面对的是比普通人眼里的“恶”更彻底的敌人。

    加入玄清卫八年,风风雨雨生生死死,让一个原本才参加工作的小片警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刚加入玄清卫的时候沈浩只是普通士卒,然后晋升为班头,再是力士,接着又荣升校令,短短五年他就爬到了一个没背景的玄清卫士卒能碰到的天花板了。

    直到四年前那场绝地反杀让沈浩立了大功,他才破格拿到了小旗官的腰牌,而当时他所在的那个小旗营上下六十三人只活下来他一个。

    想起那场死里逃生,沈浩至今心有余悸。

    其实四年那一战沈浩从来都觉得自己已经死了。谁见过一个才炼气期的小修士在心脏都被挖出来捏碎之后还能活的?

    扯开衣衫,左胸心脏位置现在都还能看到一个发散状的狰狞伤疤。

    之所以被捏碎了心脏还活了下来,这事儿太玄,沈浩自己也没弄清楚,只能将其连同自己穿越的事情一样埋在心底,谁都不敢说。

    不过不明白并不代表完全没有头绪。

    因为自从四年前死里逃生之后,沈浩胸口处多出来的可不止那一道狰狞的伤疤,还多了一个诡异的“纹身”。

    这纹身模样奇怪:生双翼,鳞身脊棘,头大而长,吻尖,鼻、目、耳皆小,眼眶大,眉弓高,牙齿利,前额突起,颈细腹大,尾尖长,四肢强壮,通体漆黑却又伴有金色浮光。却是和传说中的应龙极为相似。

    只不过没听说过黑色的应龙啊?所以沈浩一直不敢确定这个纹身是什么,但却笃定自己当初死里逃生一定和这个诡异纹身脱不了关系。

    甚至冥冥中他很多次遇到凶险的时候这个纹身总会莫名的发热,并且让他出现一种非常奇怪的饥饿感。

    ......

    一坛酒也就三斤多些,度数不高,类似地球上的普通啤酒的度数,所以就着这些不能对人言的回忆很快就喝得见底了。

    “呼!”

    一团酒气吐出来让沈浩更是放松,瘫在躺椅上居然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似乎就这么睡了?

    是睡了,甚至还入了梦。

    梦里沈浩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头背生双翼的黑色怪兽,咆哮着要毁灭整个天地......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将沈浩吵醒,他睁开眼,发现天色早就大亮了,自己因为前些日子太累都没怎么休息,昨天又喝了点酒居然在院子里就睡着了,而且他还又做了同一个梦。

    伸了个懒腰,将脑中关于梦境的杂念甩掉,这不是第一次做那个梦了,胸口纹身不知不觉间似乎都快成了沈浩心里的一个执念了。

    “谁呀?”

    “小旗,是我,何老五呀。”

    “等一下。”

    慢吞吞的走到门口,打开门,一个穿着黑色锦袍腰间别着雁脊刀的壮汉正一脸献媚的站在门外。

    “老何?有事儿?”

    “小旗,搅扰您休息了,是,是有点事,总旗那边来了条子,说是有新的案子让您接手。”

    “新案子?我昨日才回来怎么会派到我头上?”按照规矩,昨天才回卫所里交了令是有三天假的。沈浩有些皱眉,他本打算好好休息几天的。

    “这个......好像是另外两位小旗官至今未归,所以总旗才......”

    “行了。条子呢?”

    “在呢!您请过目。”壮汉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长条铜盒子递到了沈浩手里。

    沈浩接过无奈的挥了挥手,壮汉这才离开。

    “一天天的事儿怎么这么多啊!”心里抱怨了一句,但条子都递到手里了,这种事情沈浩这样的小旗官是没有资格拒绝的。

    回到屋里,拿来自己的腰牌,用上面的铭文和法阵在长条的铜盒子上轻轻拂过,两者上的法力波动瞬间契合然后“咔擦”一声盒子才打开机括。

    展开来,里面是一张派令:

    急令,丙字旗甲组小旗官沈浩即刻起着手侦办五羊城三月廿四命案,情况随报,不得延误。

    落款是丙字旗总旗官陈天问。

    沈浩合拢手里的条盒子,摇了摇头,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枚令符用真火点燃,一盏茶的时间一名年不过三十的年轻校令便到了他家门口。

    “参见小旗,不知小旗有何吩咐?”

    “才接到陈总旗的条子,五羊城有大案,当地衙门办不了需要咱们跑一趟。你马上召集兄弟们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好的小旗,我马上就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