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千里之外

作者:薄荷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首辅是个娇气包最新章节!

    魏瑧拍了拍胸口,稳了下神才缓声问小牙为何躲这里。

    这几个月,变化最大的是小牙,长高了,长胖了,跟之前相比简直可以说是脱胎换骨。

    而且长开之后的小牙看得出是个俊朗帅哥的胚子,但他的个头比较偏高,所以看上去还是很瘦。

    “你是担心南边的局势会影响到这里?”

    连比带划下,魏瑧大概明白了他在想什么。

    “傻小牙,我就是这么说说而已,就算会影响也不会发展成暴乱的,只是迁移的人会增多,这样一来人员的复杂会大大增加,给那些心存歹意的人制造了作乱的机会。我们要防备的就是这些人。”

    打仗是肯定不会打仗的,南边的局势说乱,其实据小道消息说,是跟镇南公的内宅有关。

    镇南公的原配几年前病逝了,只留下一个病秧子儿子。后来公爷娶了续弦,又生了个儿子。人都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这话虽然有点绝对,但能肯定的是,原配的孩子在亲爹的心中的确是不如现在妻子的孩子。

    如果原配没有强大的家世,这病秧子长子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幸好镇南公原配的娘家势力不比公爷小多少,而且那家三个儿子就一个早逝的女儿。

    前些日子听说小公爷被继夫人以祈福之名带出去求医问药,结果人不见了,这下子小公爷的外家暴怒,直接让人拿下了继夫人和她的亲生儿子,威胁说如果找不回小公爷,这俩母子就给小公爷陪葬了,至于公爷那边,他们会赔三五个绝色美人给他,再生继承人就是。

    “公爷肯定生气啊,但生气也没办法,谁让他自己疏忽,给了继夫人机会把长子弄丢了。不管他喜不喜欢长子,小公爷都是皇家的血脉,不容那些人轻慢的。继夫人这次是捅了大篓子了,听说连带她娘家都被监控起来,所有子弟一概不许外出。”

    温暖的室内,二花也在跟弟妹们讲自己听到的小道消息。

    这消息实不实在不知道,反正跟他们这些小老百姓不相干,就当听个谈资罢了。

    “那小公爷现在还没找到吗?”四花儿吁了口气,秀气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都冬天了,外面天寒地冻的,要是找不到,他身体又不好,可怎么过冬啊!”

    小牙坐在角落里跟魏瑧一起烤地瓜,不时的抬头看一眼魏家姐妹。

    室内气氛莫名的凝重起来,大宝看看左右,轻咳一声开了口。

    “阿姐,明年或者后年,老师让我下场试一试童生试。”

    童生试三年两次,过了就是秀才,是有功名的人了。

    二花儿手抖了一下,猛的抬头看向大宝。

    “都,都可以下场了?你老师还说什么了?家里要给你准备什么吗?”

    “二姐,你别着急。”大宝慢条斯理的开口,说了他老师对他的安排。

    “老师说我第一次下场不求过不过,只是去感受一下,然后看看自己还差什么。我现在年纪还小呢,等下场的时候,才不过十岁,过不了也是应当的。”

    二花有点忿忿然,但大宝自己知道读书考科举有多难,别说十岁了,就是三四十岁的,还有不停的参加童生试而没过的呢。

    “没关系,第一次过不了很正常的,我们继续努力就行,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魏瑧跟二花不一样,她清楚科举的难度,百里选一,千里选一,万里选一,最后能站到金殿内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我没有啊,还行吧,老师说照我现在学习的速度,就算第一次过不了,只要心态不崩,第二次多半是能过的。”

    三年两次,就算一头一尾,到时候大宝也不过才十三岁,还是个半大孩子呢。

    说起大宝的事儿来,众人的心思都从南边国公府的八卦上转移开了。七嘴八舌的讨论起要做些什么准备。

    家里老房子房间不少,小牙就跟大宝隔墙而睡。

    入夜之后,万籁俱寂。小牙在床上辗转反侧,最后终于从随身藏着的一个小荷包里掏出一只玉质的骨笛。

    他捏在手里犹豫了很久,直到天色将明,才下定决心将之放到嘴边。

    骨笛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但是小牙的表情却很慎重。鼓气吹了三次之后,他将之重新包裹好藏起来,若无其事一般出门干活了。

    而此时,千里之外的某地,一只玉蝉突然振翅鸣叫起来。

    玉蝉所在之处被重兵把守,殿堂几重,守卫无数。

    负责看管内堂的侍从在听到玉蝉鸣叫之后,脸色大变,带着一股惊喜猛的冲了出去。

    “大人,大人,小公爷传回消息了!”

    华屋之内,白色长发的年轻人抬头看向跪在门口的侍从,眉眼微微舒展。

    “小公爷现在何处?”

    “蝉鸣三声,应在千里之外。”

    年轻人舒展的眉头又蹙紧,沉思片刻后,写了一封信,叫来侍卫让其送至某处。他则起身往放置玉蝉的地方走去。

    入殿堂之后,光线透过敞开的大门照亮了室内。十数只玉蝉静默的停留在半空中,完全的违反了引力学。年轻人灵巧的绕过其他的玉蝉,来到最侧面的一只个头稍小,玉质偏青色的玉蝉跟前站定。

    他伸出手指,轻轻的碰了一下玉蝉。而后,那只玉蝉又小声的鸣叫了一声,乖巧的停留在他指尖。

    “这么远?”年轻人眉头一挑,沉吟片刻后,将玉蝉放入一只同材质的玉匣子中,捧着出了内殿。

    “老七,你有小虎牙的消息了?”

    一壮硕的年轻人奔跑过来,停在白发年轻人的跟前。

    “小虎牙怎样了?还能动不?”

    “他很好,让我们别急着去接他,说还有点事要办。”

    苏奇把那只玉匣子递给对方:“你带着,领了人悄悄的往西北方向走,大概千里左右,你放出玉蝉,它会带着你找到小虎牙。”

    壮硕的年轻人小心翼翼的接过玉匣子,看向苏奇:“你不去吗?”

    “我走了,谁来镇着公爷?”

    “那老匹夫,不如直接把他解决掉好了,等小虎牙回来,就是名正言顺的公爷了。”

    “胡闹。”苏奇瞪了他一眼,“这事儿你别插手了,先带着人去找小虎牙,确保他的安全。”

    等到壮硕年轻人消失在宫殿外后,苏奇转头看向某个方向。

    “那对母子现在如何了?”

    “白氏现在老实多了,就是她那个儿子还在叫嚣自己才是未来的小公爷,说要让我们全部都去死。”

    “蠢货生出来的就是蠢货。”苏奇勾唇一笑,“命在人家手上还这么没眼色,白家是怎么教女儿的?”

    这话,其他人不敢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