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这样讲话会有人听

作者:隐语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诸天福运万界圆梦师星际破烂女王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上吧哮天犬最新章节!

    恩贝制药,宽敞、明亮、豪华的会议室中。

    几个男子坐着,看着眼前投影的照片,照片并不清楚,显得颇为模糊。

    但仔细观察,还是能够发现,里面的人正是杨阙。

    杨阙毕竟在两个楼层都探索过,不可能避开所有的摄像头——恩贝制药的隐藏摄像头不在少数。

    当然,杨阙也没有想过要隐藏起来,如果那样想的话,那个时候他直接以“一页书”形象直接出现好了。

    要想不暴露身份,其实很简单,不一定要躲开摄像头。

    只要把脸遮住就完事了。

    照片之后,是一段视频。

    清晰度高了不少,正是杨阙跳到那个关着咕咕藤楼层后的片段。

    从他落下被人用枪指着脑袋,到祸斗反喷火焰爆炸。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都被监控记录了下来。

    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

    因为爆炸的关系,监控被毁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一些也严重受损,再加上浓烟缭绕。

    仅存的片段也极为模糊,根本无法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能够通过事后地结果判断,那个入侵者和他们恩贝制药最为宝贵的资源之一,都已经失踪。

    最好的结果自然是双双被烧死。

    但是,焦黑尸体的数目不对。

    倒是大量藤蔓几乎一碰就碎的焦黑残存不少,让人有些怀疑,那个特殊的植物是不是在大火中被燃烧殆尽了。

    毕竟原本的后手就不是奔着阻拦那个植物去的,而是为了彻底烧掉它。

    植物脱困就意味着事情失控,那就必须毁掉。

    恩贝制药在这方面还是很拎得清。

    “除了这个人之外,我们发现这只狗,也有点古怪。”有人开口,视频片段又换了一段。

    赫然是哮天犬按电梯的场景,看上去就很诡异。

    不过这些人都是知晓咕咕藤的人,有植物很特殊,那个动物呢?

    到也在可以接受的范畴内。

    当然,光看视频片段中的场景,哮天犬的特殊程度远不如咕咕藤。

    别说军犬、警犬,就是普通人家的狗,经过训练也不是不会按电梯。

    会拿快递的狗子又不是没有?

    按个电梯而已,真的算不上特别,如果不是时间刚好恰到好处的话,他们甚至都不会在意这只狗子。

    现在的话,或许是一条线索。

    恩贝制药只是认为哮天犬是一只训练有素的狗子,就是它发现了植物所在。

    至于入侵者到底是怎么避开监控,一路潜入的。

    这一点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杨阙出现的那个地方,可没有监控。

    而德古拉,则是压根就没有人在意,那一天外面一片混乱,跑进恩贝制药避难的路人、陌生人为数不少。

    短时间内恩贝制药也来不及一一排查。

    左右入侵者已经把脸摆在他们面前了,把此人找到才是正途,找到他才能问出更多的秘密。

    绿眸者袭人事件最后虎头蛇尾,不了了之。

    尽管在那短短几天内,引起了不少的震动,还有歌腾市电视台争相报道。

    结果三天后,大家基本已经“淡忘”此事了。

    那些绿眸者状态其实没有持续太久,大概在三个小时后就恢复了正常。

    询问当事人,基本都没有那段时间的完整、清晰的记忆,有些人说自己在战斗,有些人说自己在飞。

    就和做梦似的,乱七八糟。

    有些人则是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这些都是比较幸运的,在经过检查后,暂时也没有发现后遗症。

    而倒霉的,都已经死了。

    绿眸者的疯狂进攻,对自己的伤害也非常大。

    从绿眸者变回正常人,身体上虽然暂时没有后遗症,但精神上的创伤就不好说了。

    想象一下,突然清醒发现自己正在撕咬一具人的尸体。

    绝大多数人,估计未来的几年内都不想再碰肉食了。

    对事情的亲历者来说,这是大事。

    但对整个歌腾来说,不过是另外一次比较夸张的银行劫案或者帮派火拼罢了。

    很多歌腾的老居民表示洒洒水了。

    我当年见过的阵仗,比这个还要大,火箭筒射出来的飞弹在天上飞见过没?和战场似的。

    总之,现在的年轻人不行,一点都不淡定。

    什么时候你们体验过上任没有多久,信誓旦旦要改变歌腾的市长被自杀,就知道在歌腾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饶是如此,歌腾来往之人依然络绎不绝。

    因为在歌腾,不管什么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这是它独有的“魅力”,这个该死的城市,就像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毒ping。

    恩贝制药对面的那个咖啡店,在关了三天后就重新开业了。

    速度甚至比对面的恩贝制药都要快。

    让人不禁怀疑这三天时间,其实只是用来打扫卫生了。

    “哈,你果然没事。”今天的咖啡店冷冷清清,那个名字叫卡尔的侍者没有来上班,只有那位店长一个人在。

    因为没有客人,店长托马斯也很闲。

    看到杨阙推门进来,兴致勃勃地站起来打招呼。

    “来杯咖啡,要免费的那种。”杨阙在窗边的位子上坐下,对托马斯说道。

    没一会儿,托马斯就端来了两杯咖啡。

    一杯给杨阙,一杯给自己。

    在杨阙对面坐下,托马斯问道:“你找到你朋友了吗?”

    “他没事,如果我不去找他,估计都能吃上软饭了。”杨阙说道。

    德古拉,人称小柳永,流连烟柳之地都不需要花钱的那种人。

    “好事啊。”托马斯笑道,“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喝我一杯咖啡?”

    “不是。”杨阙摇头,“大叔你一看就是老歌腾了。我想要打听一下,歌腾有什么人,或者势力非常残暴,无恶不作,又无人能惹。

    “横行无忌,能够夜止儿啼的那种黑恶分子。”

    “你问这个干什么?”托马斯有些奇怪,“其实歌腾还是很和平的,安安静静生活,不要瞎看热闹,就不会有事。”

    “昨天倒霉蛋受害者肯定不会认同你这话。”杨阙笑道,“我找那些人,是因为我听说过一种说法。”

    “什么说法?”托马斯问道。

    “就是有新人进了监狱,为了不被欺负,通常会找块头最大的人打一架,通过把他揍一顿来表现自己的不好欺负。”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种说法经过那些大块头同意了吗?”托马斯哑然失笑。

    “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我想要找个大块头揍一顿,这样讲话会有人听。”杨阙笑着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