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不止一个镇元子

作者:隐语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诸天福运万界圆梦师星际破烂女王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上吧哮天犬最新章节!

    “日记?”

    “嗯,那些东西很像是日记。”哮天犬一边走一边和杨阙说道。

    在杨阙来之前,它大致扫了一遍,感觉有些像是日记之类的内容。

    来到大雪山的木屋生活区,一群半妖还有金鸣道人已经在等着。

    见杨阙过来,纷纷行礼。

    “真君”、“尊上”、“天狗大人”的称呼乱七八糟的。

    杨阙和哮天犬都是不在意这些的人。

    随便他们怎么称呼,只要不过于歪都可以,也没形成个统一的。

    杨阙没有打算在山海洞天建立什么等级制度,一定要有的话,就是他第一,哮天犬第二,其它随缘。

    作为一个“自然保护园区”,有一个园长,一个副园长,也就够了。

    其它异兽之间的地位,让它们自己决定,谁才是站在食物链上游位置的。

    现在异兽对于整个洞天空间来说,还是少的。

    各有地盘,绰绰有余。

    将来多了,一些斗争发生,只要不是过于惨烈,杨阙都不会去阻止。

    当然,前提是其中异兽没有独一无二,又非常好用的能力。

    至于幸运、倒霉这些,则是宠物,并不参与到“万类霜天竞自由”中。

    既然没打算形成严格的等级,那称呼、尊称什么的也就不重要了。

    随意打了个招呼,杨阙直奔主题:“上面都是些什么内容?”

    一群“翻译工作者”推了一个表达能力最强的出来,开始为杨阙介绍。

    “你的意识是说,这些内容主要分成两个部分?”

    听完这人的简单介绍,杨阙问道。

    “是的。一部分是门派的大事记,另外一部分是个人的记述。”

    门派日志,再加上个人日志。

    卷轴、竹简中所有的信息就分成这两个方面,但不以载体进行区别,无论是竹简还是卷轴上,都有相关的内容。

    杂乱无章。

    另外大家推测出,这些信息其实都是同一个人所留。

    而且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这些东西都是“八手货”,不是原版资料。

    宗门大事记记录了宗门某个时段内发生的比较重要的事情。

    用的时间是“清风x年”,和五庄观所在的国度的年号、庙号什么的,没有半点关系。

    金鸣道人认为,这个“清风”有可能是宗门的名字。

    因为曾经的乾清宗的记录也是“乾清”,后来和奉天皇朝合作,才有了另外的纪年。

    “明明是五庄观,却用清风?”杨阙继续一边看,一边听着旁边的解说。

    门派日志中,记录的的确都是大事,但都寥寥数笔,比较简单。

    基本内容就是:xx年,新掌门xx上任。

    xx年,xx长老“羽化登仙”,这里的羽化登仙不是真的成仙,而是死了。

    对于门派来说比较重要的事情。

    但是杨阙来说,就没有什么价值了。

    不知道镇元子临死前为什么要把这个信息透露出去。

    “这里是不是有什么暗语?”杨阙问道。

    一群人面面相觑,接着三三两两地摇头。

    有人说他们没发现,有人则是相对明确地表示,应该没有什么暗语藏在里面。

    门派日志,从清风263年开始,一直到清风433年结束。

    平均下来是每五年两到件“大事”,都是寥寥数语就直接说完了。

    比如“与xx宗门建立关系,互通有无”、“xx长老羽化登仙”,都非常简单。

    但是到了后面,门派的长老、太上长老,乃至执事长老的死亡人数明显增加。

    频率远超前面,门派日志中流露出明显的恐慌情绪。

    不再是冷冰冰简单记录,而是多了很多疑问性的语句。

    “为什么鸿焰长老会死,他没有闭死关,寿元还有三百载。”

    “守正长老走火入魔了,他明明是最稳健的。”

    “无尘子杀了几个同门弟子,他是几乎就是下任掌门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那些人和他都没有争夺过掌门之位。”

    明显,到了最后的百年,这个清风宗接连出事,不是长老莫名暴毙,发疯,就是弟子发疯、暴毙。

    最后一年,是清风433年。

    最后的记载也只有一句话:宗门,要完了。

    门派的大事记,就到此为止。

    算是记录了一个门派的兴衰,但不是黑盒子,只是说记录了门派的衰亡,却没有记录到底为什么衰亡。

    人心惶惶却找不到任何原因,更加人心惶惶,恶性循环。

    却不知道这清风宗,和五庄观有什么关系。

    难道,五庄观所在就是清风宗的遗址?

    看完门派大事记,杨阙拿起个人日记就看了起来。

    同样是清风宗的弟子所写,感觉不像是正经人,毕竟正经人不写日记。

    旁边一半妖轻声说道:“这日记非一人所写。”

    “嗯,什么意思?”杨阙说道。

    “应该是好几个人所写日记,最后由同一个人收集抄录,笔迹都一样,这些文字都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文字出自同一个人之手,但内容不是。

    杨阙点点头。

    相比起门派日志的简简单单,个人日记就啰嗦很多,各种絮絮叨叨的废话。

    杨阙随意扫了几眼:“都是废话,你们有整理出有用的信息吗?”

    “有。”

    经过指点,杨阙很快就看到有用的信息。

    时间差不多正好是清风宗开始发生怪事,逐渐衰败的时间。

    日记主人近乎于呓语的一些记录:

    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已经降临了。

    它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降临在了我们清风宗。

    师父疯了,他很早已经就不对劲了,我应该察觉到的,我其实记得那一天看见他抓起一只老鼠吞了下去。

    可是,门派里为什么会有老鼠?

    二师兄呢,我已经一个月没有见过二师兄了,二师兄精通变化之术。

    我记得他好像和我说过,自己可以变成一只老鼠。

    记录在这里停止。

    日记的主人没有继续写下去,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另一个不同之人的日记,就不是清风宗的人了。

    而是五庄观的。

    比起清风宗弟子絮絮叨叨,比较正常的日记。

    五庄观弟子的日记,比较接近门派日志,不带太多个人感情色彩。

    五日,晴,今天修为进步了一些,善。

    六日,阴,没有修炼,和师兄打叶子牌。

    七日,晴,今天没有修炼,和师兄们打叶子牌。

    八日,晴,今天没有修炼,和师兄们打叶子牌,被师父抓住,教育了一顿,深感惭愧,从明天开始努力。

    八日,晴,天气不错,打完叶子牌,明天开始苦修。

    九日,雨,今天苦修了一天,叶子牌位置被师父抢走了,没得打。

    十日,雨,没有位置,继续苦修。

    十一日,看牌。

    “神经病啊。”杨阙差点把手中的日记给摔了。

    你丫五庄观是个麻将馆吗?

    一天天的就知道搓麻将,弟子搓麻将,然后连师父都加入了。

    你们都不修炼的吗?

    难怪这镇元子实力这么弱,感情是搓麻将荒废了人生。

    “看来五庄观以前还是有人的。”稳定了一下情况,杨阙说道,“只可惜现在只有三个人了,连麻将……不对,也是可以搓的。”

    麻将这玩意,一个人也能玩——玩连连看。

    “后面。”旁边的半妖提醒道。

    杨阙继续往下看。

    后面的内容,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日记主人慢慢自称“镇元子”,开始执掌五庄观。

    “似乎有东西什么出现,毁掉了曾经的清风宗,形成了如今的五庄观。”杨阙微微皱眉,“之后又让‘镇元子’诞生了。”

    又翻了一下剩下的内容,五庄观弟子的日记,到最后都变成了镇元子。

    镇元子,不是一个人。

    更像是称号,职位,可以被他人“继承”。

    代代传承下来,杨阙他们见到的,都无法判断是第几代镇元子。

    只是,镇元子们本身不知道他们不是镇元子,也不知道镇元子是一个称号、职位。

    他们到后面,认为自己就是镇元子。

    从来就只是镇元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