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要做点事了

作者:布袋外的麦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天医凤九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苟个富贵盈门最新章节!

    大盛朝是个开明的朝代,这点徐义知道。只可惜好不容易有看一次风景的机会,却是冬天。

    街市上人不少,也有看上去亮眼的娇娘,就是穿的多了些。

    顿时徐义就没什么兴趣撒野了。

    几乎每家店铺都进,不问,就是看看,相当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娃。最起码刺史府里的跟随是这样看的。

    最后,花钱的地方居然还是药铺,不是徐义没想过其他,这调味都在药铺里。

    还有就是,有些物事,咱不能当着刺史府的采买不是。

    所以,等回去了,徐义的德行又一次拔高了。

    三天后那李岗起床了,没有发烧,徐义又摆了一次谱,就是看看伤口。

    接下来无聊的日子开始了,不仅仅是无所事事,就是嘴,也淡得难受。

    在人家地盘上,还是贵客,总不能进厨房吧?

    每天屁事没有,就在演武厅呼哈几下。不过徐义居然发现自己的身手能跟刺史府的军卒校尉切磋个来回。

    不由得想感谢凌风子了。

    唉,无聊呀!

    凌风子也无聊,还是憋着许多问题的无聊。他也知道这不是探询的时候。

    所以,师徒二人就这样无聊的在刺史府度日如年。李炜和崔珪倒是陪过几次,岁数差别太大,又懒得搭理凌风子,话自然不多。

    再说了,人家一个刺史,一个长史,总不能每天陪着他俩不是。

    “狗奴被杀了,那只吐蕃犬也被军士强弩射杀,就在撕咬李岗的时候······”

    凌风子也不知道从哪打听来的消息。估计是帮那些妇女调理身体探听到的。

    咦,差点忘记了,藏獒正产崽呢。

    “那些小狗崽呢?”

    “没人管,不知道死活。三天了,差不多也死了吧。”

    都来不及跟凌风子解释,徐义“嗖”就蹦起来了。凌风子就听见门外传来一声:狗崽在何处?

    这娃抽风了!

    凌风子急急忙忙的穿靴,急匆匆的出门:“徐公子呢?”

    “他······他找狗崽。”

    凌风子真担心徐义在刺史府里冲撞了什么,少年人,总是闲不住,就十来天,又要生幺蛾子。

    自己这也是造孽,怎么摊上这么一个主。得赶紧给他擦屁股······不,应该是查漏补缺去。

    很幸运,四只小狗崽,死了三只,就剩一只奄奄一息。能活。关键是,还是一只雪獒,纯种的,萌萌哒。

    徐义很开心。给这世子治好病了,拿走一只狗崽没问题吧?

    人家穿越了,带匹马,要不跟着小萝莉,自己搞只狗也不错。

    唯一的遗憾就是长大了也不能骑······呃,别瞎想呀。

    凌风子赶到后,徐义把整个刺史府都惊动了,一个个都跟着徐义往世子的屋子走。

    凌风子懵了,也稀里糊涂的跟着······这娃又干啥呀?

    “公子,小子想抱走这只狗崽,你看能不能忍痛割爱?”

    徐义很客气,毕竟是讨要人家的东西。这是藏獒呀,绝对纯种,搁后世值个千儿八百万呢。

    上辈子因为看了一部书叫藏獒,还看了一部电影也叫藏獒,他就一直想有一只。

    穷的裤衩都穿三五年不换,哪有钱玩这个。现在不同了,能捡。

    “徐公子客气,拿去就是。”

    李岗几乎是闭着眼摆手的。不是不舍得,是恐惧,哪怕是小狗崽也怕,还以为这徐公子是拐着弯的帮忙呢。

    他已经清楚整个过程了,孙神仙的传人,就是他那个郡王的爹,都恭敬有加。

    别说是一只狗,就是······好像这刺史府里没他什么物事。

    “义哥儿要这个?老夫给你抓几个吐蕃狗奴来!”

    李炜还以为儿子的病患有什么反复呢,听到信就急匆匆的赶回来了,气还没匀了,没想到是这事。

    “多谢节帅。这玩意儿一定要自己养,一生只认一个主人。狗奴养大了,它只认狗奴。不然,世子也不会······”

    呸!徐义呀,你这嘴怎么就不会把门呢?说到这,徐义又转身看李岗:这小子不会后悔了吧?

    “世子要想养,最好是趁狗崽时自己养。要不这个······”

    “徐公子客气,我真不会再养了。”

    呼······徐义松了一口气,挺紧张的。

    “节帅,您看能不能帮小子找些牛乳、羊乳之类的?”

    这小子,居然让刺史帮你找奶!李炜只是笑了笑,倒没在意这口误。

    终于有伙伴了,最忠诚的伙伴。也终于有事做了,不至于闲的比骑马还不舒服。

    徐义变身超级狗爸,喂奶、亲嘴、洗澡、铲屎······哦,这个不用,没红马褂的大妈。不过,徐义一开始就训练狗崽的拉撒习惯。

    这绝不是月娃子······月狗娃子,月娃子狗,饿三天早死了。

    “来福,以后你就叫来福,你来了,本公子从此就飞黄腾达了,可不就是来福嘛!”

    “好!就这个名字,太有文采了,一般人谁有这本事,谁能给你起一个如此贴切的名字?”

    凌风子实在听不下去了,还不如调戏,不,是调理,给妇女们调理身体。

    难熬的半月终于过去了,徐义抱着狗,指导凌风子把线拆了······这时代的人还是命硬呀,就那环境清创缝合,居然没有感染。

    “万分感谢公明殿对小儿施救,这是诊金,还望笑纳······徐小郎君,这是那拐杖的秘法费用,别客气,对退役军卒有大用······”

    徐义真没客气的意思,倒是跟凌风子那包裹比了比大小。

    “另外,知晓公明殿没马,徐小郎君好骑,这两匹战马就送给徐小郎君了。”

    徐义没心思看崔珪在旁边若有所指的表情,也忘记了当初蛋疼的过程。这战马还真是对了心,嗯,确实挺合心意的。

    就此作别,一路无话。

    每次回来这凌风子都去住持那里嘀咕半天,徐义没法,只能直接进了住持的禅房:“公明殿可有工匠?可有会酿酒的道长?我要做点事。”

    凌风子已经习惯懵逼了,倒是玄成子,好像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一脸的欣慰。

    反正现在只能守在这山里,干脆做点事吧,也称称公明殿的斤两。

    徐义丢出来几页纸,是煤炉子、蒸酒的家伙什。

    煤炉子很熟悉,早年自己家里就有,至于蒸酒的家伙什,不懂,不过徐义上大学那时候,实验室蒸馏的设备很多,依葫芦画瓢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