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现在是我们请你走一趟,还是你自己走,又或者是……反抗?!

作者:木子浮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反套路系统一念永恒女配师叔修仙路莽荒纪女配重生:紫璃的灵草空间我欲封天极品透视小仙医洪荒之太清问道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真不想当大天尊啊最新章节!

    “什么人?!”

    余沧海心中一惊,正要呵斥。

    却见那人手中长剑震颤,一招白虹贯日刺出,剑光闪烁,宛若大日照耀,直奔自己而来。

    余沧海举剑格挡,谁知那人中途变招,一式青山隐隐,暗藏杀机,逼得他不得不立即收剑,身形一避,倒退数步。

    “父亲,你回去吧,这里交给我就行!”

    来人轻轻说道,他看起来很年轻,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身穿白衣,手持长剑,风度翩翩,如玉一般的公子。

    “平之,你……”林震南不太放心,想要说些什么。

    “父亲,回去吧。别人不知道我师父是谁,您难道还不知道吗?!”来人劝道。

    “那……你小心些!”

    林震南不再阻拦,一想到林平之的师傅是那位华山剑神,心中的担心便消退了三分!

    “你就是林平之?!”

    余沧海看向来人,会华山剑法,又称呼林震南为父亲,除了华山弟子林平之,他实在想不到还能是谁。

    “正是!”

    林平之颔首,手中长剑微微一颤,“余沧海,余掌门,六扇门早有规定,要求各大门派管理好弟子,不许各大门派任意动手厮杀!”

    “若有仇怨,当先禀明当地六扇门,由当地六扇门准备擂台并监管,擂台之上,生死由命!擂台之后,恩怨皆消!”

    “余掌门,你该当何罪?!”

    “呵呵!何罪?!区区六扇门而已,管管小门小派就算了,还想管我青城派?!”

    余沧海冷笑一声,不屑道,“你们华山弟子,愿意进入六扇门,成为朝廷鹰犬,对付武林同道,简直助纣为虐!”

    “怎么?现在你又想借朝廷的虎皮,来威胁我青城派?你当我是吓大的吗?!”

    “我告诉你,要么交出辟邪剑谱,和福威镖局,要么我便以江湖恩怨之名,灭了你们福威镖局上下!”

    “想来,江湖同道也不会说什么不是!至于六扇门,哼哼!”

    “余掌门真是好威风,好煞气!”

    林平之目光一凛,但面色依旧温和,长剑握起,遥遥一指,“可惜,青城派数百年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

    “你在说什么?!就凭你?!真以为在华山派学了几招,就敢如此狂妄了?!那你便来试试!”

    余沧海脸色一怒,不再多言,长剑在手,松风剑法,轻风流转,松林翠绿,隐约之间,簌簌作响。

    一柄长剑,从阵阵松林之中出现,直指林平之的眉心。

    林平之不退反进,长剑直出,一招有凤来仪,仿若凤凰展翅,杀向余沧海而去。

    砰!

    长剑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一缕缕火星,向周边四溅开来,林平之闷哼一声,连退数步,方才化去了长剑上的力道。

    “不愧是那位的弟子,竟然能挡住我这一剑!”

    余沧海面色一沉,林平之不过是二流高手,而自己却是进入一流高手多年,这全力的一剑,竟然杀不了他,反而只是将他击退。

    绝对不能让他在成长下去了,一定要杀了他!

    哪怕得罪了那位!

    “我要你死!”

    余沧海目露杀机,轻喝一声,再次攻了上来。

    林平之不言不语,面色沉稳,手持长剑,淡定反击。

    砰!砰!砰!

    余沧海一招连出十八剑,剑剑尽显杀机;而林平之持剑抵挡,竟然连挡十八剑。

    尽管如此,但林平之的脸色很不好,有些苍白,持剑的右手微微颤抖,虎口被震裂,溢出一丝丝鲜血,差点连长剑都握不住了。

    “你能挡我连环十八剑,也算不错了!那位的目光真好,若非为敌,我都有些心动,想收你为弟子了。”

    余沧海看着林平之,竟然起了爱才之心,但很快,他便将这一缕心动斩却,“可惜了!”

    杀!

    余沧海没有再多言,一剑横空,直取林平之的首级。

    砰!

    又是一剑,莫名其妙的横空而来,挡住了余沧海的必杀之剑!

    “谁?!”

    余沧海震怒,他快要气疯了!

    想杀林震南,结果冒出了一个林平之;林平之被击败,正要斩杀,结果又被人阻止了。

    究竟是谁,竟然敢如此大胆!

    “在下闵州福州郡副都统梁发,见过青城派余掌门!”

    梁发及时赶到,他的身后,有四名手持长剑的儒服弟子。

    四名儒服弟子的身后,则是三十名手握弓弩的捕快,他们列阵而至,秩序凛然,从容不迫,带着一股煞气,宛若一支军队!

    其实这三十名捕快也确实是一支军队,曾去过东边,围杀海盗;也曾去过北方,猎杀异族!

    威名赫赫,战功累累!

    而如同这样的军队,足有二十多万,是李昊这十数年的成果之一。

    数年前,李昊为首辅,以华山剑派弟子、书院弟子为根基,再从军队中挑选一批人出来,成为捕快,建立六扇门。

    林平之,梁发,便是李昊在华山剑派中所收的两名弟子,主要执掌武力。

    那四名儒服弟子,便是来自书院,主要便是提供策略,辅之以武力。

    呼!

    终于来了!

    林平之见到梁发到来,终于轻舒了一口气,只是颇为幽怨的看着梁发。

    再不来你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仿佛是感受到林平之的目光,梁发回头望去,轻轻眨了眨眼,似乎是在说,看我准备给你出气。

    只见他面容严肃,大袖一挥。

    唰!唰!

    三十名捕快,立刻行动起来,向四方而去,分出十人,疏散出现在四周的百姓。

    还有十人,拔出长刀,严阵以待;剩余十人,手持弓弩,对准了青城弟子。

    青城弟子如临大敌,不得已逐渐住手,聚集在一起,向余沧海靠近。

    “掌门,只怕这一次六扇门来者不善啊!”

    “是啊,爹!要不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住口!”

    余沧海轻喝一声,环顾四周,语气悠悠,“六扇门,这是要与我青城派为敌了?!”

    “余掌门说笑了。”

    梁发脸色不变,“不是我六扇门与青城派为敌,而是青城派要与六扇门,与朝廷为敌!”

    余沧海脸色微变,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凛然,仿若雷霆湛湛,死死的盯着梁发。

    面对一流高手的目光,梁发毫无惧色。

    “福威镖局,遵纪守法,安心纳税,未有作奸犯科,我六扇门自当护其生命与财产安全!此为其一!”

    “其二,青城派于益州霸占青城山,不事生产,不交粮,不纳税,屡次对抗益州六扇门!”

    “其三,青城派袭杀福威镖局,无视六扇门,无视朝廷,无视大明律法!”

    “其四,青城派掌门余沧海欲杀朝廷命官,若非我及时赶到,只怕我闵州福州郡六扇门都统林平之大人,就要死于余掌门的剑下了!”

    “其五……”

    “……”

    “综上所述,当立即扣押青城派上下,交予京城六扇门论罪!若有反抗,可格杀勿论!”

    梁发一字一句,把青城派所犯下的罪名一五一十的说个清清楚楚。

    余沧海并未阻止梁发,只是身体颤抖,面色越来越冷,宛若僵尸般,压抑着心中的滔天怒气。

    “余掌门,现在是我们请你走一趟,还是你自己跟我们走?”

    梁发看着余沧海,话音一厉,杀气腾腾,“又或者是……反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