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磨练胆量

作者:米饭饭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神秘老公有点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锦绣小丫鬟最新章节!

    陈喜环顾四周,发现确实没办法住人,所以开口说道:“咱们把东西都搬到正房去吧,看样子三少爷就住在那边,那边打扫得干净些,至少能先住人。”

    鱼儿见状也想起什么,报告道:“喜鹊姐姐,那奶娘似乎不住这儿,我适才过去找厨房,发现这院子后头还有一个院子,那边就是小厨房和下人住的地方,这边有小门能通过去,很近的,而且那边有间屋子贴着符纸。”

    胆量真是锻炼出来的。

    鱼儿适才也很害怕,可是真抛开所有恐惧,心里也逐渐平静下来。

    当时她顾不得那么多,一心只想着办好陈喜留下来的事情。

    结果吧。

    她发现独自在那边忙碌也没出什么事情,也就不害怕了。

    福珠适才自己出去一趟,她着急的同时,也忘记惊恐,如今好好的回来,路上也没遇上什么事情。

    她也就不害怕啦。

    玲珑则是瞧见她们俩都敢独自行动,也没出事情,就渐渐缓和过来,再有陈喜那镇定的模样,她也觉得安定。

    陈喜见她们三个经历过这回总算锻炼些胆量出来了,内心多少满意些,便点点头笑道:“既然如此更好,你们也能安心搬正房里头住,如今三少爷也不能离人...”

    还有这天气,越来越冷,外头已经开始噼里啪啦地落雨。

    酝酿了这么久,总算是铺天盖地地砸落,溅起满地水汽。

    到处湿答答的。

    陈喜看着外头叹气道:“完了,晚了些,这回得等雨小些再搬。”

    她才说完,外头就轰隆隆地传来响雷,闪电直接划破长空。

    登时满屋亮堂。

    瞬时又恢复灰暗。

    福珠听见这雷声都忍不住缩缩肩膀,没忍住哆嗦道:“真是越来越冷了啊!”她小脸都被冷的开始发青了。

    寒气像似从脚底下顺着脚杆往上爬,整个人的温度骤降。

    鱼儿和玲珑也都开始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看着外头的雨景发愁。

    陈喜说道:“正因为天气越来越冷,咱们才得搬过去,老太太让人带了几箩筐的好炭,估摸着也猜到今年会倒春寒了,咱们快给三少爷用上,我们也能暖暖身子。”

    正房那么大,她们完全可以都过去睡,还能省点物资。

    陈喜感受过这边的冬天,格外的寒冷,没有炭火怕是熬不过去,如今倒春寒的寒意并不比冬日低多少。

    鱼儿闻言有些迟疑道:“咱们过去正房不好吧?没事吧?”

    被贩卖以来,她们就经常被调教,一切要以主子为重。

    尊卑有别,

    更不能冒犯主子。

    鱼儿虽然见三少爷这落魄的模样很狼狈,但也不敢冒犯。

    陈喜听完就说道:“有什么不好的?咱们冻病了才觉得好?如今哪里顾得上那么多,咱们都过去还能省点,况且三少爷如今的状况也不能离人,还得照看着。”

    福珠听见也觉得有道理,点点头附和道:“我听喜鹊姐姐的,这天儿太冷啦,若是咱们生病了多不划算呢?”

    少数服从多数。

    况且陈喜向来有主意,听她的话准没错的。

    鱼儿也就听从了。

    玲珑当然也要跟着她们,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说话。

    陈喜瞥见外头雨小些时,就开口说道:“就这会儿吧,看这天气一时半会停不下来,咱们趁着这阵子小些快搬。”

    福珠来精神了,重重点头道:“快搬快搬!喜鹊姐姐咱们要搬什么啊?”

    陈喜挑眉,这也要人说?但还是开口道:“咱们的包袱,老太太赏咱们的被褥,还有简易的吃食都带上吧,外加把木炭抬一箩筐去,有这些目前就差不多了。”

    不可能都带去,就只能选些今日用得上的东西先搬去。

    鱼儿见状也赶紧点头道:“那福珠和我一块抬木炭吧。”

    玲珑这会儿想起要表现来,不能让她们排斥自己,所以也怯生生地举手说道:“福珠妹妹年纪最小,个子也最小,鱼儿姐姐还是我来跟你一块抬木炭吧?”

    鱼儿见她缓过来很高兴,点头就说道:“玲珑说得有理,那你来同我一块吧,咱们就该一块努力的好!”

    福珠闻言撇撇嘴,觉得就数玲珑闹得最凶,如今还得分去鱼儿和陈喜的注意力,所以她心里是有些吃味的。

    但也不能拒绝人手,日后还要共同生活做事的呢。

    福珠心里别扭也只能忍耐,转而说道:“那行吧,你们搬木炭,我提点心那个木盒,喜鹊姐姐还要不要再拿点什么?”

    陈喜见她们自己磨合也就没管,见福珠问起才把手里挑好的东西递给她道:“那你帮我把这些调味料带上吧。”

    她们晚上也是需要吃饭的,还有那位三少爷也需要温和的食物,看他那营养不良的模样,预备些米粥养胃最好不过。

    陈喜明白如今他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只能互相扶持。

    若不然。

    她们难道还能从这出去?即便她们出去也染上了晦气的名声,谁会要她们?被主家不要的奴仆,下场好不到哪去。

    陈喜心里清楚,所以如今只能先把这三少爷的小命给保住先,之后再做打算,必要时候,她或许可以赌把大的。

    外边雨已经稍微小些,她们也开始大包小包地搬东西了。

    院子里头其实都有回廊,但雨大的话还是会被打湿。

    好在如今雨小些。

    因为今日天气原本就不怎么好的样子,怕水的东西都被盖上油布,好比那大筐木炭,所以问题并不大。

    雨天路滑。

    她们小心翼翼地把东西运向正房堂屋,里头要干净得多。

    鱼儿带着福珠和玲珑把那些东西都放在圆木桌旁边。

    陈喜放下东西,转头迈步进去里间,看看三少爷如何。

    床榻上的人还在沉睡着,没有半点动静,着实让人害怕。

    陈喜摸黑精准地探探对方的额头,好在是没有发烫。

    情况没有更糟。

    “鱼儿你那红糖姜茶在哪煮的?就在小厨房里头吗?”

    陈喜确认对方无事,便回头对着那边探头探脑的鱼儿问到。

    “欸,对,就是在小厨房那边,味儿都飘出来啦,估摸着快好了,我烧开后用小柴火煨着,应该不会烧糊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