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搞点出圈的大动静!

作者:帝鲲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神秘老公有点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景区管理员最新章节!

    电话的另一头,鬓角已经染上白霜的融澜,正皱着眉头听墨承知唧唧歪歪。

    一阵风吹进窗户,掠过他坚挺的短发,短发只是微微摆动,像是在显示他的倔强。

    他从心里不待见这个不学无术的外甥,但这辈子都欠着妹妹难以还清的人情,这让他的倔强难以用在妹妹唯一的儿子身上。

    “梆、梆、梆”

    有人轻轻敲门。

    融澜把话筒慢慢地放到桌子的左上角,盖上一块毛巾,任凭墨承知在里面添油加醋的哭嚎,等一下问问重点就是了,要不然越听越心烦。

    他又高又瘦的身体仰在老板椅的靠背上,中气十足地说了声“进来”。

    一个头上扎着长马尾的中年人推门进来,欠了欠身,“融老,前天说要顺道来拜访的三位青年才俊已经到了。”

    融澜下意识地瞥了眼被盖住的话筒,“你先陪他们在客厅聊一会儿,就说我手头的事情一安排好就过去。”

    马尾男刚关上门,门又被推开了,比融澜稍胖稍矮的融暄站在了门口。

    融暄看着马尾男走远了,才关上门走过来。

    “大哥,我跑了三天也没谈成几个。都觉得你这几年没什么绯闻,也没更上一层楼,就算是字帖和画集一起发行,也没有十八线小明星出点幺蛾子吸引眼球。”

    融澜皱了皱眉,“所以呢?”

    融暄挠了挠没几根毛的头顶,“咱得想办法制造点话题才行,要不然别说大台、大报、大杂志,那些影响力不大不小的也不想把你放在头版头条上。”

    融澜微微叹口气,“老二啊,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只在那个小报社混,以你的才干,在哪个大台、大报、大杂志不能混点名堂?到时候咱们兄弟俩互相帮衬也方便。”

    融暄笑道:“我这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报社虽小,但五脏俱全,就像那些弹丸小国搞外交一样,我这个负责人到哪儿也有点发言权。”

    “那你跑了三天,不也是没谈成几个?老话都说宰相门口七品官,你那点小小的发言权有多大用?”

    “不能那么打比方。这么说吧,你只要稍微搞点出圈的动静,我就能全部谈下来!你忘了三年前我是怎么搞的大动作?你最近两年太安逸了,除了书法界、美术界,除了喜欢书法喜欢画的,除了热衷于民俗的,已经没多少人记得你了,这能怨我吗?”

    “我都这把年纪了,也有了来之不易的地位,总得注意自己的形象吧?”

    这时,电话那头的墨承知觉察到了这头没人听,一个劲地呼叫大舅。

    融暄听到了声音,却没听清,“我刚才就觉得奇怪,没来得及问,还以为你拿消毒液浸泡了毛巾,又盖着话筒杀杀菌呢,谁在里面嚎?”

    融澜没好气地说:“还能有谁?除了咱那不成器的外甥,我会这么忍着?”

    “他又怎么了?”

    “他说百龙山景区想整顿旅游秩序,提升旅游体验,他店大招风,被砍了当反面典型,叫我替他出气,要让百龙山景区臭名远播。”

    融暄也是有些无奈,“别说你了,我都不信,哪个景区会无缘无故折腾老经营户?可咱们欠着妹妹的大人情,又不能真的不管。”

    融澜点点头,“要不是考虑到这一点,我哪能从他小时候就惯着?除了字写的不错,什么都没学出来,小学留级、初中留级也就算了,竟然连高中都考不上!”

    融暄笑道:“他那性子也是怪,动不动就罚他抄写,他也不把精力转移到认真学习上,却把字写出花来排解不满和寂寞。”

    墨承知怎么呼叫都没人理,又带上了哭腔。

    融澜心里还是不忍,刚要拿起话筒来,融暄虚拦了一下。

    “大哥,你不是还有客人要见吗?我来和承知说吧。”

    融澜看了看时间,“行,那我就去客厅了。应该用不了太长时间,他们是顺道的,主要目的估计是合个影、求几句勉励的祝福。”

    融暄笑了笑,“润笔费应该少不了。”

    融澜摇摇头,“你就是什么都爱谈钱,俗气。”

    “大哥是求名,我是求利,本质上并没什么不同。”

    四十分钟后,融澜回来了,只见电话已经挂断,融暄满脸的笑意。

    还没等融澜开口,融暄就笑嘻嘻的说道:“大哥,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来了?”

    “给你制造话题的机会!既能给你搞点出圈的大动静,再次扬名,也能让百龙山景区臭名远播,为承知出气!一箭双雕!”

    融澜立刻来了兴趣,“快说来听听。”

    “承知说景区的投诉处理组有个叫岳东的小年轻,拿着鸡毛当令箭,对古董和民俗其实是一无所知,却非得混充内行,就凭着避讳这一条,就把他那里的民俗藏品都打上假古董的标签,还把好几个领导忽悠过去围观,导致被封店!”

    “老二,你信了?坐上领导宝座的,很少有情商低的,察言观色也不是常人可比,怎么能都被一个小年轻忽悠?”

    “大哥,话也不是那么说。身为领导,对下面的各种变化看不那么清楚,很难做到接地气,所以做点不接地气的决定不能说愚蠢,大家看问题的高度和角度不同而已。”

    “所以说,你还是信了?”

    “我没有全信,承知所说的前因和过程可能有出入,后果应该是真的。”

    融澜想了想,“也对,咱那大外甥对前因和过程可能添油加醋,甚至胡说八道,被封店这种事不会瞎说。”

    “对呀大哥,这口气咱们得帮着承知出了。”

    “说说你的具体想法。”

    “那个小年轻不是对古董和民俗一无所知却混充内行吗?不是自认为对避讳有研究吗?他能和你这个整天研究民俗、研究文字的比吗?咱们就从这上面打到他心服口服!”

    融澜皱了皱眉,“不太好吧?别人还不得觉得这是欺负人,这明显是行家里手欺负小年轻嘛。”

    “大哥,那就要看我提前怎么造势了。我会说得很明白,那个岳东既然自认为懂那么多,就不应该怕别人去掂掂斤两。你主要是和他探讨民俗文字类工艺品的划分、标注和价位合理性,以及文字的演变史等等,都是和这次封承知的店相关联的,怎么说都不算欺负人。”

    融澜有些心动了,“也对,如果是探讨断代那么复杂的事情,或者和他比书法、比绘画,比谁懂的民俗多,那才叫欺负人。百龙山景区现在的名气大吗?”

    “去年刚在省台和京城的报纸上打过广告,还有点余温,现在大家的生活开始好起来了,对旅游区的关注肯定比关注你的多,电视、广播、报纸、杂志也爱报道这方面的内容,你这一去打擂台,绝对是1+1大于2的效果,我有把握说动一些大台、大报跟踪报道。”

    “打擂台?不是说去探讨吗?我和一个小年轻打擂台?输了丢人,赢了不光彩,你怎么想到用打擂台这个词?”

    “对对对,不能这么说。不过单纯的说探讨,没多少人关注。我造势时可以说你爱才心切,怕他恃才傲物走歪了路,才不辞辛劳教育一下晚辈。为了让他记忆深刻,也为了警示他人,所以这次探讨采用公开的方式进行。”

    融澜点点头,“这个说法不错,等一下再和承知具体了解一下情况,咱们再商定具体细节。时间不能太晚了,得定在我的字帖和画集发行之前,就算是提前做宣传了。”

    “我已经和承知定好了,他把那边的事情先处理好,先认了怂再说,不要让对方觉察到咱们要做什么。等我把百龙山景区推上了风口浪尖,景区方面如果不应战,就等于承认在管理方面出现重大失误,而且自下而上都有问题!他们就算是开除岳东,也难以挽回影响。”

    融澜笑了,“还真是有你的!无论他们应不应战,你已经给我造势了,我都等于是赢家。他们也只有选择应战,才有一丝赢的希望,但那样会把我衬托的更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