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敲打敲打

作者:木羽澜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超级黑科帝国神级快穿:病娇宿主,求轻宠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星际破烂女王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诸天福运万界圆梦师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当系统泛滥成灾最新章节!

    “是、是骆教授!”

    赵瑞忠一眼就认出了骆老,看见骆老出现在这里,也是惊诧不已!

    曾经骆老还是九州联盟兽潮防御部的总指挥时,赵瑞忠就在骆老手下工作,还是得到骆老的允许去研究兽丹,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他都很久没有接触骆教授,看见骆教授出现在这里,也是颇为激动!

    这可是如今整个九州的风云人物!

    骆老也注意到了这边,身形一转,强行破开了峡谷的禁锢封锁,直接瞬移到项北飞他们身边。

    “赵瑞忠?”

    骆老认出了赵瑞忠,虽然几年不见,但还是有点印象,只是不明白他怎么也出现在这里。

    “骆教授,是我!”赵瑞忠赶紧点头道。

    他一生中最敬佩的人,莫过于骆教授这样一位真性情的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

    赵瑞忠一时语塞,想到自己和不羁理不清的关系,他神情顿时凝固住。自己从另一方面来说,可是不羁的帮凶,而如今的骆教授,可是肃盟的部长!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事情。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等回去再解释吧。”

    项北飞摆了摆手。

    赵瑞忠确实做了错事,但他也只是被利用的人,这人还算是比较明事理,在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后,就拼了命要来弥补。后面要怎么处理想必赵瑞忠也不会逃避责任,应该会配合肃盟处理好不羁的事情。

    骆老这才看向项北飞,他是知道项北飞伪装成郑闲的样子,所以一眼就认出了项北飞。

    “臭小子,我一听说你独自往不羁的基地跑,就赶紧带着大部队来给你撑腰,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骆老问道。

    “还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项北飞说道。

    “那就好。”骆老狐疑地打量着四周,“长眠说你找到不羁基地了?你确定是这里?”

    他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不羁的入口,也没有找到不羁的大本营在哪里,刚才还是小黑给他开的投影门,初来乍到是新人,不太了解这里的行情,无法确定这里到底是不是不羁的基地。

    大峡谷附近地面上密密麻麻躺了一大堆人,都堆积成山了,如果是不羁的老巢,怎么就全部都覆灭了?

    不羁有这么弱鸡?

    “不然呢?”项北飞摊了摊手。

    “怎么没有天通境的高手?”骆老又问道。

    他本来是担心不羁的基地有天通境高手坐镇,自己家的小白鹤等下又吃亏,就马不停蹄地往这边冲。

    结果冲到这边,却发现人都躺平了。

    按理说不羁都是极为强大的人,但怎么全都歇菜了?

    这看起来很不不羁啊!

    “应该是有顾忌没来这里,只有化窍期的。”项北飞说道。

    “那化窍期的不羁呢?”

    “被我干掉了!”

    项北飞指着还趴在地面上奄奄一息的秦洪武等人,他们现在的兽丹被“返璞归真”的气息包裹着,只要稍微动弹一下,就有可能覆灭,所以一直都没有办法移动。

    “咦?”骆老惊讶地打量着地面上那几个人,又瞪着项北飞,“你干掉的?”

    项北飞利用精神力把自己的声音不着痕迹地传达给骆老,在别人没听见的情况下,好心提醒道:“至于那么惊讶吗?好歹我也是您老人家的徒弟,有外人在场,自信点,不要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咚!

    骆老抬手就给项北飞脑门一个爆栗!

    “嗷!”

    项北飞吃痛地捂住脑袋,他原本浪人剑的伪装一下子被骆老给敲散了。

    “就你贫嘴!这么大的事情不等我,就擅自行动?这次没天通境,万一要是有天通境的强者,把你给炖了,我去哪里捞你?”骆老没好气地说道。

    想想又不解气,再次抬手敲了一下项北飞的脑袋。

    咚!

    声音清脆悦耳,听起来就很解气的样子。

    “别敲了!别敲了!”

    项北飞疼得脑袋嗡嗡作响。

    他皮再厚,底牌再多,也挡不住这个老头子一顿乱敲,那可是天通境的高手啊!直接无视这里的任何禁锢,包括血坛封锁都对这个老头没用,老头要敲脑袋,项北飞怎么躲都没用。

    “若有天通境的强者,我肯定等大腿啊!”

    自己做事又不是没分寸,怎么可能以卵击石?他就是靠着血坛确定了整个峡谷基地的情况才出手的。

    “还敢顶嘴!这里没天通境,难道人家得到消息后,不会赶过来吗?现在我来了,他估计不敢现身,要是他比我先赶过来,谁保着你?做事都不考虑后果!”

    骆老又是抬手一记暴击!

    咚!

    项北飞人都被敲傻了。

    拜托,您老就算不夸奖,也别下手这么狠啊!

    我打不过,但是我能跑啊!血坛的投影阵法可是提供了无数个传送口好吗!

    “好久没敲了,手都生疏了。”

    骆老捏了下自己的指头,嘎吱作响。

    项北飞:“……”

    他被敲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长眠等人看见刚才还大发神威、风轻云淡就把所有不羁都给干倒的项北飞,居然被骆老当木鱼一般连敲几下脑袋,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在他们眼里,项北飞这年轻人实在太妖孽了!无论是过去所创造的各种历史,还是刚才单枪匹马做了许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情,将十来个化窍期的不羁都给收拾了,都让这些肃人产生了一种——已经无人能治得了这个家伙的错觉!

    然而骆老一抬手就把他给降伏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也只有师父能把徒弟管得服服帖帖的。

    这才是真大佬啊!

    那些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的三十二个肃人也是忍不住感慨连连,骆云闲在整个联盟的凶名可不是盖的。

    “不过你做得还不错,该敲的得敲,该夸的还是得夸。”

    骆老对项北飞还是很满意,虽说这小子做事都是不按常理出牌,但做事没有一次让他失望过。他主要就担心这小子做事太莽撞,到时候自己不在场,给出事了。

    半晌骆老又问道,“你能收拾这些化窍期的不羁,那说明你修为到炼神后期了?”

    肃人们再次面面相觑。

    听听!这说得是人话吗?

    修为到炼神后期,就说明能收拾化窍期?

    请问您的炼神后期和我们理解的炼神后期是一个概念不?

    “对,前两天刚达到。”项北飞点头。

    “这样啊!有点慢了,我对你的预期要更高一些的。”

    骆老表情非常淡定地说道。

    但是他内心早就已经一顿吐槽了!

    ——臭小子,你到底是怎么修炼的!从踏入炼神期开始到炼神后期,你怎么用了半年都不到!UR级的觉醒者都得花个好几年的好吗!不是说好境界越高,实力提升越慢吗!你怎么炼神期看上去比开脉期还要快,你是不是哪根筋不对啊……

    骆老有无数的话噎在喉咙,不吐不快。

    然而他表面依旧稳健得一批!

    这小子说得没错,自己是师父,不能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然很没面子。

    “我会努力争取今年突破到化窍期的!”项北飞一本正经地说道。

    骆老眼皮抽了一下。

    今年?

    我记得你去年才觉醒系统刚刚修炼吧?

    你跟我说你今年要突破到化窍期!!!

    你……你你你……

    骆老心里感觉就像是堵着一口气差点出不来。

    但他现在都不想再去质疑了,因为他觉得……觉得这小子要是哪根筋不对,又抽风了一下,说不定还真有可能。

    “看来时常对你对敲打敲打,还是很管用的。要不再敲一下?”骆老又掰了下指头,意味深长地问道。

    项北飞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瞪着眼睛:“敲打的敲是这个敲吗!”

    “不是吗?”

    项北飞:“……”

    他们这边师徒俩正在商量着敲脑袋,赵瑞忠看见项北飞的真面目时却是震惊万分!

    “小郑,你……你是项北飞?”赵瑞忠难以置信地看着项北飞。

    项北飞刚才被敲得一顿蒙,浪人剑的伪装已经破掉了,露出了原貌。而现在人人都知道项北飞长什么样子,所以赵瑞忠一眼就认出来了!

    “噢,对,我刚想说来着。”项北飞揉着发蒙的脑袋说道。

    “项北飞!”

    赵瑞忠倒吸了口气!

    这个年轻人如今可是整个九州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更是创造了无数传奇事迹的人物,但万万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会伪装成一个小小的S级开脉期郑闲,来到了他的实验室!

    他前阵子一直都和项北飞研究兽丹理论,讨论二哈超时空变数,而他竟然浑然不觉自己面对的人是何方神圣!

    “那……那你……我的天,我真是糊涂了,刚才居然要杀了你。”赵瑞忠想到这里,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仅被不羁利用,差点还误杀了项北飞!

    如果不是项北飞本身实力强大,恐怕他就要成为千古罪人了!

    “无所谓了,想杀我的人多了去,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项北飞不是很在意这点。

    赵瑞忠:“……”

    这性质能一样吗!

    他暗自捏了把汗,不明白项北飞怎么把这种事说得如此风轻云淡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