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演戏不会?

作者:狂奔的袖珍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变强从吞噬万物开始最新章节!

    老师们悄声议论。

    同学们也指指点点。

    其中有不解的。

    为何会是豆小天。

    有看不惯豆蔻以前行为此刻幸灾乐祸的。

    也有人开始八卦,传递一些小道消息的,比如豆小天可能是李老师私生子什么的。

    总之一句话。

    没有人相信豆小天是因为天赋被李老师看上,这其中,肯定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内幕’。

    “爸,为什么是他,他……”

    刘燕一脸茫然,强烈的委屈和不甘所引起情绪上的不稳定波动,最终用一种带着哭腔的声音传递出来。

    “啊,这……我也不知道,我去找校长问问。”

    刘燕父亲脸上也是挂着‘这不可能’的错愕表情,再也不复之前商场达人般的冷静从容,留下一句话,匆匆离去。

    豆蔻则将脑袋低下,脸颊两侧肌肉因为牙齿过度碰撞,一阵抽搐,最后横冲直闯,飞快消失不见。

    豆母和豆父,急忙追着自己的儿子,同样消失不见。

    一场风波,就此结束。

    铸兵室。

    李老头此刻已经重新换上了一身宽松的衣服。

    “今天我来教你铸兵。”

    老头子摆弄着铸兵室一些仪器,开口道:“今天你先尝试铸造最简单的制式武器,所需灵纹不多,一个锋字灵纹,一个坚字灵纹。

    这也是大多数武器的通用属性,锋利和坚固。”

    “老师,两道灵纹的黄阶武器,市场价大概多少钱?”

    李老头撇了一眼豆小天,好笑道:“掉钱眼里了?这么快就想铸造高阶武器了?记住要稳打稳扎,切不可骄纵。”

    豆小天急忙点头。

    他刚才那样问,的确是有这方面的意思。

    自己好像被赚钱的欲望逼迫的有些心理扭曲了。

    “黄阶下级的制式武器,市面价不贵,三万一把,因为这东西是制式的,不是定制的。

    制式的,谁都能用,自然便宜。

    所需材料,铁精一块,赤炎鸟精血一滴,秘银一滴。

    这些材料大概一万块,如果用贡献点兑换,更加便宜,不过一般也没人浪费贡献点去兑换这种垃圾材料。

    铁精是用来成模的,赤炎鸟精血天生具有火属性,适合引导刻画灵纹。

    至于秘银,是作为意志力的一种传递媒介,同时也是星辰之力的传递媒介。”

    老头子一边说着,拿起一块黑漆漆的铁块,将其丢入一个炉子中。

    炽热的火焰将老头子的脸映照的一红一红。

    “成模,听起来简单,基本都是有仪器完成,但是考验的,是铸兵师的耐性和定力。

    因为这个过程往往很长,而你要时刻关注铁精融化和淬炼的效果,杂质是否祛除干净。

    这个过程,虽然简单,但是不容大意,需要用意志力时刻观察,同时这也是修行的一种方式。

    你来。”

    老头子招了招手,示意豆小天过去。

    “现在释放意志力,观察这块铁精的融化过程,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等你觉得里面杂质祛除干净了,按这个,铁精会自动流入模具中。”

    指了一个机器上一个红色按钮,老头子打着哈欠,将工作交给了豆小天。

    铸造炉跟前。

    豆小天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悸动,意志力释放而出,探入火炉之中。

    炙热的火焰这一刻仿佛拥有了生命力的小精灵,在豆小天意志力融入的一瞬间,上下翻腾。

    火焰燃烧所发出的独特的‘呼呼’声,最终和豆小天的呼吸相重合。

    一股冷气通过口腔,最后被豆小天深深吸入肺部,随后他咧嘴,颈部肌肉在条件反射下自然收缩,并且在最终化为一个连贯的动作:

    ‘嘶……疼。’

    豆小天倒吸一口冷气,感应着意识海中传来的刺痛,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这是人类最本能的反应,遭遇忽然疼痛的时候,面部肌肉自然收缩的条件反射。

    另外一边。

    老头子坐在躺椅上,手中今日没有拿保温杯,而是端着一个紫砂壶,悠哉悠哉喝着茶,神色间有些奸计得逞之后的小得意。

    小样。

    真以为铸兵这么简单?

    年轻人,好高骛远,大意了吧。

    老头是故意的,当然,本意不是为了捉弄豆小天,或者说,捉弄的成分很低。

    他更多的,是想看看豆小天的韧性和持久力。

    这是一种考验,同时也是一种修行方式。

    很多灵纹一道的天才,第一次尝试铸兵,因为没法承受痛苦,倒在这一关。

    李老头一边悠哉悠哉喝着茶,同时心中嘀咕道:“这小子第一次能坚持多久?十分钟?就算他十分钟好了。”

    很多灵纹一道的学员,第一次几乎都是瞬间放弃,然后胆怯,不敢继续尝试。

    就算有韧性比较好的,坚持一两分钟,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想当年老子第一次跟着师傅学铸兵,第一次……

    算了,不提自己,没意义,我那时候没人指导,不能比。”

    老头子一边嘀咕着,同时盯着豆小天,心中暗自揣测,豆小天能坚持多久。

    等豆小天坚持不住了,他再上去,然后借机‘教导’一番。

    既能让豆小天感受到老师的关怀,还能敲打敲打他,让他不要骄纵。

    简直就是一弓双鸟的好机会。

    很快,十分钟过去了。

    李老头喝完一杯茶,神色诧异。

    此刻的豆小天,看起来很痛苦,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眉头拧成一个疙瘩,脸颊两侧肌肉不断抽搐,呼吸也变得粗重了很多。

    即便是这样,豆小天依旧没有撤回意志力。

    “不行,我要坚持,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放弃了,老师可能会看低自己。

    不能铸兵,就不能赚钱,不能赚钱,就没法变强,我需要变强,我不能放弃。”

    豆小天心中咆哮。

    他不能放弃。

    人类的极限,源于什么?

    源于对某件事物不能放弃的执着。

    此刻变强就是豆小天的执念。

    他不想被人侮辱,他要变强,他不能放弃。

    意识海中不断传来阵阵刺痛,脑袋仿佛被驴踢了一样,昏昏沉沉但是那种刺痛感却又异常明显。

    豆小天感觉自己的眼皮逐渐变得沉重起来,平常简单的一个睁眼睛动作,此刻却感觉自己好像熬夜通宵了好几天之后,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皮。

    “收回意志力。”

    一声冷喝,豆小天犹如醍醐灌顶,瞬间醒悟过来。

    此刻他感觉自己的意志力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具体如何,自己又说不清楚。

    “撤回意志力,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再坚持下去,会伤到意识海。”

    李老头的声音清晰传入豆小天的耳中。

    他想了一下,撤回意志力。

    “按动红色按钮,先成模,休息一会儿,我教你刻画灵纹。”

    老头子声音平静。

    心中其实已经开始骂人了。

    特莫得什么鬼?

    这小子居然坚持了四十分钟。

    四十分钟呀。

    这……

    他无言以对。

    还能说什么呢?

    之前说一个小时,那是他瞎扯淡。

    其实十分钟就能熔炼成功了,这炉子中的火焰,可不是普通的火焰。

    “老师,现在就成模吗?时间应该还没到。”

    “让你按你就按,我是老师还是你是老师?”

    豆小天急忙照做。

    “你先休息一会儿,等意志力恢复之后,再刻画灵纹,意志力不稳,会导致灵纹破碎,不稳,铸造的武器就是废品。”

    “老师我不用,我感觉自己意志力全部恢复了,刚才……”

    李老头眼神危险。

    豆小天急忙停下话语。

    他想说,自己刚才好像感觉意志力发生了变化,不过看老师凶神恶煞的眼神,识趣的没有多说。

    “让你休息你就休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老头子冷哼一声,脸色发黑。

    特莫得我不知道你意志力升级了吗?

    老子还没瞎。

    但是你好歹也给我留点面子呀。

    我总是老师。

    我不要脸的吗?

    你就假装虚弱,然后休息那么一小会儿,老子这心里也能好受一点不是。

    哪怕你真的不累,演戏你还不会吗?

    老头子心累。

    这特莫到底是什么学生。

    还用自己教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