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局一山猴

作者:汉唐风月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神秘老公有点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有座花果山最新章节!

    江南五月的风,温暖而和煦。

    九溪村背靠百里青山,面朝烟波浩荡大湖,若是站在山村十里外海拔超过1200米的主峰青龙尖居高临下,绝对会有一种千里江山尽在脚下的豪情。

    刘树,现在就是这样,不仅豪情,而且满的快溢出来了。

    虽然脚下的花果山不是青龙尖主峰,虽然海拔绝不会超过六百米,虽然他也不过是在半山腰之下的山坡上,但他依然指着山下,对着身边比他高出半个脑袋的大个头青年无比慷慨:“大憨,这座山以后就是哥的了,以后想来玩儿就来玩儿,想摘什么果子吃就摘什么果子吃,别跟哥客气,跟自己家一样。”

    “嗯,树哥,我不跟你客气。”大个子青年感动坏了,重重点头立FLAG。

    “把你送回村里,我就来砍两捆柴回家。”

    面对光腚长大发小如此大当外人的不客气,刘树。。。。。。

    只能翻个白眼让其自己去体会。

    关于发小格局这个东西,只能等他慢慢来改变了,哪怕发小的脑袋不是很好使。

    刘树有信心。

    刘树的自信,全来自脚下的这座山。

    虽然在昨天之前,他在省会钱江市混得也算不错,一个员工数高达五人公司里员工号排名前三的人物,但那如何能和现在坐拥整座花果山继承权的【山四代】相提并论?

    说句膨胀点的话,有了脚下这座宝山,就算马爸爸请他去当什么UFO,刘树都不带稀罕的。

    俗话说靠山吃山,九溪村背靠着的百里青山是九溪村祖辈安身立命的宝贝山,春天有看不尽的野花,秋天有数不清的野果,木耳香菌、茶树、药材、山鸡野兔各类山货野物更是应有尽有。

    而距离九溪村不远的花果山更是这百里青山之冠,苹果、野葡萄、山梨、核桃、山枣、板栗等到了收获的季节,漫山遍野都是。

    除了富饶的青山以外,更是有一条从主峰青龙尖峡谷里奔腾而出的溪流,在花果山脚下因为山势的缘故拐了个弯水势重新变得平缓,宛如围绕着青山的一条玉带,流入七八里外的浩荡大河,从而被誉为九溪村第一溪。

    山水相得益彰,盛产花果的山头也由此得名花果山。

    或许,唯一的缺憾就是花果山没猴子吧!如果能来几只猴,多了几分灵动的同时,更显名副其实。

    刘树一边嘚瑟着一边走向不远处的一株矮桃树,一看树冠高度,刘树就知道那不是山里的野桃树,而是那家村民种的,不过一看都两三年没怎么打理了,没有修枝,挂桃也不多。

    但由于江南雨水阳光丰沛,挂在枝叶间不算多的毛桃个头大而饱满,白里透着红,看着就有一种想让人啃一口的欲望。

    刘树更知道,家乡特有九溪白桃的口感比动人外表更好,那一口咬下去,果肉松软入口即化,香甜的汁水更是能从味蕾一路甜到心里。

    然鹅,刘树并没看到身后大憨一脸的惊恐。

    仿佛,他要摘的不是一个桃,而是一个炸药包。

    “树哥,不要啊!”大憨一个箭步上前,死死拉着刘树。

    “怕什么?整座山都是我的,我摘我自家的桃,你担心个啥嘞!”刘树直接将桃子摘下,还不忘取笑发小:“你以为是小时候,偷个桃还会被酒鬼叔家里的狗撵?”

    “不是怕狗。。。。。。”大憨的一张大脸整个皱了起来,就像是吃了一海碗黄连。

    树林间传来窸窸窣窣树枝摇动的声音。

    “它们来了,树哥,跑啊!”大憨更是脸色大变,发力拉着刘树就跑。

    “跑个蛋那!谁这么牛逼,我要告诉他,这座山现在姓刘了。”刘树没好气的挣脱大憨的手,站定,底气十足的看着树枝摇动的方向。

    刘树这趟回村,可是来签继承文件的。

    花果山五十年承包合同的继承权,太爷留给他的。要不然刘树能主动炒了自己那位身材丰腴浑身散发着肉香的女老板嘛?

    怎么说呢?为了遵守传统,为了不让太爷走的不安心,刘树主动放弃了可以不努力的可能性。

    但显然,刘树忽略了,大憨说的是【它们】而不是他。

    不管是‘他’还是‘它’,但加上那个‘们’,就是个量词,意味着是一群。

    随着一阵杂乱无章的呼哨,【它们】,就这样施施然出现在树梢上,出现在刘树的视野。

    一群猴子。

    一大群猴子,数量绝不下五十只。

    刘树目瞪口呆。

    猴子没啥可怕,打小在山村生活的刘树连野猪都见过不老少,那会怕什么猴子,哪怕对方猴多势众。

    但,随着领头的一只浑身披着金毛、体长足有六十七公分的强壮公猴狠狠地将一枚果实冲着刘树丢来那一刻,刘树。。。。。。

    抱头鼠窜。

    瞬间领先大憨一个身位。

    身后,桃子、青涩的松塔、烂木头。。。。。。随着猴子们疯狂的呼吼声,雨点般袭来。

    。。。。。。

    七块钱的红河烟很呛人,蓝色的烟雾弥漫在蹲在村口大柳树下刘树的头顶上,犹如传说中的三花聚顶,即将升仙的境界。

    实际是,刘树的确快升天了。

    不是因为脑门上被桃子砸的大包,是被气得。

    回乡的路上,刘树设想过很多开局,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有一山猴等着他,还是一山泼猴。

    “大憨!你堕落了。”刘树一边吐着郁闷的蓝烟一边痛心疾首。“你竟然学会撒谎了。”

    “树哥,我没啊!”蹲在另一边的大憨满脸委屈。“你太爷。。。。。。”

    “你大爷!谢特阿普!”刘树没好气回怼。

    一个原本回家继承遗产的童话,就这样被残酷现实无情打脸。

    大憨虽然憨直,但足以解释清楚这场无妄之灾的缘由。

    两年前,不知从何而来的猴群就定居花果山。

    平日里这群泼猴倒也能和九溪村的人们和平共处,也就偶尔进村偷拿点吃的,但对花果山却是看管的极紧,砍点柴挖点草药打点山鸡野兔啥的行,可若是动树上的。。。。。。

    那,不砸你个满头包,人家都不姓孙。

    刘树多少有些明白那些种植的桃树为何没人打理了。

    因为,那都是猴子的禁脔。

    若是放在以前,猴子敢这么干,分分钟九溪村的老少爷们都能穿上猴皮大衣,但现在,打断条猴子腿都能让人进去蹲一年的好伐。

    自打猴群抵达花果山定居,江南省野生动物保护机构就来鉴别过了,那群混蛋玩意儿可是中华特有的猴子----藏酋猴,杠杠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二级很弱渣?呵呵,国人还没等级呢!和人打场架或许只用警察局蹲几天反省,你打这种二级保护的看看?

    面对这种打赢了坐牢打输了丢人的家伙们,九溪村的村民们也只能咬着后槽牙把如此美丽富饶的一座山让了出来。

    怪不得老太爷能租下花果山啊!原来,是山上有【山大王】了。

    两年没回过村的刘树裆下很忧郁,有心想掉头回城继续给女老板当公司的‘小三’吧!大话已经吹出去了。

    【哥不幸要回家继承祖业】的朋友圈下方可是一排羡慕至流口水的表情包。

    自己吹的小泡泡,含着泪也得继续吹下去。

    大不了,也开个直播,没事上山偷桃,铁质伞面雨伞定制一把就成,大游艇长火箭一旦刷起来,整不好比卖桃赚钱多了。

    现在,可是互联网经济的时代,更是靠脸的时代。

    不要脸!

    把烟头摁在地上,咬着后槽牙做了决定的刘树背起包扭头就走。

    “树哥,你去哪儿!”大憨忙起身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问道。

    “废话,去村委会签字。”刘树没好气的回答。“还有,你忽悠我回来的,以后得给我帮忙。”

    撑铁伞挡水果炮弹的工作必须得这身强力壮的货啊!

    “我保证听树哥你的,你说干啥我干啥!”见刘树不再生无可恋,大憨咧开嘴笑了,把胸脯拍的邦邦响。

    。。。。。。。

    九溪村村委会。

    “阿树啊!跟谭大爷一样,大伯我早就看出来你小子会有出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金鳞岂是池中物。。。。。。”

    有着一双长寿眉,面色红润如同传说中寿星佬一般地村长刘青山一边笑眯眯地拍着刘树的肩膀死命的夸,一边不动声色的将刘树刚刚签好的花果山继承文件副本放进抽屉,拧动钥匙,锁死。

    刘树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然后,一个电子扫描枪伸到正浮想联翩的刘树面前。

    “来,阿树,把支付二维码调出来,让大伯扫你。”刘青山笑得很和煦。

    刘树就像是头中了枪的野猪,身体猛然僵硬,两眼呆滞,过了好一会儿才弱弱的问道:“大伯,这都要交税的嘛?能不能先欠着。”

    “交啥税,山地承租权继承,不交。”刘青山很肯定的回答堂侄。

    刘树微微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交税,村里收个几十块签字费什么的,他咬咬牙还是可以承受的。

    “你只要交租金就好。”

    “什么?”刘树猛然睁大眼睛。

    如果电子扫描枪真的是枪,他相信自己的心脏已经被击碎。

    不过两年而已,农村的路如今这么险的吗?山上有山大王,山下还有抢劫的。

    “谭大爷很有魄力,一年前租下花果山这么大一座山,你说你太爷多看重你,驾鹤西行之前特别指定你继承他的家业嘞!”刘青山笑眯眯地说道。

    “然后呢?”刘树的双眼已经开始飘忽。

    在找门口。

    但该死的,谁把门给关起来了。

    “有什么然后,就是你既然是承租者,这后续租金得归你负责了。”刘青山手里的电子扫描枪微微一摆。

    打劫!慈眉善目的老头儿这会儿在刘树眼中目前就是这形象。

    除了不是满脸横肉,穷凶极恶的程度和电视里的劫匪一样一样的。

    特别是摆枪的姿态。

    “一年多少?”

    “不多,五万!村里也考虑了你实际情况,可以一年一付,但你得先把去年的欠账和今年的一起付了,你也知道,村里也难。。。。。。”

    “老爷子一分钱都没掏?”刘树双眼发直。

    “你也知道,你太爷都102岁了,村里很尊敬老人家的。”

    知道个球啊知道,我只知道孙子被坑了,两眼发黑的刘树都不知道怎么走出村委会的。

    手机已经成为他目前浑身上下唯一值钱的家当,至于说账户,呵呵,如果非要说一个让人开心的理由,那就是,给某点某个他喜欢的作者【汉唐风月】打赏一块钱,那都是扑上自己的身家性命,还可以毫不愧疚的说一句:

    ‘’绝对真爱。‘’

    PS:啊!啊!啊!开书了,比承诺大家的拖延了半个月,但不管怎么说终于开书了,从种田到军事,又从军事回种田,这算是风月的第五本书了,本尊马甲什么的大家不用在意,希望风月这次能给大家呈现一个全新的种田故事。

    有趣、悠闲是风月这本书的主题,和大家印象中的传统种田貌似一样,但其实主线大不一样,风月这次走的可是与众不同的路线,或许前几十张大家会觉得没太大新意,但转折往往会出其不意来临。至于说是什么,那风月在这里先卖个关子。。。。。。

    总之,这是个不一样的都市种田故事。希望支持风月的书友们给俺来点真爱吧!如果想投资的,请大胆投资,虽然只是一个小小五级马甲,但风月敢拍着胸脯保证,签约。。。。。。。没问题,至于说多少万字完本,咳咳,老书友们都知道的,只要你们支持,哥能写到网站那啥那啥那啥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