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如果有真爱(感谢诸位大佬的打赏,你们都是真爱。)

作者:汉唐风月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神秘老公有点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有座花果山最新章节!

    当然不会是野兔,哪怕再如何肥,在山里那也算是司空见惯的。

    两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何首乌上,特征无比明显的块茎一下就让他们看出了那是什么。

    “好家伙!这么大的何首乌?”刘青山拎起藤蔓感受了一下重量,口中啧啧称奇。

    “少说得有三百年份的。”从自家大哥手里接过何首乌的刘青云仔细审视了一番后,更是一口判定其年份。

    虽然刘青云年龄不过四十五,但采药却是有超过二十年的经验,他说三百年,绝对还是有所保留的。

    “纯野生,这个年份,每斤可卖200左右,如果遇到识货的,可卖一万以上。”对中药材算是精通的刘青云下意识定价。“小树你在哪儿找到的?”

    “怎么样?二位的侄子不赖吧!”刘树故作傲娇的洋洋得意,指指已经从五花肉脖子上扯下来已经挂好的大蛇。“就在这蛇旁边,五花肉负责把蛇弄死,我负责找这玩意儿。”

    “你这胆子。。。。。。”这才看到大支蛇躯的刘青云倒吸一口凉气,狠瞪一眼刘树,继而叹了口气:“不过,运气不错。”

    摇摇头,又道:“大哥你坐着,我去把蛇处理一下,晚上我们喝蛇羹。”

    看着刘青云进屋去找刀具的背影,刘树和刘青山两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刘青云个性沉闷话不多,一旦倔起来,可是谁都劝不住,现在看来,至少刘树用一株何首乌说服了他。

    不是什么能力,而是运气。

    谁都知道刘树打小就是个倒霉蛋,但回村第一天,就白捡一万块,很显然,运气来了。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否极泰来吧!

    不过,刘青山还是仔细听了听刘树对于未来的一些不成熟规划,比如搞搞直播达人,某宝网站卖卖家乡土特产什么的。

    其实,回乡第一天的刘树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能搞啥,在车上曾经设想规划的在山上种果树、茶树,靠种植业发家致富的梦想因为一群泼猴打了水漂,只能把现在最流行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往自己脑袋上扣,一副胸有成竹的亚子。

    说的再白点儿,纯粹就是瞎几把扯。

    “好好干,大伯相信你。”刘青山拍拍刘树的肩膀,语重心长。

    刘树。。。。。。

    大伯,我肩膀不是烟灰缸,拍的时候能不能换只手?

    天气热,蛇肉容易坏,所以野兔先丢在一边。

    刘青云剥蛇皮的手法很娴熟,不见使多大力就把整张蛇皮给撕下来,露出雪白的蛇肉,刀尖一挑破开蛇身,挖出一颗通体墨绿犹如拇指粗细的蛇胆,放在粗大的手掌上递给刘树。

    刘树咧咧嘴,都说生吞蛇胆可以明目,小伯这不会是让他吃了吧!可是,上过大学的刘树知道,生蛇胆不仅有寄生虫,甚至会因为毒性引起肾衰竭。

    “笨娃,谁让你现在吃了。”一旁的刘青山笑逐颜开的从屋内捧出来一罐白酒,将还沾着血的蛇胆用清水冲洗干净再丢入陶罐中。

    同时还不忘给刘树科普:“这玩意儿,得泡酒,如果再凑上竹叶青和眼镜蛇两种剧毒蛇,加上两种菜蛇的胆泡成五胆酒,对风湿和头痛症有奇效,到时候,谁来找你要这酒喝,一杯卖他200块都是友情价。”

    刘树。。。。。。

    敢情,他还要去抓蛇啊!

    “能泡一千斤不?”刘树试探性问。

    如果能,他可以让花果山成为无蛇山。直播算个毛啊!哥回家继承祖业,仅用一天就发财了。

    “那估计你得把花果山的蛇给抓个差不多,还要全镇的人都得上风湿病。”刘青山翻着白眼给明显YY中的刘树泼了一池塘的冷水。

    此路不通!刘树忧伤的熄灭了这个心思。

    他是山四代,可不是蛇四代。

    蛇胆酒致富梦破灭,不代表蛇肉不好吃,尤其是当来蹭饭的大憨还很朴实的提来了一根熏猪腿后。

    就五个人,菜也不多,一个用陶罐装盛的土豆炖熏肉,一个大汤盆蛇羹,外加两个素菜,两个凉菜。

    新鲜的野兔来不及烧,干脆就用盐腌了挂屋檐下风干,过上几天,风干的腌兔子配春笋干做成干锅,也是一点也不输蛇羹的美味。

    很简单的农家菜肴,却是在城里有钱也尝不到的风味儿。

    至少,刘树已经一两年没有尝过这种味道了。

    那不光是美味,更是家的味道。

    吃一口肥瘦相间被炖烂至入口即化的后腿肉,嘬一口只加了些许葱姜去腥味儿,汤色清亮却是香气扑鼻的蛇羹,如果腻了,还有菜园子里农家种的小青菜、仅用洗菜池中山泉水清洗过的嫩黄瓜段,鲜绿脆甜。

    在这即将出春入夏的夜里,满天繁星之下,无比满足的口腹之欲之余,大口喝上两杯九溪村家家户户都会酿制的米酒。

    别说把刘树这个少年郎吃的胃口大开,就连刘青山这个不知吃了多少野味儿的老餮都吃的眉开眼笑直呼过瘾。

    也就是五花肉不太开心,说好的蛇肉没它的份儿了。

    毕竟以它的大肚皮,别说处理好的蛇肉只有两斤多,就是多上十倍也不够它一头猪霍霍的。

    但好在,蛇肉没了大米饭来补,或许早就将自己当成一条狗的‘五花肉’根本没有心疼同类的心理,浇上肉汤的一盆米饭被这货化悲愤为食欲,吃得是‘啪叽啪叽’响。

    相对来说,肘花的吃相就文雅多了,叼着一根猪后腿骨,独自一狗呆在门口‘咔嚓咔嚓’顽强的啃着。

    别看骨头大狗小,但奇迹的是,没用多久,大骨头就被柯基犬一点点给消灭了。

    故人说的‘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或许就是因为看了小狗啃大骨头吧!刘树默默给执着的‘肘花’点了个赞。

    反正这顿饭,大家吃的都很惬意。

    饭后,微微有些醉意的刘青山拒绝了刘树相送,虽然村里没有装路灯,但月光皎洁,足以照得清回家的路。

    更何况,老头儿掏出自己的大块头智能机,冲刘树晃晃,显示着高科技的无孔不入。

    有了这,就算在农村,也不用大晚上出门还要专门带手电了。

    至于说大憨,做算术题写作文啥的可能不行,但走夜路,呵呵,哪怕已经灌了可怕的两斤白酒,可能在场的所有生物,只有柯基犬能和他比一比了。

    刘树已经想好他未来的发展方向,未来花果山导游,顺带保镖功能,前提是别摘树上的果子。

    巨灵神遇见猴子也得跪,这个,不丢人。

    小伯家本来就有刘树房间,加上太爷那边还没收拾利索,刘树晚上依旧留在这边。

    堂妹刘苗在县一中读高三,原本一个月才放一回月假,现在即将面临高考,更是超过两个月都没回家了,家里就剩下刘树小伯和婶婶两个人,别看夫妻二人嘴里说着不想让刘树回乡,但刘树这一回来,家里却是多了几分生气,二人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喜色。

    虽不是二人的亲儿子,但十来年的共同生活以及足够近的血缘,刘树其实跟两人的亲儿子也差不了多少了。

    两个人在饭后又拉着刘树说了好一阵家常,最终还是婶婶又话题一转提到李家大姐,刘树立刻借‘澡遁’路荒而逃,才算是终结了这场中国传统式家庭聊天。

    洗完澡躺上床的刘树拿起一直安静的手机。

    这才发现手机一直保持安静的原因,竟然是真的停机了,估计时间点就是他上传视频发布朋友圈之后。

    MMP,不厚道的那啥电信,刘树愤愤然的吐槽着将手机一关往枕头边一丢,爱停不停。

    反正,刘树坚信一个道理。

    如果有真爱,停机算什么,给哥充值啊!

    账户里不超过三位数余额的人,从来都是这么豪横。

    对鸭,还有大憨这货说好的一百块风投呢!明天找他要。

    疲惫了一天的刘树就在自己定下了小目标后酣然入睡。

    却不知,失联状态中的朋友圈已炸!

    。。。。。。

    PS:改签约状态第一天,真爱真的来了,感谢‘说书人’老哥还有‘时光’老弟,以及其他所有打赏、投票、收藏的兄弟们,新书能以2。5万字就登上签约总榜第四,都市签约榜第一,都是你们的功劳,风月躬身致谢!今天两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