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狗毛和鹅羽齐飞

作者:汉唐风月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神秘老公有点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有座花果山最新章节!

    “阿树啊!听大憨说你要买鸡养,你周婶真是够支持你,我一回家就催着我把家里的鸡给你抓来,就留了两只母鸡一只公鸡。”

    从三轮车上搬下几个鸡笼的李阿伯一边忙着一边跟刘树拉着家常。

    刘树微微一呆。

    “放心,我家这鸡可是正宗梅林鸡,只要你在这花果山散养,保证你以后赚得盆满钵满。要不是你要,我还真有些舍不得嘞!”李阿伯一脸肉疼的打开其中一个鸡笼,很骄傲的向刘树展示他家的梅林土鸡。

    鸡笼一打开,‘五花肉’就好奇的凑过去看即将加入的新伙伴。

    野猪外表已经不凶猛,但凶兽可怕的气息却依旧存在。

    灰不溜秋的母鸡支棱着翅膀、迈着母鸡步飞快蹿向小院周围用竹子围成的篱笆,并从底部缝隙中钻出跑进灌木丛中。

    有着鲜艳羽毛和大红鸡冠的大公鸡则直接一个助跑就飞跃过大半人搞的竹篱笆,用更加敏捷的身手向刘树展示着梅林土鸡反应敏捷、擅飞跃的特点。

    妥妥梅林土鸡,老李叔得意的神情显示他绝对没有说谎。

    刘树目瞪口呆。

    不是因为怕鸡蹿进灌木丛中找不见,而是,貌似他要的是鸡苗,不是这种成年鸡啊!

    因为,成年鸡,他会忍不住。。。。。。

    吃的。

    他怕它们活不过一个月。

    尤其是当它们还背着‘中华第一鸡’的名头的时候。

    “跟阿伯和婶儿谈什么钱?”

    还没等刘树问价钱,似乎早已看穿一切的李阿伯丢下一句话就骑着电动三轮离开了。

    被公鸡母鸡不屑搭理的‘五花肉’不爽了,追着大大小小不少于十只梅林鸡钻进灌木丛。

    那真是好一阵鸡飞猪叫。

    然鹅,这不过只是个开始。

    就跟赶集一样,不少乡邻骑着电动三轮车沿着小路向老房子这边赶来。

    少的五六只,多的上十只。

    简直是江南鸡大全,除了原产仙居的梅林鸡,还有萧山鸡、白毛乌骨鸡、龙游麻鸡。

    当然了,刘树想要的鸡苗也有,至少有几只老母鸡都各自带着一窝毛茸茸的小鸡仔。。。。。。

    知道的,是认为刘树要开养鸡场,不知道的,也必须这么认为。

    总之,从大憨在九溪村挨家挨户要求收购鸡的那一刻,刘树回乡包山头养鸡致富的名头已经尘埃落定。

    淳朴的乡邻们全力支持,除了留下不多的种子,其余都给刘树送来了,鸡群规模瞬间超越刘树曾经设想的100只。

    甚至,有的家里没有养鸡,那就送鸭子,送大鹅。

    看着院子里三只趾高气昂开始巡视自己新领地的大白鹅,以及迅速认清形势开始抱大腿跟在它们屁股后面的七八只麻鸭,刘树脑壳都快炸了。

    现在已经不是某‘山四代’要吃它们的问题,而是,它们要吃垮‘山四代’的节奏。

    上百只鸡鸭鹅,不要吃的?不得来个窝什么的?最重要的,不得给它们配个保镖什么的?

    刘树敢肯定,如果他不把这些考虑好,估计这花果山里会有不少家伙先于他开荤。

    幸好,身边还有两个帮手。

    ‘五花肉’虽然还是个‘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半大小子猪,但猛兽毕竟是猛兽,它习惯性的在屋子周围林子撒尿做记号的行为早已经宣布这里是它的领地,基本不会有不开眼的猛兽型生物觊觎这里。

    可以不落地的猴子们例外,刘树已经感觉到它们在远方窥伺。

    他在观察猴群,猴子们可不也是一样如此想嘛!

    只是,一听见不远处传来的母鸡咯咯叫还有明显充斥着欲求不满的猪哼哼,刘树觉得,未来的日子,好难!

    而且吧!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野猪或许能吓唬住狼、獾等生物,可吓不住黄皮子这种靠钻洞的,那就得靠‘肘花’镇场子了。

    看着规规矩矩坐在院子门口和自己一道审视着正在适应新环境的‘鸡鸭鹅’们的柯基,刘树心里多少有些安慰,相对于大憨和‘五花肉’,人家‘肘花’还是靠谱的。

    一看就有主人翁精神,估计这会儿小脑袋里想的都是如何替主人分忧解难。

    然后,下一刻,当一只大白鹅趾高气昂的从狗脸一片冷静的‘肘花’面前经过走向丛林时,柯基犬口中发出类似于警告的‘呜呜’声。

    刘树知道,那是‘肘花’向大白鹅发布自己是这家里除了主人以外的老大的信息。

    农村里的家犬基本都是这么干的,拥有尖牙的它们本来就是家畜中战斗力最强的,喜欢亲近人类的特质让它们在家庭里也有着特殊的地位。

    但,大白鹅恰恰是不吃这一壶的特殊物种。

    尤其是堂而皇之挑衅‘肘花’的这只大白鹅。从体型上看应该是浙东白鹅,属于中型鹅,但身高超过45厘米,体高重绝对超过十斤,额上方的肉瘤高突,显示着这货绝对是青壮年鹅。

    那也就意味着,这货的战斗力绝不会差。

    而且对于鹅这种可当看门护院的特殊禽类来说,最不缺乏的,就是战斗意志。

    九溪村临水,不说几里地外的人工大河,光是穿越九溪村而过的山溪,就有好几条,如果加上村外的溪流,更是高达九条,九溪村也由此得名。

    鹅,是九溪村必养之家禽,比鸡鸭还要多。

    刘树,可是从小就见识过鹅的战斗力,儿时和大憨一起从那家摘个桃掐个杏,被大鹅追着满村跑的经历简直不要太多。不跑不成啊!被那张坚硬的喙给拧上,可比怒火高炽的女朋友拧在胳膊上还要疼的多。

    别看柯基犬牙齿锋利一口咬上去就是个血洞,人家大白鹅同样能把它给拧秃噜皮,尤其是人家还有两个小弟做帮手的情况下。

    “嘎嘎!”大白鹅张开了翅膀,跟在它身后的两个家伙同样引吭高歌。

    刘树刚刚生起不好的意念。

    刚刚还被他称赞为有主人翁精神的柯基犬就露出了尖牙,无比悍勇的扑上去。

    瞬间,狗叫声和鹅叫声响彻小院。

    有句诗怎么形容来着?

    狗毛和鹅羽齐飞,犬吠和鹅鸣一片。。。。。。

    知道眼前这些家伙终究是要决出老大地位的刘树觉得,前途一片黑暗。

    偏偏这时候大憨还一脸得意洋洋的跑来邀功:“树哥,我能干吧!把村里能收的鸡都给你收来了。”

    刘树翻了个白眼。

    看看正在恶斗的一狗三鹅,大憨继续爆猛料:“那只,可是我家里的头鹅,家里看门用的,不是我求我大姐,说你一个人住山边上,得有看家的,大姐才舍不得给你送来呢!”

    刘树想吐血,敢情老子要的是打手,老子的战斗力是有多渣?

    “还剩多少钱?”

    “没了啊!”大憨一脸理所当然。

    刘树眼前有点儿黑。

    千年何首乌就这样没了?变成一群鸡鸭鹅了?

    “不对!”大憨摸摸头,仿佛遗漏了很重要的事。

    刘树脸上露出一丝希冀。

    “还欠鸡款3000块,我们家三只鹅不要钱,我大姐说送你的。”

    “擦。。。。。。”

    这鸡不能吃了,太特么贵了,这是刘树第一个念头。

    第二个念头是,他拿什么喂鸡。

    把大憨这厮剁把剁把喂了吧!

    。。。。。。

    PS:今天两更了,求各种支持啊!打赏、投票、收藏一条龙走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