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盛宴开启

作者:汉唐风月1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神秘老公有点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有座花果山最新章节!

    【获得灵能值总量100,可获灵雨一滴。

    第二阶解锁,灵能值0/500,可获灵雨数未知,可于特定时间段开启抽取万物功能。】

    ‘了不起大罗盘’估计已经预计到自己会被刘树如此吐槽,迅速给出下一阶段解锁目标,颇有些类似于游戏中的设定,用数据来提醒刘树,你丫的快来升级吧!

    未知对于人类,本身就带着足够的诱惑力。

    “切,还灵雨数未知呢!”刘树不屑的一挥手。

    对于一名曾经为小学优秀毕业生来说,100点灵能值为一滴所谓的什么灵雨,那500代表着不过五滴,那还有什么可神秘的?

    或许,神仙们不会那啥吧!怪不得神仙们算金丹都是用一葫芦半葫芦这样的量词来计算的,刘树仿佛已经看清了什么真相。

    当然了,相对于神仙不会算术这个特质,那个特定时间段开启抽取万物功能更特娘扯淡。

    都已经是抽取这种不确定性了,竟然还来个特定时间段,是吃的时候?还是拉的时候?在刘树看来,一帮吃饱了撑的家伙们简直不知所谓。

    然后下一刻,愤愤吐槽神仙们的刘树就痛彻心扉。

    不是因为看清了神仙愚蠢的真相,而是因为,某人那么轻轻一挥手,就丢失了一群鸡的努力。

    数量虽然感人但卖相还不错的那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就那样随着刘树的一挥手,消失在刘树的漱口杯中。

    漱口杯中,还有一半没用完的溪水。

    刘树瞪着大眼珠子,寄希望涎水,不,是仙水和凡水有质的区别,这样好方便他可以把它抠出来。

    猪八戒吃人参果虽然没尝到味儿,但好歹是吃进肚子了,他这可就只看了一眼,就特么这样没了?

    但显然,从化学性质来说,H2O和H2O没有蛋的区别,是水,并且溶于水。

    不知道把这杯水喝进去,会有什么奇特的事发生?

    会立刻洗髓伐经白日飞升?还是营养过剩爆体而亡?

    做为一个经历过祖国九年制义务教育浇灌,无数脑洞大开网络小说阅读体验的优秀青年,刘树有着极为清醒的头脑。

    这玩意儿,听着很高大上,但不一定就真的好,就像人参,是好东西,可吃多了也会变毒药的。

    他是肉体凡胎,命只有一条,没了可就没了。

    刘树目光微转,看到那边正在溪边一摇一摆踱步,俨然一副巡察自己领地臭屁模样的大白鹅。

    就这货了,刘树迅速选定目标。

    没事自然好,失败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至少晚上铁锅炖大鹅的材料是有了。

    “来,小白白,给你弄点好吃的。”刘树笑容满面的招呼大白鹅。

    大白鹅根本不鸟他。

    很傲娇的看了刘树一眼,继续巡察自己的领地。

    “麻蛋,不过来是不是?”

    “老子过去。”

    刘树一点也没有被自家家禽拒绝了的颓废,大踏步的走过去。

    大白鹅很是警惕的盯着自己的新主人。

    动物敏锐的直觉,已经感觉到刘树满满的恶意。

    但显然,它误解了。

    当刘树笑眯眯地把自己的漱口杯放在翅膀已经张开作势欲扑的大白鹅面前。

    大白鹅毫不犹豫的就扑了上来。

    不过不是扑向满满‘恶意’的刘树,而是漱口杯。

    直接把硕大的脑袋钻进开口算不上大的杯中,如果不是大额头实在是钻不进去,刘树很怀疑不等‘神仙水’发挥作用,今天晚上就可以有炖大鹅吃了。

    一只被漱口杯憋死的鹅,刘树几乎都已经想好了怎么在吃鹅现场给大憨解释鹅是怎么死的。

    绝对是蠢死的。

    很是疯狂的大鹅一口气将漱口杯中的半杯水喝了个差不离,然后,在刘树期待的目光中,既没有一举变成翱翔蓝天的白天鹅也没有毒发身亡,而是,一个转身,扑向还在小水湾里悠闲游着的同伴。

    看那个急切模样,是个正常人,都会愤愤然吐出三个字:老色痞!

    别说没什么前戏,甚至有种游过去都觉得费时间的急迫,大白鹅扑腾着一双大翅膀,两只红黄色的脚蹼踩着水面就扑过去骑在一只大鹅身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踏浪吧!果然够浪啊!

    刘树目瞪口呆看着发生在眼跟前的一幕关于鹅的特级片。

    就是时间略短。

    眼瞅着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的‘小白白’霍霍了一只白鹅还不够,又跳上了另一只白鹅的背。。。。。。

    质量不够,数量来凑,色鹅的特质体现的淋漓尽致。

    再然后,开始追逐吓得嘎嘎叫四处逃走的麻鸭。

    刘树终于确定了两件事,一是,所谓灵雨,有着类似于蓝色小药丸一样的功效;二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有鹅蛋吃了。。。。。。

    就是,他要这‘发情水’有个球用?炮制了去大街上摆地摊兜售是男人都懂的‘小药丸’嘛!

    刘树郁闷的将漱口杯放在溪水中清洗着,忧伤自己又被活坑了一道,被那帮不靠谱的‘神仙’们。

    默默声讨‘神仙’的刘树并没注意到,原本很平缓流动的溪水正逐渐变得暗流涌动,一道道小黑影从溪流上游下游不断向他所在位置蜂拥而至。

    等到一群麻鸭也扑腾着翅膀朝这边奔过来时,刘树才注意到,自己面前已经是黑压压一片,不知多少手指长的鱼儿在水底高速游动。

    那是马口,山溪中一种常见小鱼,性情凶猛但味道极其鲜美,是做鱼汤的上佳材料。

    这种鱼之所以味道鲜美,除了其以小鱼小虾为食以外,更是其对水质的依赖程度有关系。它们只会生活在水质极高的水域中。

    换句话说,这种鱼越多,越能说明该区域水质好。

    连九溪村面朝的烟波浩荡水域面积高达数百平方公里的人工大湖都是国家一级水质,那更别提流经九溪村的这些山泉溪流了,九溪村村民们都是直接用来洗菜洗米的。

    不过马口鱼生性谨慎,除了用鱼钩钓,几乎没有别的方法捕获。当然,用断子绝孙的电鱼方式除外。

    刘树也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马口,少说也有数百条,密密麻麻的在水面下来回窜动,就算一群麻鸭扑过来啄食,也挡不住鱼儿们的疯狂。

    刘树惊讶之余有些明悟于心。

    大白鹅喝的那般疯狂,鱼儿们也不顾生死,这绝不是什么‘发情水’所能拥有的吸引力。

    不是每种生物,都是只用下半身来思考的。

    雄性人类除外。

    【然也!】

    大罗盘虽然没给出解释,却是悄然出现两个字表达对刘树孺子可教的肯定。

    终于恢复了对‘神器’肯定的刘树心情大好之下,直接挽起裤脚跳进溪水里,双手捧着水直接向岸上泼洒。

    马口鱼游的再快,也架不住鱼多,刘树每一次都能甩出一两条到岸上。

    废话,此时不趁机弄点儿鱼,中午的鱼汤怎么弄,炖大鹅不光是没鹅了,家里的铁锅也太小。

    但刘树其实还是低估了灵水对于生物的致命诱惑。

    来的,可不止只有鱼儿。

    由一滴神仙水引发的‘盛宴’,已经开启。

    。。。。。。。

    PS:咳咳,对不住大家哈!昨日飞杭州有点事,可能要在这里停留三天,这三天暂且每天一更,等风月回去开始一天两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