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一起飙车一起嗨

作者:嫩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大神你人设崩了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荒野吃播最新章节!

    “咳咳,咳咳咳。”

    “这烟怎么还会换方向的。”

    烘干木头会产生大量的浓烟,颜殊已经把火堆移到了山洞外面。

    没想到风向一转。

    浓烟直冲山洞,让人好像身处炼丹炉一般。

    “这是最后一批湿木才了,把它们烘干,我就可以开回到温暖又避风的山洞准备睡觉了。”

    “也不知道牧爷怎么样了。”

    颜殊手里抓着烤好的青蛙,跑到山洞的另一边。

    咳了一会缓缓之后,继续吃手里没有吃完的青蛙。

    【有完没有?今天不撑死我就不罢休了是吧?】

    【刚刚切换过来,你家牧爷已经疯了。】

    【看小窗一切正常啊,牧爷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同问。】

    【牧爷:不就是用湿木柴钻木取火嘛,至于你们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吗?】

    【哇擦!这么屌?】

    【我要去看牧爷被现实疯狂抽脸!】

    湿木柴钻木取火?

    不知道为什么,颜殊在看到这条弹幕的时候。

    只是好奇他要怎么做,居然下意识的,就觉得他是能成功的。

    “我一定是疯了!”

    颜殊摇摇头。

    快速的把手里的食物吃完。

    从火堆上把已经烘干的衣服收回来,调转镜头。

    “我天。”

    “因为衣服是和湿木柴一起烘干的,我现在感觉自己就是个行走的烧烤食材,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烟熏火燎的味道。”

    干的长裤T恤和外套上身。

    颜殊把身上已经半干的内衣裤换下来,挂到烘衣服的木头上继续烘干。

    趁着烟往另外一边飞。

    把随手扔在周边的,已经烘干的木柴理一理,扔到山洞的内侧。

    “不知道牧爷现在用上火了没有,好想看看哦。”

    “作为挑战者最不好的一点,大概就是...你完全不知道对方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情况。”

    “以及,目前的进度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还是喜欢开上帝视角,嘻嘻。”

    颜殊吃饱喝足,心心念念的想开挂。

    牧清在收集回来的一堆松木当中挑来捡去,终于选出了一段让他满意的钻床材料。

    “就是它了!”

    “这次收集回来的松树枝,要么不不够粗壮,要么就是太细了。”

    “只有这一段,又粗又直,长度也非常的合适,就是有点湿。”

    “现在,我就要用这段完全被雨水打湿的木头,来钻木取火了。”

    “第一步,让我们把它对半劈开。”

    拿着选好的钻床四处看了看。

    牧清走到了一个凸起的大石块边上。

    松木段竖着放在石头上,把石刀立在松木段的中间。

    然后拿起另外一截木头,用力的敲打了几下石刀的背面。

    拿起被石刀卡入的松木段观察了一番,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要是这个石刀崩掉的话,后面的步骤就全都没有办法继续了。”

    “事实证明我是幸运的,石刀的硬度非常的理想。”

    说着,牧清又往下敲打了几下。

    石刀卡进松木段之后,牧清就只能敲打石刀的边缘。

    每敲打几次,牧清就会拿起来观察一番,石刀的边缘被敲蹦了不少,好在主体部分依然坚挺。

    啪。

    随着一声轻响。

    石刀落在大石块上,对半裂成了两块。

    松木段也被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段半圆形的木段。

    牧清先拿起两半石刀,左右的看了看。

    “这一半出现了很多裂缝,用不了几次就会彻底碎掉的。”

    “另外半片看着还好,带着后面没准还能用的上。”

    看完石刀,牧清又拿起木头,擦干手,细细的感受了一下,然后拉近镜头,让观众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这是一段已经干透的松木段,大雨打湿了它表皮的这一部分,木心的部分依然是干燥的。”

    “松木富含油脂,加上干燥,是非常好的钻床的材料。”

    “现在,我就要开始徒手生火了。”

    得意的炫耀了一番。

    牧清拿上两段木头回到了临时庇护所前方,开始用石刀来削钻杆。

    【把湿木头劈开,就得到了两段干木头,秒啊!】

    【要是有一把砍刀,牧爷能把这些全都劈了。】

    【损失了半个石刀,但是有火了,还是值得的。】

    【那么问题来了,这到底算干木头取火还是湿木头取火?】

    【当然是湿木头,没见外面全都淋湿了吗?】

    【用的是干燥的部分来生火,难道不应该算干木头?】

    【松木段:本宝宝可湿可干,你们随便定义吧。】

    钻杆削好。

    牧清又用石刀在作为钻床的松木段上挖了一个小洞。

    把火绒放在触手可及的位置做准备。

    “准备工作结束,现在我要开始生火了。”

    “我也不知道钻木取火能不能成功,毕竟严格来说,我也只成功过一次而已。”

    “让我们开始吧!”

    牧清坐着,用脚踩住钻床的两边。

    把钻杆在钻孔上立好。

    然后深吸一口气,双手来回移动,让钻杆快速的原地转起圈来。

    几分钟之后,钻孔里开始冒出少量的烟来。

    “这个动作看起来容易,其实非常的考验臂力。”

    “只需要几分钟的时间,就会让你觉得手臂发酸手掌生热了。”

    “现在最怀念的,应该就是我在海岛制作的碳布了,只要有小半块碳布,这会已经可以吹火绒了。”

    “木头的话,我需要保持速度再坚持一些时间。”

    牧清说着,不断加快手掌来回揉搓的速度。

    又过了七八分钟。

    牧清一手挡着松木的前方,遮挡随时可能袭来的山风。

    一手拿起钻床,小心翼翼的把火星移到火绒上。

    双手轻轻捧起,用火绒把火绒温柔的包裹在起来,捧着轻轻吹了一会。

    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火星顺利的点燃了火绒,蓬勃的释放着自己的热量。

    【成功了,成功了,看起来很容易嘛。】

    【看着还挺容易的嘛。】

    【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钻木取火,完全没有借助手以外的工具。】

    【钻杆:敢情我就是白钻咯?】

    【钻床:敢情我就是白被钻咯?】

    【我怀疑你们在开车,但是无权拦车检查。】

    【来啊,一起飙车一起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