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五章 当成小丫头

作者:王微悠令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大神你人设崩了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锦世医妃最新章节!

    闻言,杨怀就下意识的反驳道,随后才意识到开口的人是南宫玥,不禁皱紧了眉头看着她,“你一个小丫头,不要掺和到这种事来!

    这里是疫区,疫症你知道吗?

    那可是会传染给别人,还会要人命的病!

    你知道你刚刚这么做有多危险吗?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吗?

    你别以为你穿得跟那些来看病的大夫一样,就有什么用啊!

    不行,等会儿我就找人把你送走,你可别再傻傻的被人哄骗到这种危险的地方来了!知道了吗?”

    看着南宫玥那十分镇定的模样,杨怀只觉得她是天真无知,不禁有些语重心长的解释道,而他也恶狠狠的警告了李兆和黄康一眼。

    “他们是被人换了药,这才会在服了药后暴毙而亡的。”

    见状,南宫玥就有些无奈的走到杨怀面前,与他对视着,平静的说道。

    “什么换了药……”

    杨怀闻言却是皱紧了眉,然后他就看到南宫玥拿起了她手里一直抓着的布包,将其打开,上面是一些灰褐色的东西,有些恶臭的味道,让他不禁往后退了几步。

    “这是什么?”杨怀拿衣袖捂住自己的口鼻,一脸嫌恶的问道。

    “这是我刚刚从那些尸体口鼻处采集到的,是他们临死前所喝的药,残留下来的药液。”

    听到南宫玥的话,杨怀就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却是一个踉跄,直接往后摔倒了。

    “你……你说什么?”

    杨怀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她,却见对方一副冷静自若的模样,让他不禁有些怀疑,对方刚刚的话是不是在诓骗自己……

    而在他身后的李兆和黄康两人的脸色也是一变,带着满满的不赞同看着南宫玥,她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事呢?

    只可惜他们并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对方……

    “通过这些残留的药液,足以证明他们死前所喝的药,并不是妙医馆所开的药方。

    此次疫症,病人基本都是感染风寒的表虚内实症,所以妙医馆开的药方,基本是以疏散风寒,清内热固表的药材为主。

    而就算大夫会根据每个人的体质开出不一样的方子,但万变不离其宗,这药液里,我只闻到妙医馆所开药方里含有的两味药,其它的,却是效果完全相反的药材……”

    “然后呢?”

    听到这里,杨怀就有些云里雾里,一脸迷茫的问道。

    “如果这些死者,确定得的都是疫症,那他们一直在喝的,其实是药效完全相反的药,在这种情况下,日积月累,他们的身体自然会受不了,这个时候,任何一剂药,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催命符!”

    说到这里,南宫玥就深深叹了口气,这些人,跟莫公子的情况不一样,后者是因为少了一味药,导致寒气无法发散出来,寒闭于内,陷入了假死状态。

    可眼前这些死者,却是喝了药后,表面的情况看似好转,但其实身体却是变得更差,内里越发虚弱,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

    那最后的一剂药,只能说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个稻草。

    在那种情况下,就算她及时赶到,也没办法把他们救下来!

    想到这里,南宫玥的眼神就越发冰冷凌厉,因为这代表,幕后之人是早有预谋!

    “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看着她那侃侃而谈的模样,杨怀也冷静了一些,只是他还是不敢去看在南宫玥手里布包上的东西,站起身后便离她稍远了一些。

    话音一落,杨怀才意识到一件事,不禁有些难以置信的紧盯着她,“你……你该不会,真的是妙医馆的馆主吧?”

    随后,他就十分认真的上下打量着南宫玥,确定对方就是一个乳臭未干、未及笄的小丫头,不禁有些讪讪的笑了笑。

    “呵呵,这怎么可能嘛!我可真是昏了头!”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念头啊?

    “我的确是。”

    闻言,南宫玥却是十分认真的对他点了点头说道,然后将那布包收了起来,再让李兆将其放好。

    “啥?你是什么?”杨怀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的确是妙医馆的馆主,你可以称呼我一声岳姑娘。”南宫玥说完后便对他福身,行了个半礼。

    听到她的话,杨怀却愣了愣,“你刚刚说什么……”

    他应该是产生了幻听吧?

    见状,南宫玥却懒得重复了,只转头看向李兆和黄康,轻声说道:

    “李兆,你去把杨家镇能做主的人喊过来,黄康,你去把跟这件事相关的人都带过来,记住,一个都不能放过。”

    她的话音刚落,李兆和黄康两人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犹豫的神色,就在此时,刘时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诺。”

    看到刘时,李兆和黄康两人才拱手应是。

    而他们这样的表现也让杨怀彻底明白,眼前这个小丫头,还真的就是妙医馆的馆主啊!

    “你……小丫头,这妙医馆,难不成是你家里的大人开的,然后传给你的?”杨怀想了想,觉得只有这个可能性了。

    只是他还是觉得对方家里的人有些过分,这么重的担子,怎么可以压在一个小丫头肩上呢?

    “妙医馆是我自己开的。”

    闻言,南宫玥就知道他心底里的想法,不禁无奈的解释道,同时她心底里也有种奇怪的感觉……

    她还真的已经许久没有听到别人对她说这样的话了。

    或许是她的表现,冷静理智,一直都不像是一个未及笄小姑娘该有的表现,以至于太容易让旁人忽视她的真实年龄。

    甚至还包括慕卫策……

    但她感觉得出来,杨怀从一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只把她当成一个小丫头。

    意识到这一点,南宫玥就觉得十分的新鲜。

    “你自己开的?你医术这么厉害吗?”杨怀一脸怀疑的上下打量着她。

    虽然他刚刚一直在说妙医馆的人乱开药方,害死人,但事实上,他心底里却对妙医馆在北武朝所做的一切十分清楚……

    所以,他刚刚的话里,明面上是贬低妙医馆,实际上更多的是在保护南宫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