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就是她?

作者:玉楼人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大神你人设崩了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最新章节!

    君之雁微微俯身,凑到他的耳边,冷声道,“现在知道疼了,君东城,本世子警告你,你的花花肠子可别用在这姑娘身上,她是你惹不起的人!”

    说罢,一手扔开了君东城的胳膊。

    君东城被扔得嗷嗷叫,痛得冷汗狂冒,牙关咬得咯咯响。

    君之雁身长玉立的站直了身子,看向乔如星,淡淡道,“走吧。”

    迈开大长腿往前面走去,又恢复了那个温润如玉的模样,好像刚刚阴鸷折断人手的不是他似的。

    乔如星默默为这纨绔小公子点了一根蜡烛,看了他一眼,深表同情的道,“不抛弃不放弃才是东洲好男儿,少年加油!”

    说罢,这才从他身边走过,跟着君之雁走了。

    君东城:“……”

    痛得还说不出话,只能死死盯着君之雁远去的背影,又气又痛,差点没炸了!

    一众随从看着两爷相争,谁也不敢说话,毕竟谁说话谁遭殃,两位爷都是不能得罪的!

    等到君之雁走了,君东城身边的小厮才慌忙过来,搀扶起了君东城。

    痛得差点没昏死过去的君东城终于回过了一点神来,咬牙切齿道,“还不快叫大夫!妈的,老子的胳膊要废了!君之雁特么的,小爷绝对不会放过他!哎哟……”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君东城的胳膊被小厮碰了一下,顿时又痛得呲牙咧嘴,猛的抬脚踹了小厮一脚。

    倒吸一口凉气,吼道,“妈的,扶哪里呢!”

    小厮被踹得滚向了一边,一声不敢吭,又一骨碌的滚过来,小心翼翼的搀扶起了自家爷。

    君之雁带着乔如星一路往里走,九曲回廊,长堤花路,走了好一会,这才到了一处东边的院落。

    院落很大气,两边值着两株古柏,门口摆着一只古鼎,鼎内燃着松香,很特别的味道。

    一旁还有一片茂林修竹。

    茂林修竹中间一条青石板小道不知通向哪里,看起来有种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感觉。

    另外一边也是一片茂林修竹,只是它显得舒朗一些,前面有一个圆形的拱门。

    君之雁带着她从这个圆形的拱门走了进去。

    进去里头是一排五间大屋,中间是大殿,摆着古朴厚重的家具,看着非常严肃和古板。

    君之雁带着她继续往里走,穿过大殿,到了一间类似于抱厦模样的屋子,正中一张黑檀木长榻,长榻上头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上了年纪,穿着一袭黑色绣着金蟒的袍子,头上金色发冠冠着半白的发丝,坐得挺拔,看起来颇有几分威严。

    一张脸保养得不错,看起来倒也不显老,只是看着气血亏得厉害,面色有点苍白发青,整个人也显得浮肿,一看就是一个得了重病,用药罐子吊着的人。

    君之雁跪地行礼,“之雁见过父王,父王万福。”

    安东王看他一眼,嗓音沙哑的道,“起来吧,连日来赶路,辛苦你了。”

    君之雁恭敬道,“不辛苦,这都是孩儿该做的。”

    “嗯。”

    安东王对他的谦卑表示满意,然后转头打量起了乔如星。

    看着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站在这里,只觉得屋内万物都生辉了起来,一扫刚刚的沉闷古板。

    特别是那张精致的欺霜赛雪一般的雪白小脸,简直能晃花人的双眼。

    安东王年过半百,东南西北走遍,什么样的姑娘没见过,可是还是被微微震惊了一下。

    长得也太好了!

    看向君之雁问,“就是她?”

    君之雁点头,“对,就是她!”

    安东王听得,又细细打量起了乔如星。

    乔如星也在打量他,不知这父子俩搞什么鬼!

    什么叫就是她!

    他们找她做什么?

    安东王看见她没有半分的惧意,不吵闹,不质问,还敢直愣愣的看自己,不由得笑道,“小姑娘,不怕本王?”

    他血腥的声名在外,很多小姑娘和小孩子看见他都要吓哭的!

    乔如星冷笑道,“本宫为什么要怕王爷,安东王千里迢迢让世子爷用不正当的手段把本宫请来,不知目的为何?”

    “本王能有什么目的呢,不过是将贵妃娘娘请来看看东洲的风土人情罢了,贵妃娘娘既然来了,可就别急着走了,好好留下来,感受感受东洲百姓的热情才是。”

    说罢,转向君之雁道,“好生照顾好贵妃娘娘,不可让贵妃娘娘受到一丝委屈。”

    “是。”

    君之雁点头,恭敬应下。

    “嗯,先带贵妃娘娘回去吧,三日后再将贵妃娘娘带进来,本王设宴,好生款待款待贵妃娘娘,咳咳咳……”

    安东王这一句话还没说完呢,便突然好像用尽了大力气一般,咳咳咳了起来。

    虽然他已经用了大力气控制,想要将这躁动的咳嗽押下去,可是就是押不下去。

    咳,咳咳,咳咳咳……

    咳得面额浮肿,青筋暴突。

    君之雁满是担忧,走近前,低低的关切的道,“父王,您没事吧?”

    安东王费力的抬起手,摆了摆,示意他出去。

    咳咳,咳咳咳……

    一旁的福伯立即上前,恭敬道,“世子爷,你先出去吧,这边请。”

    君之雁只能点头,拱手告退,“父王好生保重身子!”

    说罢,又看了咳得面额浮肿的安东王一眼,这才带着乔如星走了出来。

    出到外头,还能听得到安东王控制不住的,连绵不断的咳嗽声。

    乔如星甚至觉得里头的人下一秒就能咳死过去。

    所以,这个安东王看自己一眼是几个意思?

    她能治他身上的咳嗽症不成!

    君之雁不说话,带着她往外走,乔如星一边跟着往外走,一边运了运功,发现自己竟然又无法提起真气,功夫尽失,好像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无异了。

    妈的,这个君之雁,到底给她吃了什么!

    乔如星气得磨了磨牙!

    君之雁好像发现了她暗暗运功了似的,忽然低低道,“父王说了,乔姑娘既然来了,就安心在东洲住下来,不必白费力气了,因为白费力气也是没有用的。”

    乔如星冷笑,“你们父子俩好大的胆子,竟然明目张胆绑架本宫一个贵妃,你们东洲是打算不将圣上放在眼里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