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五章 旧仇

作者:顾婉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神秘老公有点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嫡女重生最新章节!

    新皇仁慈,但是大多数人却是都不赞同的。当下便是有几个老臣跳出来反对。不过顾婉音瞧得分明,其中周瑞靖没有在其中。似乎不管是妹妹被册封为皇后也好,还是旁的什么也好。都是不能提起周瑞靖半点的兴趣。他在那儿,倒像是事不关己。

    面对群臣的反对,新皇长叹一声,这才朗声道:“朕知皇兄他犯下十恶不赦的错,可是他到底是父皇的嫡亲儿子,父王在世时,教导我们最多的便是兄友弟恭,和和气气。嘱咐我们切不可兄弟反目。如今父皇才去不久,朕如何能对皇兄下那样的狠心还请各位大臣谅解则个。此事朕意已决,诸位大臣不必再言。”

    显然,对于此事新皇是铁了心的了。

    直到出了宫门,顾婉音这才靠在周瑞靖身上笑道:“以后咱们也算是皇亲国戚了。世子爷可有什么打算?”

    周瑞靖沉吟片刻,却是忽然一笑:“先将大门修好才是正经。那园子也是不成样子了。”经过了那一夜的折腾,大门已经破损,园子也是被糟蹋了。整个儿一个面目全非。只是这段时间他们都忙着,实在是没有功夫去理会这些,所以就一直没将这件事情认真商量过——还有就是,顾婉音觉得,国丧期间这么大兴土木的,也是让人看着不好。

    此时听周瑞靖这样说,顾婉音却是迟疑:“这会子国丧期间。而且,要修房子的也多,咱们也不急在一时。不然还是等等?”

    周瑞靖却是摇头:“等到那边的人都回来了,怕是不够住。况且,我也不想离他们太近了。”

    顾婉音诧异的看了周瑞靖一眼,低声笑起来:“世子爷也该隐晦些。这话让人听见可不好。就是王爷听见了,那怕也是不痛快的。”她其实也不想和那么多人住在一处。人多,是非就多。而她又是小辈。如何好管镇南王的姬妾和庶出子女的?虽然有王妃在,可是有些时候,王妃作为正妻也未必就好开口。否则让人说嘴是小气不容人。

    不过却也不可能像是当初老太太那会分家——周瑞靖那些庶出的弟妹们,年纪都不大,都不到顶门立户的时候。如何能分家?再说了镇南王和王妃都还在,又如何能分家?

    想起以后那些庶出的小叔子小姑子们的婚事都要她来操心,顾婉音便是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不过随后想起了顾琮瑞的事情。当下又笑起来:“我哥哥如今也是品级不低了,先前看中的亲事一直没能上门去提说,如今倒是可以先去问问,若是对方也愿意,那等国丧一过。就可以择日成亲了。哥哥年纪可也不小了。”

    周瑞靖并不答话,只是笑着听顾婉音一直嘀嘀咕咕的说这些琐碎的事情。心里却是觉得十分安宁满足——这样才有过日子的温馨和充实感呢,他就喜欢听顾婉音在他跟前说这些个事儿。

    等到顾婉音说累了回过神来,周瑞靖面对她嗔怒的目光和娇声质问,只是笑笑,随后不动声色的将话题转移开去:“那个齐氏,咱们就让她认主归宗吧。今儿圣上虽然没说对秦王同党如何处理,可是我估摸着,平北王可是逃不过的。就是不是满门抄斩。可是家眷沦为官奴,或是发配边关是少不得的。”

    平北王一直便是支持秦王的,那日逼宫和叛变,平北王一脉,可是出了不少的力气。新皇自然不可能放过平北王。秦王是先皇的嫡子,新皇可以网开一面。可是到底秦王下半辈子就是被囚禁的命运。更别说是非亲非故的平北王了。

    平北王一脉的下场和结局,可想而知。

    顾婉音眯起眼睛沉吟片刻,便是点了点头:“如此也好,省的我动手了。”她本是想……不过现在想来,却是没有那个必要了。齐氏认祖归宗之后,只怕受到的屈辱和折磨,不会少。说来齐氏也是倒霉——平北王一脉风光的时候,她并没有享受到半点,可是如今平北王一脉败落了,她却是要跟着遭殃……

    这或许就是天意,就是所谓的报应。

    说起齐氏,顾婉音倒是想起了顾昌霏来,想起牢里顾昌霏那副样子,到底有些心软,便是低声道;“你替我父亲递个养老折子吧。他如今身子不大如前,在家里养着最好不过。”

    “嗯,这次说起来他也是立了功,说不得圣上会有赏赐。不过你父亲那性子,的确不适宜在官场上。横竖你哥哥现在能撑起门户了,也不怕顾家没落。”周瑞靖倒是说得极为直白。不过他也的确是觉得,夫妻两人之间犯不着像是对外人那样弯弯绕绕的,相反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那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否则,连对自己的家人都不能说自己心理话,那这日子过得还有什么趣儿?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祖母最疼哥哥,如今哥哥回来了,她也享享福。只是我哥哥对官场上这些也不懂得,少不得你要提点一些了。”顾婉音笑着跟周瑞靖言道,一点儿也不客气。

    周瑞靖倒是乐意:“自然如此。”顿了顿又说起另外一件事情来:“二老爷被关在牢里之后,疯了。”

    顾婉音瞪大眼睛,心里全是错愕:“疯了?怎么就疯了?”难道是二老爷受不住秦王败落的刺激,所以才如此?也不是不可能。再加上陶氏带着两个孩子一并赴了黄泉,二老爷受不住打击也是有的。毕竟,为了陶氏二老爷可谓是众叛亲离了。

    “陶氏其实是罪臣之后,当初她父亲克扣军粮,被我祖父查出来了。她心里,怕是对咱们周家是恨之入骨的。”周瑞靖将知道的事情一一说着,神色多少有些唏嘘。

    顾婉音却是觉得有些恍然——可不是么?当初老太太见了陶氏之后,那副神色,怕是早就知道了吧?只是后头陶氏一直做出贤良淑德的样子,这才让人渐渐放松了警惕。而之后,陶氏说服了二老爷,导致了分家这些事情,又气死了老太太,果真是带着恨意的——否则如何能够一直将要把周家弄得家破人亡为目的?

    陶氏是来报仇的。只是……“怕陶氏一人也是不行的吧?”

    “陶氏投靠了秦王。”周瑞靖缓缓言道,声音沉沉。二老爷和陶氏最开始相识,就是有预谋的,是阴谋。秦王竟是几年之前就在布置这一切了,真真是……心思深沉。

    顾婉音默然的点了点头,心里总算是将事情都串联起来。当初陶氏成了二老爷的外室,想必就是想要用这个威胁二老爷,威胁周家的。不过却是被她和周瑞靖抢先一步将事情公诸于众,所以秦王这个算盘落空。而后陶氏进府,先是挑拨二老爷和二太太离心,又让二老爷闹着分家,最后又挑唆着二老爷和大房争斗……

    陶氏就好比是秦王手中的刀,秦王将陶氏送入周家,真真是狠辣。

    不过好在都过去了,顾婉音吐出一口气来:“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我可先说好,你是不许纳妾的。将咱们家的孩子,最好也不纳妾——这人多了,是非就多了,也容易让外人趁虚而入。要我说,简简单单过日子比什么不强?”

    周瑞靖听着顾婉音这些叨叨,面上笑容越来越盛,最后满心柔情只化作一个字:“好。”同时手更是揽住她的腰,笑着和她商量:“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儿子还是女儿?咱们是不是先想想小名?”

    一时间夫妻二人都来了兴致,靠在一处说了半晌,到了家也是一路说笑着回了屋子。见了夕照,一家子高高兴兴的用了午饭,又一齐睡午觉,俱是觉得心中温馨无比。

    又过两日,等到顾琮瑞得了空,她便是让张氏和顾琮瑞一同过来了,问了顾琮瑞的意思,见他对上官明珠也是中意,便是笑着让张氏去上官家里探探上官家的意思——顾婉音觉得上官家肯定是同意的,如今上官丞相已经退下来,而顾琮瑞又年轻有为,周家这头也会帮衬,将来前途真可谓是不可限量。

    果不其然上官家倒是也爽快,两家交换了庚帖订了亲,便是将这件事情定了下来,只等着国丧过后便是举行婚礼。

    顾婉音自然是说不出的高兴,不过更让人高兴的是,两月之后,王妃带着王爷回来了,虽然仍是没有彻底好转,不过至少人醒过来,虽然暂时腰以下不能动,可是却是让人高兴——但凡见过镇南王那样躺在床上活死人一般样子的,再见了如今镇南王能说能笑的样子,都会觉得高兴。

    就在一家子高兴的时候,周瑞靖却是被宣召入宫,传旨的人含含糊糊的透露,是和边关有关的事情。当下顾婉音有些担忧起来——边关的仗可是还没打完的,莫不是圣上有意要派周瑞靖去领兵?如今镇南王这样子自然是无法上战场,那么圣上动了周瑞靖这边的心思,也是正常。

    纵然周瑞靖走之前安抚了一番,王妃也是尽量的安抚,可是顾婉音却是始终是不安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