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眼界

作者:桃花郡主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大神你人设崩了妻在上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女主她不配工作最新章节!

    吃热干面是不可能吃的,饿死也不会吃的。热闹拥挤的小吃街,人很多,各种声音噼里啪啦,嘈杂得人耳膜疼。中年女人带着塑料手套,抓起一把圆滚滚的长面条丢进锅里煮,沸水翻滚着,片刻之后面条捞出来,浇上芝麻酱和辣椒。

    宁曦双眼放光,馋得不行,“阿姨,我要香菜和葱花。”

    “小姑娘,好久不见你啦,你是毕业了吧。”女人跟宁曦搭话,很实诚地给她多加了一筷子香菜。

    “毕业了!谢谢阿姨!”宁曦美滋滋地接过两碗热干面,回头一看,林知韵躲得远远的了。

    风味人间,他是例外。

    他的衣服那么洁白,跟天上的白云一样,才不愿意沾上尘埃。就不该让他带这件不近凡尘的衣服来,宁曦拿出最大的耐心和好脾气,递给他一碗,“少爷,别这么高冷,好吃的,你尝尝呢!”

    林知韵屏息,“我为什么要跟你出来,这是游玩,还是遭罪?”

    宁曦直言道:“你改改你的臭毛病,这就是很nice的游玩了!”

    林知韵眼神杀她。

    明明是两个世界的人,竟然凑到一块结婚了,缘分真是扑朔迷离。

    学校人工湖边的小凉亭里,宁曦坐在石凳上,享受美食。林知韵站着,不肯坐下。看他傲娇得挺可怜,宁曦说:“那我们待会儿去吃你喜欢吃的好不好?”

    湖水幽蓝,不远处有白鸽成群飞过。白色拱桥,绕湖的红色栈道,颇有古风诗意。林知韵说:“学校风景不错。”

    “只是不错吗?我们学校可是园林式格局,可以拍大片的,好吗?”

    宁曦是个不经夸的,他每次夸她一句,她就开始飘了。林知韵回头看她还在吃,芝麻香味引诱味觉,他可能是真的太饿了。

    宁曦正吃着,头顶被敲了一下,“干嘛?”

    “虐待亲夫!”林知韵说。

    宁曦听他语气,反应了两秒,起身,挑起一筷子面条,“吃吗?”

    林知韵竟然破天荒地吃了一口。

    宁曦期待,追着问,“好吃吗?是不是还可以?”

    林知韵吃完,没有评论。宁曦再喂他,被拒绝了。但他吃了一口,已经超出宁曦的预想了。

    宁曦忙不迭地递纸巾给他,看他神色,她得动手给他擦,“有没有发现自己特别孩子气?”

    林知韵轻哼,表示不服。宁曦收拾了东西,开心道:“走,带你去吃你想吃的!”

    宁曦拉着林知韵的手穿过熟悉的校园小路,“对不起啊,我哪想到你真的这么挑,饿着你啦!我很心疼的。”

    林知韵不信。她的笑容都快溢出来了,这是心疼的表现?

    校园里学生还挺多,有结伴而行的同学、情侣,还有骑车的。对面就过来一个骑车的男生,他看到宁曦,惊喜,伸腿,刹车,“师姐——”

    “大钟!”师姐弟相见,格外激动。林知韵看到宁曦都要蹦蹦跳跳的了,师弟也是直接扔了车子,“师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脸那么黑,皮肤也粗糙,看起来起码比宁曦大五岁,竟然他是师弟。

    林知韵松开宁曦的手,站得远些。

    “这个.......”宁曦回头,发现林知韵又脱缰了,熊孩子,根本不想理人。

    宁曦把他扯过来,跟师弟大方地介绍他,“这个,叫姐夫吧。”

    师弟直直地盯着林知韵,错愕不已,“姐夫?”

    林知韵礼貌点点头,看向别处了,不像是正常人的反应。宁曦说:“不用理他,他认生。”

    可是,师弟还是忍不住眼光打量林知韵,好好一男的,就是有些自闭,有点儿不配师姐。

    师弟要请吃饭,宁曦不知道小声跟他说了什么,师弟就作罢了。

    “那师姐,你有空可得打我电话,我随时奉陪。”

    看不出来,宁曦人缘还不错,还有如此忠心的师弟。

    两人又聊了几句,最后,师弟又瞄了林知韵几眼,才骑车离去。

    宁曦说:“不能走这条路了,法学院的住宿区在附近,会碰到师弟师妹的。师姐一事无成,两手空空,无颜面见校友。”

    林知韵说:“师弟看起来很舍不得师姐的样子。”

    宁曦只当他是在吃醋,笑道:“对啊!但是姐夫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吃饭,师姐只能重色轻友,抛弃他们啦。”

    “你刚才跟他说什么?”

    宁曦说:“你猜!”

    宁曦带了林知韵去了学校附近的繁华商场,找了一家广大校友都评价烧钱的餐厅。果然,林知韵吃到了自己喜欢的风味美食,脾气就好了。

    两人坐在幽静处休息,宁曦窝在他怀里小睡,林知韵取了外套给她盖上,俨然一个贴心丈夫。

    手机屏幕亮了,林知韵瞥见有人发消息过来,妮儿,我知道年终奖的方案了。

    林知韵觉得好笑。

    宁曦醒来,看到段凝雪发的消息,嘴角带笑。

    林知韵瞥见那个数额,一万,“怎么?要发财了?”

    她真的是打最苦的工,挣最少的钱,工作相当于自虐,何必呢?

    “对啊!我给大家都准备了元旦礼物,当然,也有你的。”

    林知韵故意道:“可是,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宁曦看了看他,“不用,你是我的,就好了。”

    她不怀好意地一笑,林知韵感觉被她调戏了。

    宁曦不是回武汉玩,她就是想在学校里转圈。一个人竟然可以对学校的感情这么深。她想让林知韵帮她拍照,林知韵又不太配合,没办法,她只能拍风景。

    两人参观完校史馆,林知韵对宁曦的母校有了新的认知,“我还以为你读的什么大学.......”

    本以为是什么不入流的大学,没想到人家是名校。林知韵意识到自己对国内的大学认知不够。

    宁曦有好汉不提当年勇的傲娇,“哼!我当年可还是我们小区的高考状元,好吧!”

    林知韵对状元表示拜服。他在前面走着,目下无尘。宁曦叫他,“怎么了?”

    “知韵,你以为你眼界完全高于我吗?你一直在云端,不曾体验民间底层生活。我知道的,你未必知道。比如,失去金钱,你的独立能力可能不如我。”

    说得很有道理。一无所有,她敢在云市打拼,还没有饿死。的确是勇气可嘉,独立而美丽。

    林知韵走回去,握着她的手,“承蒙老婆大人不嫌弃了。”

    宁曦笑容古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