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廷议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正月初九,卯时二刻。

    朱慈烺跟随在朱由检的身后,离开文渊阁,从侧门进入了文华殿。

    文华门外的文武大臣,在内阁首辅陈演、内阁次辅魏藻德的带领之下,进入文华门,其中三品以上官员跟随陈演和魏藻德进入文华殿,三品以下官员则是在殿外肃立。

    当然,六部的给事中以及在京城的监察御史,身为言官,也进入文华殿。

    正月是京城最冷的时节,不断有北风呼呼吹过,那是刺骨的寒风,站立在殿内与殿外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

    眼看着陈演等人进入文华殿,肃立在御辇之下左首的朱慈烺,往前走了几步,转身带领众人给御辇之上的皇上行跪拜礼。

    “儿臣(臣)拜见皇上。”

    “平身。”

    朱慈烺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站在御辇之下,转身面向诸位大人。

    陈演再次率领诸多大人,向朱慈烺稽首行礼。

    “臣见过太子殿下。”

    “免礼。”

    简单的仪式进行完毕,站在朱由检身后的王承恩上前一步开口了。

    “早朝开始,有事奏事,无事退朝。”

    短暂的沉默来临。

    应该说早朝几乎没有需要商议的事情,大明王朝的局势已经乱的不能再乱了。

    李自成占领西安之后,于崇祯十七年正月初一称帝,建国号大顺,正月初五,李自成以皇帝的身份发檄文,欲率领百万大军进攻大明京城,正月初七,皇上与内阁商议,决定紧急情况之下调遣驻守山海关的边军护卫京城,正月初八,大顺军从陕西出发,出潼关前往北直隶,开始了进攻大明京城的战斗,情势骤然变得紧张,也就是这个时候,左中允李明睿早朝之后私下里拜见皇上,提议迁都南京,左都御史李邦华提议太子殿下前往南京监国。

    北边的局势更不用说,松山之战大败后,大同、延绥、蓟辽等地的明军损失殆尽,朝廷在北方几乎无可以调用的兵力,更加要命的是,原兵部尚书、蓟辽总督洪承畴兵败之后,居然投降了后金,为后金的皇太极和多尔衮出谋划策,转过头来进攻大明王朝。

    不客气的说,整个北方朝廷唯一能够调遣的兵力,就是驻守山海关的边军。

    可边军是那么好调遣的吗,山海关乃是大明朝廷抗击后金鞑子的屏障,一旦失去山海关,意味着后金鞑子可以长驱直入,直接进入北方,直接进攻京城。

    相比流寇李自成,后金鞑子的威胁更大,再说了,山海关总兵吴三桂,早就有了拥兵自重的味道,就算是皇上下旨予以调遣,也不一定乖乖的领兵前往京城。

    可不调遣边军,则北方无可以抗击李自成和护卫京城的兵力。

    至于说名气很大的京营,早就稀烂,没有任何的战斗能力。

    局势已经到了这一步,朝中有些大人可能明白了,这大明王朝怕是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肃立在前方的朱慈烺,更加的清楚明白,还有两个多月时间,李自成就要攻陷京城,大明王朝将要轰然倒下,随之一同倒下的,有崇祯皇帝朱由检,还有他这个皇太子朱慈烺。

    早不穿越晚不穿越,偏偏穿越到崇祯十七年皇太子朱慈烺的身上,这运气也是绝顶了。

    穿越之前的朱慈烺,好歹也是国家的公职人员,正处级的领导,见多识广,虽然这样的穿越让他内心不爽,暗地里无数次的咒骂老天,不过一切既成事实,埋怨没有任何作用,反误了卿卿生命,所以接下来他需要做的就是冷静面对。

    等死肯定不行,这不是朱慈烺的性格,他在争取,争取到对自身最为有利的局面,如果争取不到,那就只能够铤而走险,想方设法逃出生天。

    按照朱慈烺对历史的了解,当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赶在李自成围困京城之前,迅速前往南京,首先保住性命再说,至于说到了南京该怎么做,那是下一步考虑的事情了。

    当下最大的问题是,父皇朱由检猜忌之心太重,毫不犹豫的否定皇太子朱慈烺前往南京的建议,朱由检担心朱慈烺前往南京之后称帝,担心大唐马嵬坡事件在明朝爆发,一直到这个时候,朱由检还在幻想着抵御李自成的进攻,以为朝廷能够凭借吴三桂率领的边军打败李自成、护卫京城,以为凭着皇帝的天威,能够一呼百应。

    朱慈烺可不能够有丝毫的幻想,时不我待,每耽误一天的时间,就意味着他这个穿越者朝着死亡的境地更近一步。

    虽然仅仅穿越半个月时间,不过朱慈烺已经尽全力了,在母后前来探望的时候,朱慈烺不仅仅暗示了前往南京监国的想法,还隐晦的提醒母后,此事需要有朝中的重臣提出来,这样才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当然,最为关键的一步,还是朱慈烺亲自去争取,争取得到父皇朱由检的首肯。

    皇宫之内同样不安宁,曾经有朝中大臣提议,让定王朱慈炯和永王朱慈炤前往南京,朱慈炯是朱慈烺一母所生的亲弟弟,朱慈炤则是田贵妃所生,田贵妃虽然病逝一年多时间,可影响还存在,能够提出来这等建议之人,肯定是与田贵妃关系走得近之人。

    朱慈炯和朱慈炤前往南京没有任何的意义,两人年级尚小,朱慈炯13岁,朱慈炤12岁,两个半大的小孩子到南京去有屁用,更何况他们只是王爷,大明王朝对于王爷可没有那么客气,一举一动都要受到朝臣的监督。

    偏偏朱由检对于朱慈炯和朱慈炤前往南京是支持的,可能是觉得两个王爷到了南京,也不大可能形成多大的威胁。

    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周皇后与田贵妃之间有矛盾,两人之间的矛盾,虽然没有激化,不过也够人喝一壶,因为朱由检不会忘记这些矛盾。

    刚刚在文渊阁的时候,朱慈烺的一番话语,起到一定的作用,最后时刻父皇朱由检还是动容了,说是要认真仔细的考虑朱慈烺所提出来的建议,不过朱慈烺清楚,他并没有彻底打动朱由检,说到底朱由检还是担心皇位旁落。

    这是一个死结,仅仅凭着朱慈烺个人的力量没有办法解开,哪怕是加上母亲周皇后,也没有办法打开这个结,真正的机会,还是在今日的廷议之上。

    朱慈烺的余光看向御辇之上的朱由检。

    朱由检的目光则是看向了左中允李明睿。

    朱慈烺内心长叹,父亲朱由检好歹做了十七年的皇帝,怎么如此的沉不住气。

    感受到皇上目光眼神的李明睿,终于出列了。

    “皇上,臣有本要奏。”

    朱慈烺听到了父皇朱由检一声沉重的呼吸。

    “李爱卿,有何事要上奏啊,尽管说就是了。”

    出列的李明睿,尚没有来得及开口,内阁首辅陈演和内阁次辅魏藻德就相互看了一样,陈演还捂着嘴咳嗽了几声。

    李明睿没有看众人,对着皇上稽首行礼之后,从容不迫的开口了。

    “皇上,当下京城处于万分危急之中,臣提议迁都南京。。。”

    惊叹的声音瞬间出现,还有愤怒的斥责声音,瞬间掩盖了李明睿的话语。

    御辇之上的朱由检,脸色瞬间白了,他看了看众人,准备开口,却不料一个嘹亮的声音突然传来了。

    “李明睿,你满口胡言,如此危急的时刻,理应上下同心,共克时艰,你不想着如何化解危机,却想着迁都逃跑,居然敢于构陷皇上,陷皇上于不仁不义之地,你罪大恶极,我要弹劾你。。。”

    开口怒斥的是兵科给事中光时亨。

    光时亨话语刚落,内阁首辅陈演也上前一步。

    “皇上,臣以为李大人此言差矣,京城乃是我大明之根本,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当下正是多事之秋,北面有后金鞑子虎视眈眈,西面有闯贼蠢蠢欲动,天下人都看着京城,都在看着朝廷,朝廷若是退缩了,岂不是失去了天下人,失去了民心。。。”

    内阁次辅魏藻德也跟着上前一步。

    “皇上,臣以为陈大人所言极是,当此危急时刻,朝廷需要上下同心,共同应对危局,若是这个时候迁都,朝廷必将彻底失去民心,臣附议陈大人之提议。。。”

    内阁首辅和内阁次辅同时表态,光时亨得到了鼓励,看向李明睿,恶狠狠的开口了。

    “皇上,李明睿居心叵测,想要至我大明朝廷于万劫不复之地,想要构陷皇上,不杀李明睿,不足以安人心,臣恳请皇上下旨,斩杀李明睿。。。”

    更多的大臣站出来,包括内阁大臣,六部尚书、左右侍郎等等,众人的观点都是一样,绝不能迁都,必须要斩杀提议迁都的李明睿。

    唯有左都御史李邦华,一动不动,看着众人。

    李明睿早就脸色灰败,缩到一边去了。

    此刻最为冷静和最为愤怒的就是朱慈烺了,不过如此关键的时刻,他不会冲动,他要等待时机,要等待父皇表明态度,在他看来,今日的廷议,绝不能随随便便就过去了,他要在廷议上面发飙,要狠狠的收拾那些自私自利、毫无人性的文武大臣,他要抓住这个机会,让自己前往南京监国的事情彻底定下来。

    大明王朝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无力回天,朱慈烺唯一的选择,就是迅速前往南京。

    朱慈烺看向李邦华,李邦华也看向了朱慈烺。

    朱慈烺对着李邦华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