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发飙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皇上,绝不能迁都啊,李明睿误国误民,论罪当诛,皇上若是采纳李明睿之建议,臣等就要死谏,为了大明的天下,臣等情愿离开朝堂,也不愿意看着皇上背负千古骂名。。。”

    内阁首辅陈演终于再次的开口了,这次他祭出了杀手锏,领着朝中的诸多文武大臣请辞。

    陈演跪下的时候,文华殿内的所有大臣都跟着跪下了,包括左都御史李邦华。

    没有跪下的,就是朱慈烺和左中允李明睿了。

    朱由检脸色发白,看着跪在大殿之中的众人,身体微微颤抖。

    眼见着皇上没有开口说话,陈演开始嚎啕大哭,嘴里念叨着大明的江山,在他的带动之下,不少人也跟着干嚎。

    终于,脸色发白的朱由检开口了。

    “你们的心意,朕知晓了,祖宗辛苦百战,定鼎于此地,如果因为闯贼来了,因为后金鞑子的威胁,朕一人独去,怎么对得起宗庙社稷,怎么对得起京师百万生灵,即使事不可为,国君死社稷,乃是大义之正,朕绝不南迁。”

    “左中允李爱卿,不过是早朝提出自身之建议,虽然唐突,但不可治罪。”

    “罢了,诸位爱卿都平身吧。。。”

    低头的陈演,抬头看了看一脸沮丧的皇上,高声开口。

    “皇上圣明,臣等感激涕零。。。”

    眼看着陈演等人就要起身,朱慈烺冷冷一笑。

    “父皇,不用着急,首辅大人的戏还没有演完,继续跪着吧,诸位大人也继续跪着吧。”

    正准备起身的陈演,抬头看了看朱慈烺,脸色发白,扬起的身躯硬生生的弓下来了。

    大殿之内,瞬间变得安静,朱由检看向了朱慈烺。

    “皇儿有什么想说的啊,尽管说就是了。”

    南迁的提议被毫不留情的否决,朱由检异常的郁闷和愤怒,不过他是皇帝,不能够轻易发火,这个时候朱慈烺发火教训众人,正和他的心意,不过朱慈烺是不是能够真正的教训和训斥众人,朱由检还是有些担心的。

    “父皇,儿臣的确有话要说。”

    略微的整理了衣襟,朱慈烺走到了跪着的陈演面前。

    “陈大人,刚刚你慷慨激昂的话语,让孤很是感动,你是大明的忠臣啊,当下朝廷面临异常危急的局势,你身为内阁首辅,自然需要站出来,力挽狂澜,为诸多的大人做一个榜样。”

    “还有魏大人,你是内阁次辅,朝廷遭遇危机,你出面化解,当仁不让。”

    “孤有一个提议,让陈大人和魏大人率领京营的将士出征,前往潼关,抵御闯贼李自成的大军,孤相信,陈大人和魏大人一定能够旗开得胜。”

    “皇上仁义,孤可不行,先小人后君子,为了此次征伐的胜利,孤提议,陈大人和魏大人的家眷暂时不得离开京城,朝廷派遣锦衣卫,前去查封陈大人和魏大人的府邸,看看他们家中有多少的钱财,若是陈大人和魏大人不能够抵御闯贼的大军,则将陈大人和魏大人家中的钱财悉数拿出来,用这些钱财招募京城的百姓,组建大军前去抵御闯贼。”

    “孤以为,户部要按照朝中大人的品阶,排列出来一个顺序,首先出去征伐的是陈大人和魏大人,接着是内阁大臣,六部尚书、侍郎,你们都是大明朝廷的忠臣,皇上遭遇危机,朝廷遭遇危机,正是你们出面化解危急的时刻。”

    “诸位大人时时刻刻都说皇恩浩荡,都说你们的一切都是皇上给予,朝廷给予,危急时刻,你们奉献人力和财力,理所当然,孤在这里可以代表皇上发誓,只要你们击败闯贼,护卫了京城,朝廷必将重重的赏赐你们。。。”

    大殿里面死一般的寂静。

    朱慈烺的这个提议,不仅仅是搜刮了陈演、魏藻德和诸多大人的钱财,也等于是灭了他们的家人,这样的提议太过于歹毒了。

    兵科给事中光时亨抬头看向朱慈烺,大声开口了。

    “太子殿下此言谬矣,此举不合祖制,外出征伐乃是朝中武将的事宜,再说了,将士外出征伐,朝廷应该关爱其家人,若是扣押将士之家人,查封其家中财物,岂不是逼着将士造反吗,臣坚决反对。。。”

    朱慈烺冷冷一笑,走到了光时亨的面前。

    “光时亨,你算什么东西,这江山是朱家的江山,事急从权,危急时刻,孤说出来的话语,只要得到皇上之恩准,下面的臣子就要去做,难不成这江山是你们这些臣子的,皇上也要听从你们的摆布吗。”

    说到这里,朱慈烺抬脚踢过去,直接对准了光时亨的脑袋。

    一声惨叫在大殿里面回荡,光时亨抱着脑袋在地上挣扎。

    陈演等人抬头,看着满脸铁青的朱慈烺,又知趣的低头了。

    “光时亨言语放纵,话语之中已经有异心,其心可诛,这等的乱臣贼子,不仅仅是祸害朝廷,更是污染了朝廷,皇上,儿臣提议,斩杀光时亨,以正朝纲。”

    朱由检瞪大眼睛,看着朱慈烺。

    “皇儿,这、这是不是太过了。”

    朱慈烺对着父皇朱由检稽首行礼。

    “父皇,光时亨妖言惑众,没有想着皇上和朝廷,这等的小人,留着何用,儿臣刚刚说过了,父皇仁慈,乃是为了天下苍生,儿臣没有那么多顾虑,父皇若是不准,儿臣拼却这身性命,也要斩了这光时亨。”

    朱由检看了看神情坚毅的朱慈烺,不再开口说话。

    陈演终于开口了。

    “太子殿下,今日廷议,光时亨大人也是说出内心之想法,罪不至死,还请太子殿下三思,切不可乱了朝纲啊。”

    陈演说完,魏藻德也准备开口。

    朱慈烺挥挥手。

    “陈大人,刚刚你不是带领诸位大人请辞吗,怎么这个时候又开口说话了,看样子你是不想领兵前往潼关征伐,陈大人,诸位大人,孤告诉你们,你们这一套,孤看透了,大凡朝廷需要决断的事宜,符合你们的心意,你们开口就说皇上圣明,若是不符合你们的心意,你们就百般阻挠,若是看见事态无法扭转,你们就以辞官来威胁,皇上仁慈,不忍心你们流落街头,孤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你们不是想着辞官吗,可以啊,不过有一个条件,你们曾经是朝廷的大臣,是皇上的臣子,你们辞官没有问题,皇上和朝廷养活了你们,给予了你们那么多的钱财,离开的时候,是不是也要捐出来一些钱财。”

    “孤提议,凡是辞官之人,派遣锦衣卫,前往其府邸查抄财产,将其家中的财物尽数捐献给朝廷,助力前方的将士征伐,其家中子弟,亦要进入军中,到前方厮杀,为朝廷尽忠,诸位大人既然是朝廷的忠臣,那就要做出来样子,我大明朝廷延续数百年,期间忠臣无数,他们都是你们的榜样。”

    。。。

    大殿里面死一般的寂静,没有谁开口说话。

    朱慈烺漠然的看了看众人,对着守卫在两边的锦衣卫挥手。

    “将光时亨押出去斩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朱慈烺看向了跪在地上的左都御史陈邦华。

    陈邦华开口了。

    “太子殿下,万万不可啊,光大人就算是有罪,也要三司会审,臣有一个提议,恳请皇上准许。”

    回过神来的朱由检,对着李邦华挥挥手。

    “李爱卿,你有什么奏本。”

    李邦华站起身来,从容不迫的开口了。

    “皇上刚刚的话语,让臣万分感动,国君死社稷,这等的铮铮话语,足以令皇上千古扬名,皇上心系天下苍生,惊天地泣鬼神,不过臣以为,事态不至于发展到这一步。”

    “臣提议,太子殿下前往南京监国,太子殿下前往南京,稳住南方的局势,必定能够调遣大量的兵力前往京城,也能够集聚钱财送往京城,如此北方的危局能够很快化解。”

    “太子殿下前往南京监国,这是我大明的祖制,臣以为,合情合理。”

    李邦华说完,跪在地上的内阁首辅陈演,连忙抬头,跟着开口了。

    “李大人所言极是,为了大明之江山,太子殿下应该到南京监国,如此朝廷能够整合南方的力量,兵力和财力能够驰援京城,有了南方的支持,朝廷一定能够彻底打败闯贼,彻底打败后金鞑子。”

    陈演说完,魏藻德跟着开口,其余的内阁大臣同样开口,提议太子殿下前往南京监国。

    陈演和魏藻德的态度,比刚才更加的激烈,看样子,如果皇上不准许,他们会继续辞去官职,不在朝中为官了。

    朱由检显然是没有料到局势如此变化,他沉默了,看向朱慈烺,没有开口说话。

    身边的王承恩,靠过来低声开口了。

    “皇上,奴婢以为,众人说的有些道理,太子殿下到南京监国,的确是一道保障。。。”

    朱由检扭头看了看王承恩,思索一会,终于点头了。

    “好,朕同意诸位爱卿的提议,让太子到南京去。。。”

    朱慈烺转身对着父皇朱由检抱拳。

    “儿臣领旨,儿臣前往南京,一定不辜负皇上之厚望,聚拢南方的财力和兵力,迅速驰援京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