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皇家孝道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朱慈烺使用的手段并不高明,一方面他单独找到父皇朱由检,以亲情的方式,主动表明了前往南京监国的想法,另外一方面,他展现出来雷霆手段,震慑朝中的大臣,让这些见风使舵的大臣,盼着他这个魔性大发的太子尽快的前往南京而去,以求得安宁,这种双管齐下的办法,漏洞百出,相信当了十七年皇帝的父皇朱由检,很快就能够明白。

    朱慈烺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如果一味的以亲情来打动朱由检,或者通过讲道理的办法来让朱由检首肯,前往南京监国的目的不可能实现。

    父皇朱由检已经下旨,按照道理来说,朱慈烺可以回到端本宫,迅速做好准备,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京城,前往南京。

    可穿越的朱慈烺,并非无情无义之人,散朝的时候,他看见了面无表情的父皇朱由检转身离开,想必朱由检内心有了心结,所以他还是要争取,让父皇朱由检的内心尽量好过一些。

    朱慈烺还有一个有利的条件,他不过十六岁的年级,接受的都是正统的教育,与那些老奸巨猾的朝中大臣比较起来,还是太年轻了,按说是想不出这等奸猾的办法。

    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李自成就要率领大顺军占领京城,到时候父皇朱由检唯一的选择,就是前往煤山自尽,让人感觉到悲凉的是,朱由检的遗体在紫禁城摆了足足三天的时间,没有一个人前来吊唁和收尸。

    不管怎么说,朱由检都是他朱慈烺的父亲,关键时刻,朱慈烺还是要尽全力提醒父亲,如果有可能,首先还是要保住性命。

    朱由检回到了文渊阁,内阁大臣都在文华殿等候。

    早朝之后,按照惯例,朱由检要和诸多的内阁大臣商议朝中的具体事宜。

    不过回到文渊阁的朱由检,没有召见任何的大臣。

    朱慈烺来到了文渊阁的外面。

    王承恩站在文渊阁的外面,看向他的眼神有些漠然。

    “王大人,请禀报父皇,儿臣有话要和父皇说。”

    “太子殿下,皇上正在休憩,不想见任何人。”

    朱慈烺冷冷的看了看王承恩,紧接着开口了。

    “王大人,烦请你前去禀报父皇,孤在这里等候,光时亨被锦衣卫扣押,还在等候处置,内阁首辅陈演大人和内阁次辅魏藻德大人,也在等候父皇的旨意,刚刚的早朝并未结束,有些话孤在早朝上面没有说出来。”

    王承恩看了看朱慈烺,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太子殿下,奴婢斗胆了,您真的是为了皇上,为了大明的天下吗。”

    朱慈烺内心有些感动,王承恩这句话,虽然说的大胆,其实在提醒他。

    “唇亡齿寒,孤是大明的太子,若是被外界议论,背上了骂名,孤还能好好的做事情吗,岂不是被天下人骂死。”

    王承恩对着朱慈烺稽首行礼。

    “太子殿下稍侯,奴婢这就去禀报皇上。”

    朱慈烺等候了五分钟的时间。

    王承恩还没有走出大门,就对着朱慈烺稽首行礼了。

    “太子殿下,皇上请您进去,太子殿下慎言,皇上的心情不是很好。。。”

    朱慈烺站在王承恩的面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王大人,你一心为了父皇,一心为了大明之江山,孤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父皇操心的事情太多,朝廷面临的局势太过于纷繁,孤马上就要前往南京了,无暇照顾父皇,没有办法替父皇分忧,还请你多多操心,在父皇的身边仔细一些,孤也觉得,朝中的那些大人信不过。”

    王承恩微微点头。

    “太子殿下的嘱托,奴婢记住了。”

    走进文渊阁的时候,朱慈烺感觉到了一股凉气。

    天寒地冻,文渊阁的地暖没有烧,无非是节约银两,这等的情形非常罕见,也就是自律的朱由检才会如此。

    如果朱由检有本事有能力,成长的环境宽松一些,有好的性格,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境地。

    “儿臣拜见父皇。”

    “皇儿,你的目的达到了,去见一见母后吧,朕没有什么话要说了。”

    朱慈烺抬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朱由检。

    “父皇,儿臣说三件事情,恳请父皇耐心听一听。”

    “第一件事情,敲山震虎,将光时亨关押到大牢之中去,且不可轻轻放过,李大人建议迁都,乃是忠贞之言,也是当下最好的应对办法,陈演大人和魏藻德大人站出来反对,不是为了父皇,更不是为了大明江山,是为了他们自己,将光时亨关押到大牢里面,朝中的诸位大人就不敢掉以轻心,至少他们不敢明目张胆的为自身谋取利益。”

    “第二件事情,若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境地,父皇可以考虑,答应闯贼提出来的条件,敕封其为西北王,驻守陕西,不受朝廷的节制,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不过李自成必须要与朝廷一道共同抵御后金鞑子。”

    “第三件事情,儿臣前往南京,定以最快的速度整合南方的兵力,必要的时候,儿臣亲自前往武昌和山东等地,左良玉和刘泽清等人,若是继续拥兵自重,儿臣绝不留情,拼却性命也要杀了他们,调遣大军前往京城,抵御闯贼与后金鞑子。”

    “父皇,儿臣所说都是肺腑之言,朝中的大人不可信任,遭遇事情他们想到的都是自身的利益,若是让他们左右朝中的局势,他日面对的局势难以收拾。”

    “儿臣在南京监国,整合南方的力量,如此朝中的大人不敢太放肆,刚刚儿臣早朝的时候,展现出来雷霆的手段,也是想着震慑诸位大人,他们常常以祖制和规矩来要挟父皇,儿臣看不过,才会震怒,才会训斥他们。。。”

    朱由检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不过听得特别认真。

    朱慈烺说完之后,朱由检的脸色略微的缓和了一些。

    “皇儿说的有些道理,朕记住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皇儿还是去拜见母后吧。”

    低着头的朱慈烺,内心长长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凭着当下的自己,无法彻底改变历史的走向,父皇朱由检听不进去自己的建议。

    “父皇,儿臣还有一句话,儿臣前往南京,一切都是为了父皇和朝廷,儿臣说过了,这天下是朱家的天下,危急时刻,唯有朱家的子孙,才能够倾尽全力。”

    朱由检有些动容,他看了看朱慈烺,缓慢的开口了。

    “皇儿,你马上就要前往南京,朕以为,定王和永王也可以跟随你前往南京。。。”

    朱慈烺毫不犹豫的点头。

    朱慈炯和朱慈炤的年级都不大,没有什么心机,与他朱慈烺的关系也不错,带到南京去,关键时刻能够帮着做事情,而且皇太子和两个王爷都到南京,对于南方官吏的震撼更大。

    “儿臣遵旨,儿臣拜见母后之后,告知定王和永王做好准备,随儿臣一并前往南京。”

    朱由检脸上的神色再次的缓和。

    “好,好,定王和永王前往南京,朕不过是说说,他们年岁不大,前往南京需要好好的准备,你且先行前往南京,他们做好准备之后,朕会派遣锦衣卫,护送他们到南京去。”

    朱慈烺的眉毛跳了一下,他万万想不到,都这个时候了,父皇还会出言刺探。

    “这个,儿臣一切遵从父皇的旨意,儿臣该说的都说了,诸位大人还在殿外等候,父皇有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儿臣就不耽误父皇的时间了。”

    朱由检点点头,再次仔细看了看朱慈烺,缓缓开口。

    “皇儿,你前往南京,身边需要有人辅佐,想要哪些人跟随在你的身边,拟同一个名单,告知这些人即可,不必请旨了。”

    朱慈烺点点头,稽首行礼之后,跪下了。

    “儿臣明日准备,后日就前往南京了,时日紧迫,儿臣不敢耽误,早一些抵达南京,儿臣就能够早一些集聚南方的军队,开拔京城抵御闯贼,父皇一定保重,等候儿臣的好消息。”

    。。。

    走出文渊阁,陈演等人还在外面等候。

    看见朱慈烺出来,陈演等人都低下头,抱拳稽首行礼,朱慈烺在早朝时候提出来的建议,对于陈演等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不过他们无法反驳,胳膊扭不过大腿,如果太子殿下坚持己见,不管不顾外界的议论,那朝中的诸多大人就要遭遇灭顶之灾了。

    好在左都御史陈邦华及时提出建议,让太子殿下这位混世魔王到南京去。

    陈演等人也感觉到奇怪,以往温文尔雅的皇太子,怎么突然变了。

    来到陈演等人的面前,朱慈烺站住了。

    “陈大人,魏大人,诸位大人,孤早朝提出的建议,并未否决,孤希望你们真的是为了朝廷,为了大明的江山,你们上下同心,彻底打败流寇,打败后金鞑子,孤会向皇上提议,册封你们为异姓王爷,不过你们若是有异心,一切都为了自身,孤不会放过你们。”

    陈演低着头开口了。

    “太子殿下的话语,臣等记住了。”

    朱慈烺鼻子里面轻哼一声,大踏步离开。

    史载,陈演和魏藻德等人,城破之时,是最早投靠李自成的,朱慈烺刚刚说的一番话,不过是想着震慑一下陈演等人,他也知道,这样的震慑,没有太大的作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