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选

作者:风中的失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神医凰后重生南非当警察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重生娘子在种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明末中兴大帝最新章节!

    回到端本宫,还不到巳时。

    邱致中正在埋头奋笔疾书,李继周站在一边看着,邱致中是朱慈烺的东宫伴读,识字不少,自然负责书写的事宜。

    眼见朱慈烺进来,李继周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太子殿下,奴婢和致中刚刚商议过,需要携带的钱财物资都定下来了。”

    朱慈烺点点头,他让李继周和邱致中两人商议,重点就是需要携带的物资方面的准备事宜,时间太紧了,朱慈烺没有时间考虑这些繁琐的事宜。

    “知道了,你和致中都做好准备,随孤一同前往南京,至于宫里的其他人,都留在京城,孤前往南京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置,没有闲暇的时间,身边不需要那么多人。”

    李继周有些吃惊,看了看邱致中,再次开口了。

    “太子殿下,您身边需要有服侍的宫女,奴婢和致中商议,是不是携带宫女前往南京。。。”

    “不需要,哪些人员前往南京,孤来定夺,你们就不需要操心了,孤到书房去,有些事情需要思考,没有特殊的事宜,不要打扰。”

    书房是端本宫里面的禁地,能够进入其中的也就是李继周和邱致中两人,按照宫里的规矩,身为太子的朱慈烺是不能够私下里结交朝中大臣的,所以没有特殊情况,也就不会有人前来拜访。

    来到书房,坐下之后,朱慈烺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虽然是穿越之人,可朱慈烺不是神仙,未来如何做也是一片迷茫,当下第一个最为关键的目的达到了,马上就可以前往南京去,躲过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不过到了南京之后该怎么做,这一切都是未知数,要知道古人可不蠢,包括那些拥兵自重的总兵,以及几乎被东林党控制的南京六部的官吏,这些人老奸巨猾,可不会因为他是太子,就乖乖的听话。

    眼下面临的第一个决定,就是让哪些人跟随前往南京。

    左都御史李邦华,已经是七十岁的老人了,经不起一路的颠簸,至于说朱慈烺的那些老师,绝大部分都是东林党人,而且绝大部分在明朝灭亡之后,都归顺了满清,朱慈烺可不会带着这些人到南京去。

    一个好汉三个帮,如果没有帮手,凭着朱慈烺个人的力量,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后金鞑子杀向南京,他的命运与历史上南明的弘光皇帝朱由崧、隆武皇帝朱聿键、永历皇帝朱由榔一样,四处逃亡,最终被后金鞑子斩杀。

    朱慈烺唯一拥有的优势,就是正统的地位,南方不至于出现南明初期各自为政的局面。

    书房里面很安静,也颇为冷清,端坐的朱慈烺,闭着眼睛,努力的思索。

    史书记载南明时期的三贤相,包括姜曰广,史可法与高宏图,这三个人全部都在南京,姜曰广是南京国子监詹事,史可法是南京兵部尚书,高宏图是南京户部尚书,这三个人倒是可用,不过需要扬长避短,譬如说其中的史可法,优柔寡断,不适于决断,做具体的事情还行,姜曰广性格颇为急躁,转圜的能力差了一些,高宏图倒是颇为全面,可书生气有些浓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人。

    还有所谓的南都三清,分别是侯峒曾、徐石麟、陈洪谧,侯峒曾现任南京户部主事,陈洪谧也是南京户部主事,徐石麟刚刚被罢免官职,免职之前担任刑部左侍郎。

    这三个人,陈洪谧最为年轻,1600年出生,与东林党人没有多少瓜葛,侯峒曾1590年出生,不到六十岁,徐石麟1577年出生,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这世上没有完人,就看你怎么用人。

    京城的朝廷里面,杰出的人才几乎被父皇朱由检浪费完了,且朝政基本被东林党人把控,更加关键的是,朝中绝大部分人都是有背景的,与地方有太多瓜葛,所谓牵一发动全身,朱慈烺若是想着振兴大明王朝,让自己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在用人方面稍有不慎,就是灭顶之灾,这意味着朱慈烺到了南京之后,就要与大明王朝当下的一切彻底切割,重新建立起来一套切实可行的制度,启用一匹敢于做事敢于担当的大臣。

    做到这一步谈何容易,北面的后金鞑子虎视眈眈,不长时间就要南进,还有李自成率领的大顺军,以及张献忠率领的大西军,对于南方都是巨大的威胁,若是不能够把握时机,快速整合南方各部的力量,等到后金鞑子南进,朱慈烺也只能望洋兴叹。

    在白纸上面写下了几个名字之后,朱慈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每每遇到具体的事情,遭遇到实际的困难,朱慈烺就要咒骂老天,让他穿越到绝境之中。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朱慈烺回过神来。

    “有什么事情吗。”

    “太子殿下,奴婢李继周,皇后娘娘派遣了两名宫女过来,说是专门服侍太子殿下。”

    朱慈烺有些愕然。

    李继周进入书房的时候,依旧低着头。

    “禀报太子殿下,皇后娘娘派遣的两名宫女,是玉环姑娘和春梅姑娘。。。”

    朱慈烺忽的一下子站起身来了,玉环和春梅两人,他当然熟悉,都是母后的贴身宫女,早晚伺候不离左右,这两个宫女长相俊俏,心灵手巧,曾经发誓一辈子跟随在皇后娘娘的身边,在后宫名气不小。

    “玉环和春梅在什么地方,已经到宫里来了吗。”

    “禀报太子殿下,玉环姑娘和春梅姑娘已经到了,就在前院等候。”

    朱慈烺大踏步离开书房,朝着前院的方向而去,李继周连忙小跑着跟随在身后。

    玉环和春梅两个姑娘站立在宫门的外面,脸上红扑扑的,气候太过于寒冷,两人穿的衣服不多,站立在外面,难以承受寒冷。

    “玉环,春梅,你们回去吧,母后那里需要你们照顾。。。”

    朱慈烺还没有说完,玉环和春梅扑通跪下,年纪稍大一些的玉环开口了。

    “太子殿下,皇后娘娘说说了,春梅妹妹和奴婢一定要服侍太子殿下。”

    朱慈烺挥挥手。

    “孤知道了,你们不必多说,孤这就去见母后,你们是母后身边之人,怎么能够离开,孤还想着离开京城之后,让你们好好的照顾母后。”

    玉环和春梅脸上都露出了戚戚的神色,匍匐在地上,身体瑟瑟发抖。

    正准备前往坤宁宫的朱慈烺,停下脚步,看向了两人。

    “你们这是怎么了,母后还说了什么吗。”

    玉环抬头,看向朱慈烺,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泪水。

    “太子殿下,皇后娘娘说了,春梅妹妹和奴婢要是不能够服侍太子殿下,就到浣衣房去做事情,不要想着回到坤宁宫了。”

    朱慈烺愣住了,宫女前往浣衣房去做事情,等同于打入冷宫,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当初联合魏忠贤作乱的客氏,被打入浣衣房,最终惨死。

    周皇后非常清楚他朱慈烺身边服侍的宫女,都是五十多岁以上的宫女,这些宫女照顾生活起居的能力一般,说教倒是有一套,眼看着朱慈烺就要离开京城前往南京了,身边没有服侍的宫女,所以将身边的春梅和玉环派来了。

    看样子周皇后是下定了决心。

    “孤知道了,你们起来吧,外面寒冷,到屋里去歇着。”

    朱慈烺只能同意春梅和玉环留在他的身边,母后一言九鼎,说出来的话语是不可能撤回的,如果他朱慈烺不接受玉环和春梅,两个女孩子的命运更加悲惨。

    跟在朱慈烺身边的李继周,马上领着玉环和春梅,朝着右边的厢房而去。

    朱慈烺站在原地发呆,这一刻他的内心有太多的感慨,儿行千里母担忧,这等的亲情,在皇宫之中太难得。

    不到一分钟时间,邱致中小跑着过来了。

    “太子殿下,王承恩大人来了。”

    朱慈烺眯起了眼睛,王承恩是父皇的贴身太监,如无必要,不可能到端本宫来。

    朱慈烺一直有些担忧,他前往南京监国,朱由检不可能那么爽快的答应,就算是迫不得已答应了,反省过来之后,也可能找碴子。

    “知道了,请王大人在厢房稍侯,孤马上过去。”

    。。。

    王承恩看着朱慈烺,面无表情。

    “太子殿下,皇上口谕,太子殿下前往南京监国,永王殿下予以协助。。。”

    “儿臣领旨。”

    朱慈烺站起身来,看着王承恩开口了。

    “王大人,定王是不是也跟着孤前往南京。”

    王承恩摇摇头。

    “太子殿下,皇上没有说及定王殿下。。。”

    朱慈烺点点头。

    “知道了,王大人,你去禀报父皇,永王跟随孤前往南京,定王若是留在京城,难免引得外界议论,孤恳请父皇恩准,让定王也跟随孤前往南京。”

    王承恩看了看朱慈烺,微微的摇头。

    朱慈烺皱了皱眉头。

    “王大人,您有什么话语,尽管说就是了,孤离开京城之后,还要请您多多照顾父皇。”

    王承恩叹了一口气。

    “太子殿下,奴婢斗胆了,您在早朝的时候,展现雷霆一面,朝中那些大人遭遇训斥,岂会善罢甘休,三日之后的早朝,不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您还是早些准备,即刻前往南京,皇上让您带着永王殿下前往南京,深思熟虑,其他的事宜,您还是不要多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